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何不能买支球队去踢世界杯

  足球之简单,在于游戏规则和文化适应性;足球之复杂,在于其关乎一个社会的情绪和文化认同感,这样的情绪与文化自尊,不是金钱能购买兑现的。

  作者:颜强

  世界杯是全世界人集聚的足球赛事,世界杯的最大特殊之处,在于以国和族为单位、以足球为武器的对立和竞争。

  在一个文化和族群不断混同、融合又再度分离和裂变的时代里,国与族的对立竞争当中,蕴含了很多新的变化。单一纯粹的民族球队,在今天的世界杯已经很难找到,新移民的加入,让几乎每一支世界杯参赛球队都具备了新的族群混杂性。

  这届世界杯开始前最大的争议人物,是西班牙国家队的前锋迭戈·科斯塔,他其实是一个巴西人,一年多前还作为巴西国家队前锋出现在友谊赛上,但没有代表巴西队参加过正式国际比赛,所以当西班牙征召他时,他选择了放弃祖国。

  科斯塔在西班牙联赛效力经年,放弃巴西,他自己的说法是“巴西什么也没给我,西班牙给了我一切”。他的决定当然在巴西激起巨大怒意,只是科斯塔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放弃巴西加盟其他国家队的足球人。在允许双重国籍的前提下,这样的情况屡见不鲜。本届世界杯上,葡萄牙国脚佩佩、克罗地亚国脚爱德华多,都是巴西人。

  博阿滕兄弟,一个代表德国,一个代表加纳,是国与族概念混淆的经典案例。至于打破过往移民法规,允许更多新移民加入国家队,增强国家队竞争力,这在德国、瑞士、比利时乃至日本等多支国家队当中都存在。

  很大程度上,德国和比利时足球的中兴,和两国足协扩大选材范围,吸纳新移民以及新移民后裔的加入,直接相关。德国队阵中,举足轻重的几位,像厄齐尔是土耳其后裔、克洛泽和波多尔斯基是波兰后裔、赫迪拉北非后裔;比利时更是一个新移民大熔炉,主力阵容中,土生土长的比利时人,反倒是少数,大部分属于南非、北非新移民及其后裔。

  这似乎在给中国足球提供了一种新模式:是否放开人才选择范围,全球之内为我所用,积弱不振的中国足球,就可能以输血的方式,解决人才贫瘠问题,走上一条快速发展的捷径?

  中国的国企或私企,用来吸引人才的资金完全不缺乏,一支中国国家队,倘若前锋是埃尔克森、穆里奇,中场有孔卡,不说雄视亚洲,争取世界杯出线权的资格,是肯定具备竞争力的。这样的想法并不新鲜,却从来没有人尝试过,因为法规和思维上的两重障碍,根本不可能逾越。

  法规上的障碍,主要是对双重国籍的不认定,这还不是最致命的阻挠,毕竟这从来不是一个恪守法规制度的社会,中国道统,随时都可以用“变法”的伟大名义来坐实“祖宗不可法”。真要让足球成绩提升,而无所不用其极的话,为几个可以为中国足球加分的非中国人开放后门,肯定不是问题。

  深度的挑战,来自意识形态上的挑战。日本为了促进足球在国家队竞技层面上的发展,对巴西人,所谓“归化球员”开放国门,但类似手法,在中国执行难度更大。源自于数千年积累的自尊和自我意识,是极难在足球竞技上放下的。不是黄肤黑发,却雇佣其代表中国出征,社会感情长久而言不可能接受。如果花钱就能解决国家队竞争力和世界杯决赛名额问题,那么许家印一个人就能买单,可足球永远不会这么简单。

  从来没有一个强大的足球国家,会依靠一群“归化球员”立足于世界杯,倘若未来出现这样一支国家队,像西亚国家完全可以依赖石油美元建队,这样的球队也不可能得到世界的尊重,甚至可能会在舆论环境压力下,遭致国际足联的制裁。足球之简单,在于游戏规则和文化适应性;足球之复杂,在于其关乎一个社会的情绪和文化认同感,这样的情绪与文化自尊,不是金钱能购买兑现的。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