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重启,哪儿来的底气?

  正本清源,或者把好公司动员上市,或者以灵活的交易制度,较低的交易成本吸引投资者,激活股市,别无他途。

  作者:希曼

  证监会6月9日晚间发布微博,确认IPO正式开闸。称“按法定程序核准了10家企业的首发申请,沪深交易所各5家。上述企业及其承销商将分别与沪深交易所协商确定发行日程,并陆续刊登招股说明书。”。

  坦率说,不知道这条新闻应该得到多少关注。

  不妨先打一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股市其实有点儿像庄稼地。拟上市公司,券商,中介结构是联合育种的,种子卖给中小股民,IPO就好比是在地里种下庄稼。因为种子卖得贵,只要种子卖出去,育种公司的股东们就发了财,而买种子的人辛苦一年打下的粮食可能还不够买种子的钱,如果种子是融资贷款买的,损失会更多,最惨的是买到假种子,过期霉变的种子,根本就是颗粒无收,白白搭上一年功夫。

  即便如此,总有人说买种子种庄稼这行当能挣大钱,尤其镇长为了给镇里征种子交易税,也是众口一词,看到确实有个别人如同中了彩票般从种庄家中赚到了些银子。于是那些买种子,种庄稼,养庄稼,却拿不着收成饿着肚子的中小股民,纷纷责怪自己眼光不好,不会挑种子,于是继续投资学习挑种子买种子的技巧。

  现实很残酷,不管他们怎么学习,由于总有大家不认识的新品种被育种公司包装得独一无二,种子依然很贵,如此循环往复,肯赔钱买种子的人越来越少,他们其中的一部分聪明人甚至加入到育种卖种的行列。种子越来越多,可庄稼地的面积有限,浇庄稼的水也有限,收成越来越差,大家干脆不买种子,也不种种子了,这样一来,交易锐减,庄稼地甚至要撂荒,镇里征不到税了,索性叫停新种子上市。

  有统计表明,中国的证券市场诞生的24年中,已经经历了8次IPO暂停,累计暂停时间达到5年之久。也就是说,其实中国股市大约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是非常态的。

  可见,叫停新种子上市,还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至少在A股这块庄稼地里,已成家常便饭。

  言归正传,证监会过去一年中,从未承认过新股发行被叫停。这说明,监管部门深知暂停IPO是个治标不治本的笨办法,笔者也相信,面对动辄被投机资金炒上天的新股,有关部门一直在思考、探讨行之有效的办法,以期使新股发行市盈率水平得到理性回归。前段时间,有关部门利用大数据监测对市场中的老鼠仓进行严打,也是对市场越界者的一种威慑。但是,牛市的基本逻辑并不建立于此。

  如果种子质量不高,直接导致种庄稼的风险很大,当镇长的人,一定要千方百计提高种庄稼的平均收益率,体现所谓收益与风险匹配的原则;反之,就要千方百计提高种子的质量,那么庄稼人同样可以接受回报水平较低但安全系数较高的结果。

  IPO几次实际上的暂停大都是因为市场的低迷,8次IPO暂停期间,大盘上涨4次,下跌4次。 可见暂停IPO对提振市场作用有限,IPO重启的底气,不在定向将准,不在大股东和实业资本的增持,甚至不在某些经济指标的温和回升。

  正本清源,或者把好公司动员上市,或者以灵活的交易制度,较低的交易成本吸引投资者,激活股市,别无他途。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