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桶挑战必须是一场民间狂欢

  冰桶挑战为何不见企业家点名官员,这得从中国特殊的政商关系来理解。商商关系可以摆上明面,官商关系必须处于暗处。

  作者:马克

  一场被称为“冰桶挑战赛”的游戏这几天风靡了互联网。这个游戏的规则很简单,一个人把冰水从头顶往身上浇,拍成视频传到网上并点名三个人来挑战,如果不敢浇就捐款。这游戏本来只在美国流行,中国人原本只是搬板凳看热闹的,却不想,通过无国界的互联网传播,一夜之间成了咱中国人的全民盛筵。

  先是IT界大佬挺身而出,郭台铭、雷军、李彦宏、周鸿祎纷纷把一桶冰水浇到头上,再是影视明星抛头露面,周董、刘德华、李冰冰、章子怡不失时机的站了出来。顶着“中国首善”光环的陈光标原本一定十分着急没人点他的名字,还好谭文胜最终出手替他化解了尴尬。这种慈善盛事怎能缺少标哥。除此之外,郭台铭居然点名林志玲,也让人产生很多遐想。

  这种游戏为何能在中国迅速地病毒式蔓延开来,众说纷纭。笔者以为原因有三:第一,游戏成本极低,无论是夏天浇一桶冰水还是捐一点钱都不会心疼肉疼。如果时间放在冬天,那多数人就要掂量掂量了。当然像王思聪那样随手扔出100万的当属例外。第二,无论什么社交游戏到了中国都会变成公关和营销活动,这次冰桶挑战也不例外,无数创业公司纷纷运作寻求大佬们的点名,无数娱乐明星也纷纷寻求被点名,无非为增加自身的曝光度。第三,这个游戏特别像中国的行酒令。酒令是中国人饮酒时一种特有的助兴方式,大家轮流喊数字或对对子,谁喊错了谁罚酒。在酒桌上一起喝酒的就是哥们,在冰桶挑战里被点名的就是朋友,这个游戏可谓深得中国酒桌文化的真谛和深谙中国人的性格,不火才是怪事。

  但冰桶挑战在中国和美国最奇怪的区别在于,美国体育明星和歌星敢挑战总统奥巴马。虽然奥巴马最后认怂捐钱。但在中国,尚不见有企业家或明星敢挑战官员,并且谁也不期待会有好事者挑战官员这个群体,比如挑战王岐山同志。

  笔者以为,这得从中国特殊的民与官的关系来理解,而其中最特殊的莫过于政商关系。

  在这个时代,中国的商人群体离不开对官场的依赖。各种各样的门槛和审批导致在中国做生意和赚钱,最重要的不是生产出市场最需要的产品,而是取得生产这种产品的特权。正是在这个大环境下,产生了中国独特的政商关系。中国企业家对官员可谓是又爱又怕,爱的是官员手中的权力能让自己一夜暴富,怕的是官员一朝翻脸不认人就能把自己拍死。而官员对商人是只肯台下握手,不敢在台上亲密,就算再秉公办事的官员,也唯恐与商人的交情会惹来非议。商人之间的关系可以摆在明面,官商之间的关系必须处在暗处,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则。所以任志强可以和潘石屹在微博上打情骂悄,却不会点名他的初二辅导员王岐山。所以虽然王岐山同志十分开明和清廉,却始终不会得到被点名的机会。所以,在中国,冰桶挑战必须是一场与官员无关的民间狂欢。

  其实若时光倒转二十年,中国的政商关系尚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奇怪地步。纵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企业的兴衰,多是企业家市场战略的原因,比如郑州亚细亚和三株口服液。在相对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当时,商人企业家和官员的关系要简单的多,所以当时的商业部部长胡平敢公开为亚细亚的王遂舟站台,把“中原之行哪里去?郑州亚细亚。”这句广告词带到日本。而进入二十世纪以后,企业的兴衰背后多有政商博弈的影子,非企业家自身管理或战略的因素导致,比如健力宝和铁本,往往一家十分成功的企业,在政府的干预下一落千丈。所以才有了周其仁教授的那句名言“可惜了,科龙”。假使冰桶挑战出现在二十年前,恐怕中国百货零售业的改革先锋王遂周会直接点名商业部部长,后者也会欣然接受吧。而用“罐头换飞机”的牟其中又会点哪个官员的名字呢?

  笔者期待,李克强总理的简政放权能真正落到实处。有些行业为何就不能让他自生自灭,比如互联网金融,比如众筹,为何监管部门非要进来插一脚?让那些公司像当年的太阳神口服液和爱多VCD那样垮掉而非在之前加以限制吧,最后剩下的必定是最优秀的公司。如此,我们的官员才能加入到冰桶挑战的狂欢里来,与民同乐。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