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向降准”源于对小微企业同情心泛滥

  定向降准的目的是要通过特定的商业银行来实现对“三农”和“小微”的贷款投放。问题是,如果此前银行不愿意给他们贷款,为什么降准后就愿意呢?降准只是增加了特定银行的贷款能力,而不会影响市场的资金价格,价格不变,这些银行愿意把钱贷给谁,政府又如何能调控呢?于是只能引发出更多的“配套措施”,限银行的贷款投向。

  作者:吴自由

  降准还是不降准,这是一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中央政府最近亮出了自己的答案。

  5月30日,国务院在常务会议中明确货币政策微调力度,“对符合结构调整、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一定比例的银行适当降低准备金率。”国务院还表示,要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

  “微刺激”、“定向降准”是今年以来政府为调控经济发明的新词,定向降准是指政府(央行)对符合其特定政策要求的商业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释放资金流动性,这些政策通常要求银行更多地支持“三农”和“小微企业”。

  定向降准的妙处在于,不仅宣示了与2008年出台的强力刺激、全面宽松的政策相区别,还可以为“降准”添置一身“提高了政策精准度”的高端上衣。

  今年4月25日,央行下调了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同时,还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祭出“定向降准”第一招。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认为,本次“定向降准”范围加入小微企业,针对性强,加上4月县域机构“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预计释放资金规模会达3000亿元。

  创新都是被逼出来的。定向政策的出台与目前市场上关于资金流动性的激烈争议不无关系。2013年底,广义货币M2余额突破110万亿元,同比增速13.6%。货币增速显著大于GDP与CPI增速之和,对此,多数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资金并不紧缺,经济增长乏力的核心问题是资金的使用效率不高。

  “资金过多流向产能过剩行业,流向房地产,而中小企业依然融资难。”是很多媒体、专家一致的论调。这样的呼声如今终于影响到政府决策。

  那么定向降准能解决资金使用效率不高的问题吗?能提高金融资源在实体经济的配置效率吗?从市场经济的逻辑来看,很可能会事与愿违。

  首先,定向降准的目的是要通过特定的商业银行来实现对“三农”和“小微”的贷款投放。问题是,如果此前银行不愿意给他们贷款,为什么降准后就愿意呢?降准只是增加了特定银行的贷款能力,而不会影响市场的资金价格,价格不变,这些银行愿意把钱贷给谁,政府又如何能调控呢?于是只能引发出更多的“配套措施”,限银行的贷款投向。

  这就好比说,公司在端午节给员工发500块钱过节费,但谁能保证这500块钱都用来买粽子呢?如果非要强制大家都买粽子,无疑会降低这500块钱的使用价值,造成大量的浪费。

  如果我们承认应该由市场决定资源配置,那么银行不愿给“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正是体现了市场对资源有效配置,而小微企业融资难只是同情心泛滥造成的伪问题。

  因为,社会各界很容易对小微企业抱有一种弱者的同情,但谁也无法否认,小微企业大多数都有资产少,经营不稳定,贷款风险高的特点,有的甚至是居心不良的皮包公司。这些企业融资只能靠一些专注识别培育小微企业的VC风险投资,对于银行,即使这些企业愿意承担高昂的贷款利率,银行还要担心其还款能力。

  还有一些学者持这样的观点,金融机构倾向于给实力雄厚的大企业贷款无可厚非,但也应该增加对小微企业的资金支持,体现社会责任。

  这种似是而非的看法,把对小微企业的道德同情凌驾于市场规则之上,实际上会扰乱市场对于资金的配置。因为从企业成长的角度来看,大企业一般都是从小企业成长而来,但不是所有小微企业都能成长为大中型企业,只有市场竞争的优胜者才能成长壮大。那么银行是应该把资金更多地给优胜的企业使用呢,还是用来照顾弱者,搞平均主义?

  应当说,如果银行大量给这样低资产、高风险的小微企业发放贷款,那反而是不负责的一种表现。

  归根结底,“定向降准”是一种标准的计划经济思维,或者说是一种“致命的自负”。隐藏在其背后的含义是,政府比市场掌握更充分的经济信息,知道哪些企业,哪些行业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哪些企业应该被“关停并转”,哪些又符合未来的发展方向,并且政府可以通过特定的政策,引导资金流向代表未来的新兴产业。而市场却总是失灵,常常把资金投向过剩的行业。

  不过,最近的一个典型例子可以证明,市场并不比那些自视高明的监管者傻。在房地产风声鹤唳的时候,5月12日,人民银行召开住房金融服务专题座谈会,要求商业银行支持个人住房贷款,尤其是首套贷款。但一段时间来看,商业银行实际上并不积极,原因很明显,市场上房价面临调整,住房贷款风险显著提高。你说商业银行是该听央行的,还是听市场的呢?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