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大大为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推户籍改革?

  新一届政府推进户籍改革的动作,表明了领导们要在尽量维持现状的条件下加快调整结构的决心,速度如此之快,动作如此之大,一方面体现了领导者的勇气和魄力,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支撑现有模式下的经济发展已经越来越难,再不加快改革的步伐和节奏,就真的来不及了。

  作者:didimu

  随着改革不断挺进深水区,腐败、特权等一系列造成社会不公的因素,貌似在这场极具勇气和魄力的变革中都难逃被颠覆的命运。就在大家忙着为“打老虎”叫好,为国企改革助威的时候,习大大又挥出一记重型组合拳,一边推出《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简称《意见》),另一边在全国展开关于土地财政的“摸家底”式审计,看起来,对农村半瘫痪土地市场的解救,已经成为政府的优先改革对象。

  谁都知道,如果没有与之相捆绑的诸多利益,户籍不过是一纸空文,毫无实际意义。只有当户籍意味着不平等的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甚至是土地使用权的时候,它才能硬生生地把农村人和城市人割裂开,形成拥有不同利益的群体。

  中国一直以来饱受诟病的城乡二元结构所带来的问题,不仅仅是使人们生而不平等,更重要的是,它导致了社会财富和权益的分配不均,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由分配不均的财富和权利形成的市场是扭曲的,因此,要进行现代治理,实现社会的法治化和市场化,户籍改革是必须的。

  其实,早在13年前,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就在自己的博士论文里说,户籍制度改革势在必行——“政府应理智而又勇敢地面对这一现实,大胆进行户籍制度改革,坚决剔除粘附在户籍关系上的种种社会经济差别,彻底消除由户籍制度造成的城乡劳动力市场的分割。”,这是他在当时就已经形成的明确态度。

  关于户籍背后的土地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是这样说的:“健全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统一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完善自然资源监管体制,统一行使所有国土空间用途管制职责。”这句话明确提出了要把所有者的权利与管理者的权力分开,所涉及的问题正是解决土地问题的要害所在。

  现在,一方面允许农民带着土地的“三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集体收益分配权)变更户籍,另一方面又明确要砍掉政府直接土地经营的手,这些举措都指向更深刻的土地制度改革,意味着我们终于可以期待“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可以期待土地使用权的自由流转,期待更加公平合理的市场环境。

  在全国房地产市场持续阴跌,经济增长乏力,后续发展不明朗的现状下,新一届政府推进户籍改革的动作,表明了领导们要在尽量维持现状的条件下加快调整结构的决心,速度如此之快,动作如此之大,一方面体现了领导者的勇气和魄力,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支撑现有模式下的经济发展已经越来越难,再不加快改革的步伐和节奏,就真的来不及了。

  其实,要最终实现土地制度的改革,还需要包括户籍制度改革在内的诸多问题处理,比如现有的财税制度、投融资制度、金融体制和现有的干部考核制度等等等等,这其中不仅还有诸多“硬骨头”要啃,太多“绊脚石”要搬,还需要有更多的试错空间可以大胆尝试。

  好在目标虽远,从目前所释放的政策信号和一系列举措来看,我们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步履匆匆地走过去,接下来是否还会有更大的动作?值得期待。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