应放手让地方政府对房价调控纠错

  央行不必要求商业银行讲政治不讲利润,住建部不必要求地方政府不得放开限购。中央不应该让地方政府“暗中救市”,而是应该放手让地方政府明白纠错。别再迷信调控治国。房价残局已经不是靠部委发文件能够收拾得了的了,只有允许一线官员大胆向市场的力量让步,才能解困。

  作者:邓新华

  住建部最近调研各地楼市下滑程度。媒体也不断报道地方“暗中救市”。此前,央行官员放话要求商业银行支持个人房贷。

  参与住建部广州座谈会的政府人士表示,由于中央一直保持沉默,地方感到很困惑,由于摸不清中央的态度,多地只能偷偷救市,手段也是五花八门。该人士说,住建部官员在座谈会上表示,地方确实有自主调控的权力;但是不能把是否放松限购当做刺激楼市、谋求短期经济增长的手段。

  住建部官员难得地承认了地方政府有自主调控的权力,但承认不等于允许,他们对地方政府仍然有许多限制。如,不同意地方纠正限购等反市场的措施。住建部官员在座谈会上强调,限贷并不是行政干预手段,而限购是在经济、税收手段不到位的情况下被迫出台的下策,符合目前中国经济的需要。看来还不舍得全面放弃行政干预。

  究竟谁该对过去的房价上涨负责?谁又该对当前的房价走向负责?如果说过去人们还看不清楚,现在应该看清楚了。

  第一,央行的货币政策是房价大涨快跌的主要因素。2009年央行货币放水,人们就连夜排队买房;现在央行不再放水,房价就很快疲软。第二,各部委将“国八条”、“国六条”等无数文件套向购房者、地方政府、开发商的脖子,没有抑制房价,反倒推涨房价。部委的口风也一变再变,先是“抑制房价上涨”,后改成“抑制房价过快上涨”,最后只能无奈地变成“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的势头”。每一次改口风,其实都说明此前的调控是失败的,但随后调控加码,又是走向更大的失败。而房价疲软时,部委又想收拾残局。

  房价调控折腾了10年,却是这么个结果,当初又何必折腾?10年折腾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有房者和无房者的资产差距迅速拉大,无房者的婚姻、生育也受到影响。但是,没有哪个官员会为这10年折腾负责。

  很多人把这10年折腾怪罪到地方政府头上,认为是地方政府和开发商联合推高房价,其实,10年折腾失败,地方政府并非责任者。恰恰相反,部委成了爱生事的大妈,什么都管。如果早点承认地方政府有自主调控的权力,情况不会这么糟糕。

  中国幅员广阔,各地情况千差万别,不是中央统一调控能解决问题的。中央所要做的,其实只应该是不断督促地方政府减少干预市场。实际上,在改革过程中,常常是地方率先突破中央的各项不当政策,比如小岗村的土地改革,而且,地方率先改革是受到中央的鼓励的。邓小平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就鼓励各地方、各部门先行试验。

  改革就是改错。哪些政策是不切实际的,地方政府在一线,比中央政府更容易发现,更容易改正。因此,给地方更多自主权,是明智的选择。但是10年房价调控,却反其道而行之。地方不愿干预市场也不行,必须听从部委的,搞限购、限价、减少土地供应等逆改革。

  现在房价疲软,正是让地方自主改错的时机。地方政府不能发钞,不能增税,并且受到竞争制约,它们所能做的,主要是减税、放开限购、限价等管制,而这些本来早就应该做的。限制开发商降价之类的地方政策才是反市场的,需要中央制止。

  央行不必要求商业银行讲政治不讲利润,住建部不必要求地方政府不得放开限购。中央不应该让地方政府“暗中救市”,而是应该放手让地方政府明白纠错。别再迷信调控治国。房价残局已经不是靠部委发文件能够收拾得了的了,只有允许一线官员大胆向市场的力量让步,才能解困。部委最重要的是管好自己的手,不要伸向市场。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新视角第912期:理性的你 勿当楼市的接盘侠

  新视角第910期:楼市崩溃更有利于国人

  新视角第897期:房价持续下跌将导致三重巨变

  新视角第896期:房价下跌预示“博傻”终结

  新视角第892期:政府应坚决眼睁睁看着房价下跌

  新视角第888期:房价下降不能处罚开发商

  新视角第886期:90后正好赶上房地产退潮

  新视角第885期:楼市崩盘 幻象还是真相?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