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史玉柱来经营北京地铁吧!

  有巨大的人流却赚不了钱,这个事情说出去绝对会让马云笑死。再者就是商业模式的落后,为何不能在2元票价之外,提供一些VIP增值服务呢?建议有关方面请史玉柱来经营北京地铁,保管你免费还能赚钱,让人民群众满意。

  作者:马克

  北京地铁要涨价了!据新京报报道,北京地铁调价方案将择机发布,目前在进行调研和方案甄选。从昨天起到7月20日,北京市发改委网站将对公共交通票价改革公开征求意见。

  据网上传闻,一种方案为按里程计费,地铁起步价将调整为3元,6-16公里4元,16公里以上5元。而另一种版本的价格上限为10元。所以说不管如何,这次都要涨价了。可以认为,这次公开征求意见最后能影响的,只是不同的涨价方式和涨价程度。

  只是笔者不能认同官方新闻中报道的地铁涨价理由。

  官方称调价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公共交通环境的改善,最大限度把出行比例吸引到公共交通上来”。这句话用白话来解释,就是官方希望涨价后,地铁人流量会减少,也就是“公共交通环境改善”的意思。而随着地铁人流量的减少,地铁不挤了,原本驾车出行的人会选择乘坐地铁,也就是“把出行比例吸引到公共交通上来”的意思。随着道路上私家车的减少,北京的地面交通就会得到改善。

  简单说来,官方希望用涨价逼穷人挤公交,让有钱人坐地铁,从而改善地面交通。

  笔者只能说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北京四大著名睡城:望京、回龙观、天通苑、通州,都不是上班族想坐公交上班就能实现的。在摊大饼的城市规划下,回龙观和天通苑都只有一条马路可以通往市里,通州乃至再过去的河北燕郊也好不到哪去。这导致了早晚高峰时段的异常严重的地面堵车盛况,坐公交出行对于上班族来说是不可能的任务。坐地铁只要半小时到市内,坐公交则要1个半小时。在这个时间比金钱珍贵的时代,即便地铁涨价,该坐地铁的还得坐地铁。13号线、10号线的拥堵情况不会有任何改观,早晚高峰时的那几个著名拥堵站点如惠新西街南口、西二旗、四惠东等照样会人满为患,涨价徒增加了上班族的生活成本。对了,那条从昌平区通过来的昌平线也是如此,从高教园区到市区也只有一条马路!

  再看地铁涨价的第二个理由——财政补贴。北京每年有百亿财政补贴给地铁。据说每张2元通票背后,都有近2元的补贴。若没有财政补贴,2元票价根本支撑不了轨道交通的正常运营。但笔者要问,这百亿的财政补贴用到哪里去了?北京地铁的运营成本到底是多少?能否公开人员费用、电网、设备、车辆的维修费用支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不透明的财务数据黑箱,不知道有多少铺张浪费的存在。举几个直观的例子,地铁站内有必要安排一溜四五个安检人员在那里站桩么?站台内随处可见的巡视大叔有必要么?地铁厕所有必要装修的那么豪华么?这些都是一眼就能看出的浪费,看不见的还不知有多少。地铁运营公司把这些不必要的支出都算到成本里,再喊着亏本运营,如何能够服人。

  在地铁运营方面,虽然我们不知北京方面的情况,但上海地铁运营有限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我们可以通过这家公司的财务情况来一窥地铁运营的奥秘。

  上海申通地铁股份有限公司运营上海的地铁一号线,而这家公司是赚钱的!根据财报,其2013年营业收入达到7亿多,扣除运营成本、大修、折旧、资产使用费等等,净利润1.2亿多。虽然其中含有5千万上海市政府的公交补贴,但就算扣除补贴,这依然是一个赚的盆满钵满的生意。

  有人说这是因为上海地铁的高票价使然,这似乎为北京地铁涨价找到了理由。但重点是,这家地铁运营公司的7亿营收是纯粹的票务收入,而要计算地铁收入,至少还要包括广告收入、店铺租赁收入和一卡通沉淀资金获利收入。上海地铁的广告业务由另一家公司经营,据上海工商局数据,2013年上海地铁广告收入达到了6.5亿。至于后两者收入,不得而知。

  所以你说地铁运营是赔本买卖吗?未必,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团迷雾。

  有人说地铁建设需要巨额资金,如何还债是个难题。地铁一公里隧道造价接近10亿人民币,地面接近6亿,包括车辆、设备、站点。现在北京地铁已建成465公里,按地面和隧道各一半是3720亿的总投入,每年利息按5%计算,利息支出是186亿,每天是5000多万,似乎颇为吓人。但不要忘了,凡是通地铁的地方,土地价值起码要翻一番,政府完全可以凭土地出让金的增值来偿还地铁建设债务。北京市单单2013年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就突破1800亿,难道还不起吗?

  行文至此,笔者感到十分悲哀。倒不是因为舆论再怎么呼吁,也难改地铁涨价的官僚意志。对此早已习惯。笔者悲哀的,是有巨大的人流却赚不了钱,这个事情说出去绝对会让马云笑死。再者就是商业模式的落后,为何不能在2元票价之外,提供一些VIP增值服务呢?建议有关方面请史玉柱来经营北京地铁,保管你免费还能赚钱,让人民群众满意。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