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成转基因大米牺牲品

  正如每次出现此类新闻一样,转基因控和反转控们依然在网上争论不休。一方嚷嚷中华民族有灭种之危,一方则打着“科学进步”的旗号,似乎谁也说服不了谁。

  作者:马克

  央视《新闻调查》栏目调查湖北地区转基因大米,在武汉大超市里随机挑了五袋大米,检测发现其中有三袋大米是转基因大米。这个事实让人无比震惊,因为这说明至少在武汉地区,华中农业大学的BT63转基因大米已经悄无声息间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湖北百姓不知不觉中都在吃着这种转基因大米;更因为迄今为止,国务院并没有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大米的商业化许可,所有这些流通的大米都是违法的,违反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

  不过更触动笔者心灵的,是新闻播出后,湖北省农业厅雷厉风行的应对举动,除了对种子来源彻查到底外,还要求坚决铲除确认种植转基因水稻的田块。笔者不由担忧,农民因此受到的损失由谁来补偿?

  此次涉案的BT63转基因水稻无疑是从位于武汉的华中农业大学泄漏出来的,因为这是张召发院士率领下的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的专利,且在2009年获得了为期五年的转基因安全证书。当然,根据上述《条例》,这种转基因水稻就算获得了安全证书,到允许农民真正种到水田里和出现在百姓餐桌上,还需要获得生产证书和经营证书。而就是这两个证书国务院迟迟没有放行,以至于去年发生了要求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的61名院士上书国家领导人的事件。

  正如每次出现此类新闻一样,转基因控和反转控们依然在网上争论不休。一方嚷嚷中华民族有灭种之危,一方则打着“科学进步”的旗号,似乎谁也说服不了谁。

  一直以来,我们的政府对待转基因主粮的态度都很暧昧:允许你种植,但要经过“严格”的安全程序。规则的制定者也许以为这样既能表明自己并非反对科学进步,又能给民族以交代。

  但是在社会明显出现对立情况的情况下,制定规则时的这种暧昧态度却造成了激化矛盾和两边都不讨好的客观结果。在反转控眼里,允许转基因主粮的存在就是大逆不道。在转基因控眼里,一道道的审批程序无疑在让人望山跑死马,证明了政府没有诚意推动科学进步。

  我们的政府为何总是要大包大揽,以至于把自己置于两难的境地呢?单拿转基因主粮来说,这完全是一个消费者爱吃不吃的问题。反转控可以选择不吃,转基因控敢吃就让他们去吃呗。

  在这件事情上,政府为何偏要替人做主,而非让消费者自主选择呢?BT63转基因水稻抗虫性好,农民乐意种,就让他们去种呗,正好还有最淳朴的转基因控自愿当试验品。天底下哪里还能找到这样的好事。政府所要做的,应是强制标识转基因,让反转控们有回避的空间。数十年后自有定论。如果这种大米吃出问题了,也是转基因控自作自受的结果。

  迟迟不批准BT63转基因水稻的生产和经营许可证,使我们的政府渐渐走到了“科学派”的对立面。武汉多地BT63转基因水稻的大面积扩散,其中既有商业利益的驱动,笔者以为,或还有“科学正义”的因素在里面。

  无论是什么原因,都造成了多输的后果。种子公司无疑是违法了,农民也违法了,当地的农业主管部门有失查之责,消费者更是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要知道,万一这种转基因水稻有安全隐患,而中国人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大量食用,那将是一场比麦当劳洋快餐过期肉更为可怕的食品安全危机。

  而在当下,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就是农民了,原本每亩只有1000多的毛收入,如今在铲除令下,当季就连那点可怜的收入也全都化为乌有,他们的损失谁来补偿?话说在中国,农民也许是最不自由的身份了,连在自己土地上种什么都说了不算。他们没有什么科学理想,相信只是简单的利益诉求,只为了每亩能多挣两三百块钱,如今却成了转基因大战中无人关注的牺牲品。转基因控与反转控们在网上争论再激烈也不损失一毛钱,而当地农民则是蒙受了真真切切的损失。笔者觉得,与其铲除这些粮食,不妨待其成熟收割后统一处理,卖给愿意做小白鼠的转基因控们试吃吧。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