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准备好和莫迪赛跑了吗

  中印政府首脑同为“市场派”,未来经济发展速度,取决于谁在市场化改革上更有魄力。这是有利于两国人民的制度竞争。中国,做好新一轮赛跑的准备吗?

  作者:菁城子

  新上台的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被寄予厚望。不只是民众支持(莫迪所在人民党获得超60%得票率,破历史纪录),股市飙涨,欧美示好,中国媒体也以前所未有的热情予以报道。莫迪执政13年的古吉拉特邦被称为“印度的广东”,他所创造的古邦经济奇迹称为“中国速度”。莫迪本人的理念也被媒体冠以“莫迪经济学”之称,与中国“克强经济学”遥相呼应。更为夸张的称呼是:印度的撒切尔。

  先浇一小瓢无关紧要的冷水。印度经济史上,最锐意改革的政治家当属辛格,也就是刚下台的前总理。辛格的卓越政绩呈现在上世纪90年代拉奥政府(1991年—1996年),他时任财政部长,主持了大规模的私有化改革,辛格本人也被誉为“印度经济改革之父”。辛格上台时也被寄予高度希望,可惜政绩平平。其间有腐朽的国大党掣肘,更有印度深厚的保守观念阻碍。莫迪想超越辛格,需要强大的执行力。再说说强硬。十几年前同样来自人民党的瓦杰帕伊也是强硬派人物,他担任总理几年(1998年—2004年),印度经济发展长期维持在6%以上,仅次于中国。莫迪想成为“印度撒切尔”,需要超越的前辈高人不少。

  “泼冷水”不意味着否定其经济理念,事实上莫迪的确非常出色。他在古吉拉特邦的十几年,该邦人均GDP翻了近四倍,增速高于印度平均水平。他对企业十分友好,曾主动向塔塔集团递橄榄枝,邀其到古邦投资。这在迎合民众,左翼思想盛行的印度十分难得。

  莫迪向往中国,曾多次访华并表示要学习广东经验。2013年撒切尔夫人去世,莫迪发表演说,赞赏撒切尔“小政府、民营化”的理念。自由市场,这正是莫迪此次选举的主打牌。帮助莫迪竞选的伦敦银行家坎斯说,“如果你定义撒切尔主义是小政府和自由企业,那莫迪经济学与撒切尔主义并无区别。”

  据观察家称,莫迪上台后,可能会从他最擅长的“削减财政预算、放开能源价格管制、出售公共企业、改善商业环境”入手。最近两年印度经济被称疲软,犹然保持4%~5%增长率。可以想见的是,莫迪如果干得漂亮,印度经济值得期待,势头有可能赶超中国。

  中国媒体关注莫迪当选,并将莫迪经济学和“李克强经济学”相提并论,这是有道理的。中国改革史虽然比印度略长,轨迹却相近。早期坚定的市场化改革为经济高速增长奠定了基础,2008年之后相继陷入困境。中国的问题是,通货膨胀吞噬着民众收入增长,国进民退恶化市场环境,政府管制导致活力降低。印度面临类似问题,通货膨胀居亚洲前列,物价飞涨,外国企业(如沃尔玛)越来越多受到甘地主义者的狙击。强奸等恶性犯罪事件频发,让印度的国际形象蒙羞。虽然经济还在发展(4%~5%增长率并不算太低),民众已经迫不及待,他们希望改变。

  中国新一届政府从去年开始,在舆论上不遗余力鼓吹“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并推行了一系列市场化措施,包括:取消下放行政审批,推动利率市场化、股市去管制化、建立上海自贸区、退出经济刺激计划。这些措施都在促使经济健康发展。改革阻力还很大,以至于督促政府“微刺激”的观念再起。

  5月27日莫迪宣誓就职,巴基斯坦总理受邀观礼。莫迪曾因历史劣迹受美国长达十多年的“签证制裁”,如今也已冰释前嫌。可以想见,新总理正轻装上阵,全力以赴,要将印度推上经济发展的快车道。

  中印政府首脑同为“市场派”,未来经济发展速度,取决于谁在市场化改革上更有魄力。这是有利于两国人民的制度竞争。中国,做好新一轮赛跑的准备吗?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