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1亿美元捐对了地方

  国内高校,无论民办还是公立,是否可以借鉴哈佛的成功经验,自主招生,自主收费,自主办学,吸引更多富人捐款。一方面为富二代打开大门,却严控毕业文凭;另一方面用富人的捐款为更多贫困生提供助学金,让农村的穷娃娃也能上得起学。

  作者:马克

  潘石屹夫妇捐款1亿美元成立“中国助学金”,其中1500万美元首捐哈佛的事情,本来是7月18号上周五的新闻,当时也并没有很大反应。却不想,过了周末,经由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院院长姚树洁的一篇“为啥引起公愤”的博文,及昨日一财的怀疑小潘为儿子进哈佛买门票的稿子,突然再度把他们捧上了风口浪尖。

  一财的稿子质疑了小潘夫妇的动机,姚树洁则抛出了房产商的原罪论,更是拿出邓小平的“先富带动后富”这顶大帽子扣了上去,把潘石屹比作了汪精卫。这无疑把夫妇俩吓的不轻,各自出来回应,称自己是在帮助中国贫困留学生。

  也有媒体人站出来打抱不平,叶檀表示坚决捍卫有钱人用自己的钱烧包的自由,杨锦麟则提出为什么中国高校不值得企业家信任之问。

  姚树洁的观点很有市场,笔者就此事询问了定居海外的朋友,也得到了“无耻”的答复,认为赚了中国人的钱却不帮助中国人,和陈光标一样,这些中国商人很为富不仁。

  好吧,赚中国的钱捐到外国就是“汪精卫”,自称帮助中国留学生又被人质疑动机,小潘夫妇俩这次可真是里外不是人了。

  笔者以为,姚树洁院长大可不必把这件事情拔高到如此高度,因为您所说的房产商原罪压根就套不到潘石屹头上。

  小潘同学早年海南炒地皮掘金的血泪史就不说了,当年没被朱镕基同志灭掉已经算幸运的了。再往后,众所周知,潘石屹夫妇的SOHO中国一直在搞商业地产,不管在北京还是上海,不管是建外SOHO还是望京SOHO,其目标客户群始终是商人和企业,而非刚需的市民。其成名作“长城脚下的公社”有点和住宅靠边,但你身家没上亿别指望买那的房子。去年陕西“房姐”龚爱爱北京坐拥多套房产,多数购自SOHO中国一事被炒的很热,但房姐的房产是买下来租给商户的,比如依贝莎风尚主题KTV。潘石屹夫妇可从没有从中国老百姓身上榨取财富,所以姚院长,房地产原罪论可以套到王石、任志强和中国大大小小的无数开发商头上,但就是套不到他们头上。

  不仅如此,潘石屹夫妇间接为中国老百姓创造了财富,因为他们为商业活动提供了经营场所,为经济活动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可谓善莫大耶。姚院长,请问这笔帐该怎么算?

  第三,您说夫妇俩有钱不捐国内捐国外是挑战中国人的脆弱神经。笔者不知您是否知道张欣去年曾在接受采访时自曝有150亿现金不敢花。当时张欣希望政府能给出明确的政策方向,否则企业家不敢做出资本方面的决策。所以您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他们不敢把钱砸在国内呢?

  退一万步说,潘石屹夫妇多有钱?根据2013年胡润百富榜,夫妇俩共有资产230亿人民币。去年更持有150亿人民币现金。夫妇俩的SOHO中国还是香港的上市公司,如今市值300多亿,去年营业收入146亿,毛利润81亿。这次的1亿美元只是其财富的九牛一毛而已。从这个角度说,这次潘石屹的1亿美元还真是捐对了地方,砸出了一堆牛鬼蛇神。请问姚院长,您如此义愤填膺是想把夫妇俩吓的像李嘉诚那样逃离中国么?为何您不去关心一下企业家不敢在国内砸钱的原因?

  最后,有钱人怎么花钱自然是他们的自由,纵使按某些人所说的,是为儿子念书铺路也无可否非。中国人历来重视教育,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投入往往是不惜血本的,这点从天价择校费和天价学区房可以看出。老子有钱,扔几千万上亿给孩子买一个名校“门票”有何不可?对有钱人来说,这不过是个数字,和首富王健林甩手扔给王思聪5个亿让他练手一个道理。而这样的做法既是哈佛的规则所允许,也彰显了美国私校制度的优越性。哈佛是出了名的宽进严出,淘汰率非常高,管谁家的孩子,学习成绩不好,一样毕不了业。所以我们也不必眼红潘石屹,能否从哈佛出来归根结底还得看潘二代是不是争气。

  倒是国内高校,无论民办还是公立,是否可以借鉴哈佛的成功经验,自主招生,自主收费,自主办学,吸引更多富人捐款。一方面为富二代打开大门,却严控毕业文凭;另一方面用富人的捐款为更多贫困生提供助学金,让农村的穷娃娃也能上得起学。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