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正副司长隔空打架破除央行神话

  人们把几个金融官员放到神的位置上来决定自己的命运,然后又费尽心思预测这些神的金融感觉,这不是自虐吗?为什么不回过头来,让千千万万的企业家来预测你的需求呢?是让千千万万人围着几个金融官员转更好,还是让千千万万企业家围着千千万万消费者转更好?

  作者:邓新华

 若干年前,我对一个赞同政府干预经济的人说:如果你没读过大学,你赞同政府干预经济还可以理解,问题是你读过大学。政府中的经济官员无非也就像你同学中的张三李四一样,混学生会,混仕途,一路混上去。你同学中的张三李四们也可能成为高官。你很清楚张三李四是些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当他们成为高官,你就相信他们有能力通过干预经济而让全国老百姓过上好生活?对方没有回答。

  又有一次,我问一个经济学家:你认为金融调控是科学还是艺术?如果它是科学,那就是说所有人都应该得出同一个答案,但我们却知道不同官员答案并不一样;如果它是艺术,我们怎么能让某一些人的艺术感觉来决定我们的生活?对方回答:金融调控既是科学又是艺术。

  这些问题指向一个现象:所有官员都不过是些平凡人,他们云山雾罩谈论的金融调控,其实就是一团混沌。

  一些特别相信政府调控的人说:那些官员是平凡人不假,但政府那个位置不平凡。只要在那个位置,他们就有责任搞好调控,保持经济良好发展。这些人的心态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一日无君则惶惶然。他们希望有个君来给他们做决定,却不愿意靠自己。

  官员们倒是想有这个能力来承担责任,问题是:谁都不可能有这个能力。因为金融调控本来就是阻碍经济发展的。

  7月15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和副司长徐诺金观点打架。盛松成说上半年市场流动性比较充沛,下半年要缩紧流动性,坚持稳健货币政策。徐诺金却说,当前经济已处于准通缩,应重视经济增速,“降税、降息、降准”。

  央行正副司长的吵架是一件大好事。它有利于对央行祛魅。“祛魅”的意思就是消除神秘性和迷信。

  谁的观点能成为金融政策呢?可想而知的,这取决于他们各自的官场影响力,而不是真的有一个什么科学标准在做取舍。

  也许他们的观点都不能成为金融政策,因为最后是更上一级的官员来裁决,而更上一级的官员可能有其他选择。问题是,无论哪一级的官员来决策,都是取决于某种个人感觉。当前的货币是紧了还是松了?下一步是该紧还是该松?还是该不紧不松?不管统计部门提供多少数字(更何况这种数字本身也是片面、滞后的),最后起作用的只有一点:某个或者某几个官员的个人感觉。他们美其名曰“调控艺术”。

  经常有人说,市场会产生不稳定性,所以需要政府干预来消除不稳定性。他们不明白,市场本身就已经提供了许多消除波动的因素。这个企业家这样预测,那个企业家那样预测,最后是消费者来选择。这种选优汰劣是根据价格信号,随时随地都在进行的,而且是分散化、多样化的。动态、分散、多样是安全性的最好保证。当然,消除所有的波动是错误的。没有波动,那也就意味着消灭了变化;没有变化,人类如何进步?市场既允许波动,又允许企业家通过预测波动来获利,从而让消费者获利,是最佳的安排。

 那些希望干预市场波动性的人,他们把金融权力交给央行,最后使得经济波动取决于某几个人的感觉,这其实放大了波动。想想看,是无数人分散决策波动更大,还是由几个人决策波动更大?并且,这使得企业家跟着央行的指挥棒转,而不是跟着消费者的选择转。消费者无法从企业家的行为中获益了。

  经常可以看到一种奇怪的现象:每次政府公布经济数据,都有无数的学者、分析师解读、预测。他们预测的是什么?其实就是预测某几个人的感觉,而不是预测消费者的需求。因为大家都明白,在央行体制下,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消费者的需求。

  深受宏观经济学影响的人却把这种奇怪现象当成正常现象。

  美联储最著名的前主席格林斯潘,经常发表一些云山雾罩的言论,然后一堆人跟在后面解读、膜拜,认为格林斯帕太有调控艺术了。中国央行的一些官员目前也有向格林斯帕学习的趋势。格林斯潘在各个感觉间犹疑、彷徨,他会告诉你么?影响他的最终决定的,也许是因为他少喝了一杯茶,或者多看了一眼秘书的裙子,他会告诉你么?但这个决定却会影响美国经济、世界经济。

  谁能说清楚,降息0.3%还是0.5%,能有什么“科学”依据?降准1%还是2%,能有什么“科学”依据?是5月3日降准还是6月12日降准,能有什么“科学”依据?当然不可能有“科学”依据!全都是掌握金融权力的人的个人感觉。

  你不愿意把你们小区、你们村的金融活动交给你认识的邻居管理,却愿意把全国的金融活动交给你完全不认识的金融官员管理,你不觉得脑子里缺了点什么吗?就因为经过了宏观经济学的“加持”,金融官员就成神了?

  人们把几个金融官员放到神的位置上来决定自己的命运,然后又费尽心思预测这些神的金融感觉,这不是自虐吗?为什么不回过头来,让千千万万的企业家来预测你的需求呢?是让千千万万人围着几个金融官员转更好,还是让千千万万企业家围着千千万万消费者转更好?

  世上没有救世主,央行更不可能是救世主。其实,一家还过得去的央行,就是不给货币注水的央行,不遏制金融创新的央行,不搞利率管制、汇率管制、牌照管制的央行。也就是说,不搞宏观调控的央行才是好央行。当然,最好是哈耶克所主张的,货币非国家化。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