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打新”说明证券市场弊端未改

  所以,新股必涨以及全民“打新”的现象已经说明,证监会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整体思路出现了严重偏差,整个方案濒临破产的困局。即使暂停目前的新股发行,再次修改方案,只要是围绕价格调控的思路,基本都会以失败告终。

  作者:柔石

  间隔4个多月后, IPO“第二季” 再次来临。在经历了1月份“新股不败”神话后,市场仿佛有了“打新”情结,新股发行受到机构与中小投资者的热捧,A股市场更是掀起一股炒新狂潮。

  飞天诚信、雪浪环境、龙大肉食三只新股登陆深交所,开盘便遭资金爆炒。三只新股集合竞价均触及开盘20%涨幅上限。开盘后,巨量买单涌入,三只新股瞬间触及32%涨幅上限,被临时停牌半小时。10时复牌后三新股再度被巨额大单狂拉,均触及44%涨幅上限二度上演“秒停”。而新股火爆的局面直接引爆次新股,次新股板块收盘大涨逾6.63%,49只次新股全线上涨。

  与新股遭爆炒对应的是新股发行需求和供应的悬殊比例。按照龙大肉食、雪浪环境、飞天诚信以及联明股份4只新股所披露的计划募资额,合计约17亿元。实际上,参与申购4只新股的打新资金规模却达到了3800亿元。在新一轮IPO正式启动之际,中国股市已经沦为全民打新的时代。在“中签即可坐等股价翻番”的强烈预期下,整个资本市场几乎为新股发行所癫狂。

  一定意义上,证券市场是风险分配的场所,投资者的收益和风险应该相称。但是,却出现了像打新股这样的稳赚不赔的现象,而且甚至出现了全民“打新”的现象,只能说明证券市场失灵。这无疑为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再次蒙上了一层阴影。

  2013年以来,围绕新一轮新股发行改革,证监会几易其稿,经历了史上最长暂停期后,IPO开了又缓,缓了又开,走走停停。在经历了1月份不理想的重启局面后,证监会又准备了4个多月,结果出现了比1月份更糟糕的局面,整个市场基本都被新股发行扰乱,这无疑是对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最大的嘲讽。

  细数A股发行历次改革,在股权分置改革之后,紧接着就是发行审批体制改革。在2009年之前,新股定价在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之下,发行市盈率被锁定在30倍左右,这意味着新股申购是稳赚不赔的,投资者“打新炒新”的热情被激发出来。

  随后启动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放开定价管制,新股定价出现大反弹,之前的新股发行价过低的问题演变成“三高”——高发行价、高市盈率、高超募资金。此后,A股发行改革一直以解决“三高”为核心,而最新的这次发行改革也是围绕着这个核心展开。最终却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又回到了2009年之前的状况,这不啻为A股发行制度改革最大的败笔。

  不可否认的是,在以新股发行为核心的证券市场制度改革中,证监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最近发布的“新国九条”更是彰显了证监会践行改革的壮志和决心。但是,针对新股发行制度改革,证监会却始终不得要领,一直紧抓着发行价格不放,结果导致了骑虎难下的状况。

  正如华生(经济学家、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所言,“做小修小补的新股发行改革肯定是换汤不换药。现在老是就着发行价格绕圈子是舍本逐末”。因此,问题的关键根本就不在于上市企业如何定价,而在于监管层如何保证整个过程是在充分透明、公正、准确的条件下进行,如何确保上市前后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能够得到充分的保护。

  所以,新股必涨以及全民“打新”的现象已经说明,证监会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整体思路出现了严重偏差,整个方案濒临破产的困局。即使暂停目前的新股发行,再次修改方案,只要是围绕价格调控的思路,基本都会以失败告终。

  根本上来说,证监会只有构建了以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为核心的监管框架,保证新股发行整个过程是在充分透明、公正、准确的条件下进行,并确保上市前后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得到充分保护,整个证券市场定价才会向合理的方向运行,新股发行的定价问题自然会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