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韩寒可以给罗永浩上一课

  名人的品牌价值都是个性化的。小说、电影都是个性化产品,在小说中能看到的个性,在电影中也能看到。郭敬明、韩寒的个性,已经和市场配对成功了,从小说跨界到电影,不需要改变什么。但是罗永浩的选择则相反。他的粉丝欣赏的是他的个性,但手机却不是体现生产者个性的商品,相反,是要迎合消费者个性的,这是方向性的逆转,罗永浩需要改变、学习的太多,成本太高。

  作者:邓新华

  对韩寒导演的《后会无期》,罗永浩的观影感中这样结尾:“相信会大卖,单是因为那几句注定成为流行语的台词和俯拾皆是的笑点也会大卖,何况导演又是韩寒。而且,干,放映这东西又不存在产能问题。”

  对被锤子手机的产能问题严重困扰着的罗永浩,没有产能问题是幸福的吧?

  著名作家十年砍柴在微博上这样说:“说实话,我觉得罗永浩如果做导演或者整个文化公司应该很容易成功,难度比做手机小得多。”“搞电影这样的文化产业,宣传推广能力、自己的影响力所起的作用很大。但做电子产品,长长的产业链,确实不是一个刚入行者能控制的。潘石屹这样的房产土豪进去也未必能成功。”

  十年砍柴说中了要点。

  无论是郭敬明的《小时代》,还是韩寒的《后会无期》,还是罗永浩的锤子手机,都是个人品牌价值变现的一种方式。

  品牌价值,经济学术语叫“租”。演艺明星、社会名人都有品牌价值,有品牌价值就有变现的需求。大部分情况下,名人都是通过为企业做广告变现品牌价值。企业租用名人的个人品牌,名人获得收入,各自做各自专业的事。

  但是如果名人还有更好的品牌价值变现渠道,他们就不会再满足于只做广告。即便名人本人不热心开拓新渠道,也会有资本来推动他们去做。《小时代》、《后会无期》只是经济规律的产物。

  但是,郭敬明、韩寒选择的新变现方式和专业离得并不远,更容易控制。而罗永浩的选择则具有十年砍柴所说的风险。

  另一方面,名人的品牌价值都是个性化的。小说、电影都是个性化产品,在小说中能看到的个性,在电影中也能看到。郭敬明、韩寒的个性,已经和市场配对成功了,从小说跨界到电影,不需要改变什么。但是罗永浩的选择则相反。他的粉丝欣赏的是他的个性,但手机却不是体现生产者个性的商品,相反,是要迎合消费者个性的,这是方向性的逆转,罗永浩需要改变、学习的太多,成本太高。

  并不是说罗永浩就不能做手机。谁都可以做手机,,但这里只谈粉丝的利用效率。

  粉丝经济热火朝天,但效率原则谁都违反不了。不但个性化品牌改行做非个性化产品低效,非个性化品牌改行做个性化产品也低效。郭台铭去做演员或者导演,能成功吗?郭台铭就算做演员或导演失败,也不影响人们对他的制造功力的信任,但个性化品牌转行做非个性化产品失败,则会连累原有的个性化品牌。

  假如罗永浩的粉丝再多10倍,罗永浩成功的概率就要大得多,但这并不能说明这就是符合效率原则的。因为如果罗永浩转做其他个性化产品,比如做导演,会更成功。

  郭敬明、韩寒、罗永浩用他们各自的经历验证了效率原则的不可违抗。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