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王岐山为何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

  打老虎运动引起国人关切。作为反腐的执行者,王岐山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究竟有什么深意?警惕腐化?警惕阶层冲突?提高利益协调能力?王岐山自己不说,别人难猜到。

  作者:邓新华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两次向官员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作者托克维尔,对大革命(1789年)前的法国有非常深刻的观察。法国大革命发生之前,法国经济是发展的,老百姓的生活是得到了很大改善的,但却发生了导致很多人死亡的大革命。也就是王岐山敢向官员推荐这样的书,别人推荐,可能会被看成别有用心。

  打老虎运动引起国人关切。作为反腐的执行者,王岐山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究竟有什么深意?警惕腐化?警惕阶层冲突?提高利益协调能力?王岐山自己不说,别人难猜到。

  但是《旧制度与大革命》有一点,是值得打老虎的同时深思的。

  法国大革命前,尽管经济发展很快,各种不满却也起来了,这和今天的中国也很相似。法国官员们向民众许诺说,民众的抱怨是对的,他们能解决这些不满。于是政府加强对经济的干预,但结果是人们的境况却变糟了。人们的不满更加强烈,认为政府干预得还不够,当时甚至有人写信给总督,要求政府派人指导农民种田。于是官员更积极地干预……最终大革命爆发了。

  在今天的中国,很多人把各种问题都归结为腐败。在媒体话题中,反腐总是高居前列的。人们以为,只要大力反腐,老百姓的生活就会变好;如果老百姓的生活还没变好,那一定是反腐不力。

  但是,反腐和老百姓生活的关系没那么简单。举个例子,你开个小店,公务员跑来,按不合理的规定,收费200元,在过去,你私下给他100元,他就不收了;现在他怕反腐,不敢收你的钱,只好老老实实按规定收200元,你说你的生活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反过来,假如直接废除那项不合理的规定,你根本就不需要再掏100元行贿,这才是生活改善。

  所以,在反腐的同时,必须辅之以废除产生腐败的不合理的制度,加快法治化、市场化进程,才能真的造福老百姓。周永康家族从中石油获利很多,那就废除石油垄断;刘铁男通过能源审批作威作福,那就废除能源审批体制;万庆良和开发商勾结,那就废除土地垄断制度……

  假如不加快市场化进程,反腐败让官员们不敢贪,转向老老实实搞审批、搞垄断,老百姓生活一定不会改善。

  老百姓生活没有得到改善,很多人就会认为政府反腐的力度还不够大,期望政府打更大的老虎。问题是,就算政府打更大的老虎,那也只是吊起了老百姓看戏的胃口,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这样不断加码,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谁都不知道。

  胡舒立说:“伏虎的根本是建立法治国家。”不是有法就是法治国家,而是依良法而治才是法治国家。能源审批也有法可依,但那不是法治,只不过是借法的名义给了一些人人治的机会。

  有利于市场经济的法才是良法。打虎很好,但不加快市场化、法治化,打虎的成果终将保不住。

  历史上,朱元璋、雍正都反腐。朱元璋大砍大杀反腐,江南经济一片凋敝。雍正反腐,老百姓也没过上好日子。倒是乾隆继位以后,提出“以宽为政”,老百姓生活才得到改善。“以宽为政”不是说乾隆不反腐了,乾隆也打了国泰、王亶望等省部级打老虎,而是说,乾隆对老百姓宽,放松了很多经济管制,所以有了乾隆盛世。相反,乾隆的儿子嘉庆打了和珅这只大老虎,但经济没有任何改善,反倒不如乾隆时期发展快,因他只打虎没有改变政府管制。

  比较成功的反腐是香港1970年代的廉政风暴。香港本来有良法,腐败的警察不遵守良法,遭到廉政公署的打击,这种肃贪当然效果很好。比如任达华主演的《岁月神偷》里,一个白人警察向修鞋的任达华要钱,说我帮助了你,你当然该给我钱啊。任达华问:你帮助我什么了?白人警察答:我允许你在这里修鞋,就是帮助你。对这种警察,当然该大力打击。因为他是借警察的势力侵犯产权,这是破坏市场的行为。

  在香港的影视剧里,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喊:“警察打人啦,大家快来看啊!”香港肃贪的结果,是权力受到约束,老百姓的权利得到伸张,这才是法治的进步。如果哪一天,大陆小店店主可以喊:“公务员来收社会抚养费啦,大家快来看啊!”企业家可以喊:“公务员要做办学审批啦,大家快来看啊!”那才是法治的胜利、市场的胜利。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