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秘籍:可以背黑锅,不能上错床

  官场上,办事出问题不是大问题,个人生活出问题才是大问题;市场上,办事出问题才是大问题,个人生活出问题不是大问题。

  作者:邓新华

  媒体报道,52起舆论普遍关注的官员免职案例,85名官员被免,29人起复,占比达34.12%。但是,如果排除生活作风问题无人起复这个特殊现象,被免官员的起复率高达50%。

  “起复”这个本是古代官场用语。在古代,撤职官员起复是常见现象。比如,鸦片战争中被撤职的省部级高官林则徐、琦善、奕山等,他们有人被今人视为民族英雄,有人被视为民族败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起复了,又做到了省部级的高官。

  今年,江西省委常委赵智勇因严重以权谋私,开除党籍,连降七级,从副省级降至科员,媒体评论说是中央反腐新招。的确,以前没有这样处理一个省部级高官的。人们都明白,这种处罚比直接免职还要严厉。其实古代也是这样。古代官员宁愿被免职,也不愿被降职。因为,免职只要找到机会,就可以原级起复,但降职以后,再想爬上去就很千难万难了。

  当今官员起复率如此之高,说明老百姓和官场奉行着两套不同的价值体系。从老百姓的角度来说,一旦出现了引起民愤的事,老百姓希望看到有比较高级别的官员被处理。老百姓倒霉,也希望有高官一起倒霉,处理几个低级别官员是说不过去的。而且,老百姓希望这种处理是严厉的。“免职”这个词,看起来像是比较严厉的处理了,但是,万万没想到,这其实是一种极轻的处理。

  从官场的角度来说,那些被处理的官员本来就是给老百姓做个交代,并非真的就不见容于官场了。比如三鹿奶粉事件受到免职处理的官员,时任市委书记吴显国、市长冀纯堂、副市长张发旺全部起复。在官员看来,三鹿奶粉事件要发生,和谁是市长、书记无关,只不过这几个人恰好撞上了。从他们起复后的官职来看,权力含金量大为下降,也算是一种惩罚了。假如真的处罚重了,以后哪个官员还肯背黑锅?

  至于所谓“出于珍惜人才方面的考虑,对免职官员固然不能一棒子打死”,说辞实在勉强。现在想当官的人那么多,哪里缺那么几个“人才”?

  “免职”然后起复的意图,就是板子尽量举高一点,但落到官员屁股上,则尽量轻一点。假如当时吴显国、冀纯堂等人降到科员级别,而不是免职,估计他们剩下的日子只能在办公室里从头苦苦挣扎吧?

  因生活作风问题落马的官员无人起复,是不是说明官员和老百姓终于有一个方面在价值观上达成一致了?其实也不是。

  官员生活作风问题是一个普遍现象。但是,不能闹出事来,比如被二奶举报(如国家档案局政策法规研究司原副司长范悦被曝巨款包养纪英男),被拍不雅视频等。闹出事来,就是官员个人无能。你个人生活惹出事来,不牵涉官员共同体的利益,当然没人给你擦屁股。

  官员办事失误对老百姓造成的伤害,比包二奶对老百姓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但受到的处罚却要轻得多。可以看到,官场和市场在用人上,标准恰好相反。官场上,办事出问题不是大问题,个人生活出问题才是大问题;市场上,办事出问题才是大问题,个人生活出问题不是大问题。如果你能给企业创造利润,老板才不管你个人生活。这个规律是产权决定的,谁也无法改变。能做的只能是尽可能地缩小政府规模。

  作者系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