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为什么害怕发改委

  限于篇幅,无法完全列举发改委的伤害力。央行制造通货膨胀对经济也为害巨大,但那是企业普遍受害。发改委的厉害之处是,它可以把伤害力精确到具体的企业、地方。所以,企业对发改委的畏惧更大一些。

  作者:凌书岩

  最近的反垄断季,给奥迪等外资车企大开罚单,让大家见识到了发改委对企业具有多大的杀伤力。发改委的杀伤力不止于反垄断这一项,它可以在无限广阔的领域对企业进行打击。

  查看发改委的职能,你可以发现,发改委几乎笼罩一切。比如第五项:“承担规划重大建设项目和生产力布局的责任,拟订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规模和投资结构的调控目标、政策及措施,衔接平衡需要安排中央政府投资和涉及重大建设项目的专项规划。安排中央财政性建设资金,按国务院规定权限审批、核准、审核重大建设项目、重大外资项目、境外资源开发类重大投资项目和大额用汇投资项目……”仅这一条,发改委的审批范围就令人惊叹。

  再看第十一条:“组织拟订应对气候变化重大战略、规划和政策,与有关部门共同牵头组织参加气候变化国际谈判,负责国家履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相关工作。”你会发现,连空气也是发改委管的。

  发改委的第一大权力就是审批权。发改委管理的的能源局落马局长刘铁男曾说:“人家请咱们,咱们不要出去吃喝,副省长请我,我根本不理他们,如果要是书记省长请我吃饭,我觉得这个面子还是得给。”可见能源局的审批权具有多大的伤害力。

  除了重大项目审批,发改委还可以以“总量平衡”的名义打击小企业。帽子随手可抓,比如产能过剩。发改委说钢铁产能过剩,河北的地方官就得乖乖地四处去拆小钢铁厂。至于小钢铁厂的投资损失,发改委是不管的。反正,给你送个“过剩产能”的帽子,你自己找个角落哭去吧。这一条,不仅企业怕,地方官员也怕。不过这些小钢企比起铁本来,冤屈又要小得多。

  本次发垄断季,发改委盯住了外资车企的配件价格,但是,别以为你不是发改委定义的“垄断企业”,发改委就不能管你的价格。兰州牛肉拉面涨价,不牵涉“垄断企业”吧?发改委一样可以管。发改委不仅可以管价格还可以命令企业必须按照某价格卖掉库存。比如2011年,广西的两家糖企,就被发改委责令以限期限价限对象的“三限”方式来处理库存的白糖。当然,发改委不会说那是库存,而是说那是“囤积”。

  进出口商品,发改委一样可以管。比如,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锋,就曾在研究中发现,发改委以控制棉花价格波动的名义,对进口棉花进行配额管制,结果反倒导致棉花价格大幅波动。

  限于篇幅,无法完全列举发改委的伤害力。央行制造通货膨胀对经济也为害巨大,但那是企业普遍受害。发改委的厉害之处是,它可以把伤害力精确到具体的企业、地方。所以,企业对发改委的畏惧更大一些。

  中国改革的下一步,就应该取消发改委的巨大权力。问题是,发改委全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连改革也归它管,这怎么改?

  

附:对上期文章《发改委棒打外企不能根除垄断》的网友评论的回复

  8月14日,搜狐财经推出“发改委棒打外企不能根除垄断”之后,有网友评论说:“这篇文章很多错误之处。”并列举了很多理由。评论互动是好事。搜狐财经评论员凌书岩特作回复:

  质疑:这篇文章很多错误之处。一是题目,什么是“根除垄断”,不仅棒打外企根除不了垄断,其他办法也根除不了垄断。市场经济条件下,竞争和垄断几乎是伴生的,美国至今也有垄断,也根除不了垄断。何况,对垄断地位的追求,本身也是企业发展的动力。

  回应:“对垄断地位的追求,本身也是企业发展的动力”,此处的垄断应该是指市场占优地位,即所谓“自然垄断”。的确,自然垄断无法根除,但这根本就不需要政府去管,因为市场竞争会使得新的企业取代旧的占优的企业。也就是说,自然垄断现象无法根除,但并非是某一些企业永远处在自然垄断的地位。任何企业都有机会做老大。行政垄断就不一样了。没有企业能够淘汰中石油、中石化,因为政府根本不允许民企和它们竞争。

  质疑:二是所谓“反垄断法”反的并不是“垄断”本身,而是垄断行为,即垄断企业利用其市场地位谋求不当利益。

  回应:同样的行为,普通的企业做,就是谋求正当利益,市场地位占优的企业做,就是谋求不当利益,这本来就是错误观念。同样的市场行为,不管是什么企业做出的,都是企业和消费者相互选择。比如说常被欧美政府干预的捆绑销售,也可以说是企业的套餐产品,只要企业没有用暴力阻止其他企业提供另外的选择,那就是企业拿自己的套餐产品去经受市场检验,谈不上谋求不当利益。

  质疑:三是文章所称“行政垄断”并不是不管,管的还厉害呢,直接把定价权都剥夺了。

  回应:原文说发改委不去管行政垄断,是指发改委本来可以撤除这些行政垄断的。行政垄断是指政府设置了准入限制。发改委官员认为应该管垄断企业的具体行为,这也和弗里德曼、科斯等经济学家的观点相反。发改委要管的是撤除准入限制,而不应该去管行政垄断企业的定价权。因准入限制本身是扭曲市场,再管定价权,是多加一重扭曲,让资源失去了价格信号的指引。

  质疑:四是并未只打外企。美国政府对美国的“外企”比我们狠多了,比如在很多政府采购领域不同意中国企业参与。

  回应:美国排斥中国企业,相信发改委官员会认为这是错误的,其实这是有损美国利益的。那么,中国为什么要跟着美国做错误的事呢?发改委的确没有只打外企,民企也打了,应该全部停止棒打。

  质疑:五是这次奥迪的问题是配件价格超贵,当你买了奥迪后,你就必须买他的配件和保养了,消费者已经没有选择权了。

  回应:奥迪的配件和保养价格是事先就告诉了消费者的,消费者完全有选择权。其实任何产品的购买,都是一个整体考虑,零配件、售后服务都是购买前就要考虑的 因素。不但汽车如此,电脑、冰箱也是如此。

  质疑:还有一个错误是“垄断”的概念。按文章说法,似乎现在经济学界已形成了定论,垄断是个错误的经济学概念。但实际上,好多学派,都还承认垄断及反垄断的必要性。真正不承认垄断的学派,很少很少。

  回应:的确,经济学界并不是铁板一块,也有很多经济学界的人现在仍然认为自然垄断也是垄断。正如张维迎和中国移动执行副总裁李正茂辩论时所说,现在人们对垄断的错误看法,经济学界有很大的责任。我的原文是“经济学界已经有很多人扭转了看法”,并没有说所有人都扭转了看法。但发改委岂能因为经济学界也有部分人仍然对市场认识有误,就以此为依据去打击正常的市场行为?对那些主张撤除入口垄断的理论,发改委为何就视而不见?

  去年逝世的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科斯(Ronald H. Coase)说:“我被反垄断法烦透了。假如价格涨了,法官就说是‘垄断定价’;价格跌了,就说是‘掠夺定价’;价格不变,就说是‘勾结定价’”。欧美行政垄断少,主要反自然垄断,反垄断法就已经如此荒唐,中国还存在大量的行政垄断,却也学欧美反自然垄断,岂不更荒唐?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