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赖老百姓债是中央惯出来的毛病

  世事往往是这样。在旧框框里,即便强势如朱镕基,天天督促,也解决不了地方赖债的问题;但是跳出旧框框,加快市场化改革之后,地方赖债问题就自己消失了。假如今天中央还惯地方,赖债只会越来越严重。

  作者:邓新华

  据媒体报道,在广西、广东、山东等地,一些地方政府拖欠施工方债务,造成部分施工方陷入困境,这些“政府债主”多次讨债未果,不得不借高利贷支付农民工工资和债务利息,有的不堪重负濒临破产,有的甚至轻生自杀。

  地方债的问题一直很受关注。很多学者担心地方债会拖垮中国经济,但那主要是担心地方融资平台还不起银行的钱导致金融风暴。现在地方债又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生活,自然更受关注。

  但眼下的地方债问题,比起1990年代来,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你看到李克强总理要求地方紧缩开支了吗?相反,地方投资的热情还很高呢,中央还就棚户区改造对地方下任务。要知道1990年代,地方政府欠农民的卖粮钱,即所谓“白条”,可是困扰了前总理朱镕基很多年的问题。那时候,银行和地方关系更密切,地方的国有企业有困难就找银行,当时被称为“输血经济”,意思是地方靠银行输血维持经济。

  但是后来这些问题都神奇地消失了。到今天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白条经济、输血经济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其实很简单,就是中央一方面再也不惯着地方,一方面放手让地方发展经济。地方的国有企业搞不好,银行不给贷钱了,逼得地方不得不卖掉国企。财政没钱,地方不得不到处招商、涵养税源。甩掉负担,改善发展环境,地方迅速摆脱了赖老百姓债的局面。

  但是上一届政府刺激经济,又把地方赖债的毛病惯出来了。中央要刺激经济,地方肯定不愿意自己掏钱,中央就鼓励银行给地方债务平台贷款。既然是花银行的钱,地方有什么不乐意的?不花白不花,你不花别人花,当官的谁都不是傻子。

  在刺激经济的大气候下,地方自然铺开了摊子。但这个摊子完全是刺激出来的,一旦经济的虚假繁荣走到尽头,地方是没有这么大的财力来还债的。

  在媒体报道中,一位老板这么说:“政府太不讲信誉了,做一次政府工程我就投降了,以后再也不做了!”可是要知道,在刺激经济的高潮期,他们是抢着做政府工程的。

  地方也不傻。既然是中央鼓励花钱的,那就继续找中央解决问题好了。广东省的一名官员说:“让后任替前任还账,太冤枉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中央拨一笔款,把所有债务清偿掉。”

  当然,中央有办法干这种事,反正,大不了继续印票子就是了。但中央能干这种事吗?

  如果中央这样干,一方面会对经济进一步造成伤害;另一方面,会鼓励地方继续借债、赖债。

  世事往往是这样。在旧框框里,即便强势如朱镕基,天天督促,也解决不了地方赖债的问题;但是跳出旧框框,加快市场化改革之后,地方赖债问题就自己消失了。假如今天中央还惯地方,赖债只会越来越严重。

  中央要做的,就应该像当年朱镕基一样:第一,告诉地方,中央是不会替你们解决问题的;第二,给地方更多的发展自主权。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新视角第921期:自贸区大跃进,地方政府积极改革是好事

  新视角第919期:政令不出中南海多因不能解决下面问题

  新视角第918期:限降房价因中央让地方对调控上瘾

  新视角第913期:应放手让地方政府对房价调控纠错

  新视角第911期:地方自主发债还需第三方紧跟

  新视角第895期:江南经济圈不是乾隆规划出来的

  新视角第883期:骂死地方官员也解不了土地财政

  新视角第882期:地方债:不违约 无发展

  新视角第841期:东莞运动式扫黄令人担忧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