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降 股指升?

  最近几周内,沪深两市的日成交量从五六百亿猛增到一千三四百亿,证明了有大量资金正在流入股市。至于股市为何会在这个节点上涨,想必是打虎后,资本市场对习近平有了更多信任的原因。

  作者:马克

  今年6月,正当上证指数依然沉沦于2000点以下时,知名财经学者刘姝威撰写系列文章,希望“房价降下去,股指升起来”。她认为“房地产业不仅失去了带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更成为社会稳定的绊脚石”,认为当下最需要房地产市场的稳步降温和股票市场的理性繁荣。

  似乎应验了刘姝威的预言,就在这组文章发表后的2个月,中国A股市场突然发力,8月,上证指数在短短几个星期的时间内猛涨了10%,到上周五收盘于2240点,无数股民沉淀了年许的阴霾一扫而空。

  不得不说,A股市场的这轮上涨,在时间节点上存在两个巧合,一是正好在打虎之后出现,二是恰逢房地产市场的下滑,不仅作为标志的北京房价露出下跌端倪,连多头司令任志强都开始改口看跌楼市。

  股票市场在本质上从来就是一个圈钱的市场。不管是企业还是政府,向银行借钱都是要还的,而股市是唯一借钱不要还的地方,美其名曰“IPO”和“增发新股”。不管什么企业,在上市后都不会给股民带来一分钱的回报,IPO和增发新股募集到的钱全被他们拿去经营企业了。有人说分红是上市企业对股民的回报,但有分红必有除权,企业分给你一千块钱,是要从你持有的股票的股价中扣除的。一来一去,你从分红中一分钱都赚不到。不仅如此,还有分红的红利税在等着你,企业分红越多,你的财富就越少。唯一好处,是除权后股价下降,会吸引更多人来这只股票,你有更多希望赚到后来者的钱。任何人,要在股市里赚钱,唯一途径是有后来者接盘。

  所以,股市和楼市的本质是一样的,无论是炒房还是炒楼,为的都是让后来者买单。傻子才会抓住这张票子辈子不放,撕下去吃了也不够填牙缝的。傻子才会买上几套几十套房子不出手,都赶得上清朝皇帝的寝宫了,自己轮流睡也睡不过来。

  中国资本市场有一个不成文的铁律:楼市热股市冷,楼市冷股市热。原因可以理解为中国市场有很大一部分热钱存在,可以是个人的,可以是国有的,也可以是外国资本,而两个市场只能托起一个。资本跟着政策走。所以,如何判断炒楼还是炒股的时机,得判断决策者的决心和谋略,在当下中国,也就是习近平的决心和李克强的谋略。当年楼市之所以能一夜起飞,十年发达,根本原因在于1998年开始提出的把房地产业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而当前,无论是习近平还李克强,从没说过类似的话,倒是反复在提“扶持实体经济发展”,国家强大要靠实体经济可是习近平的原话,可见支持企业发展是决策者的决心。而这类话落实到资本市场层面,无非用银行贷款与股票市场来支持。

  而从去年以来,李克强不断在吹风,既明确强调“盘活增量”,又表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前者意味着银行不会像2008年那样大量放水,股市则是用好现存货币的最好工具。其实,以中国目前的货币存量规模来看,就算决策者再进行2008年程度的放水,也宛如杯水车薪。当然,水是一定会放的,只是不会再产生2008年的效果。后者意味着决策层面扶持股市的意图。企业融资有两个渠道,一个是走银行的“间接融资”渠道,一个是走股市或债市的“直接融资”渠道。股价涨的越高,企业发新股就能募集到更多的钱。所谓“间接”是指投资者把钱交给银行,由银行贷款给企业;而“直接”就是股民直接把钱给企业。过去几年,中国的银行业大发其财,不仅业内人士都说赚钱赚到不好意思了,而且还激起了社会公愤。

  资本对政策走向是最敏感的,最近几周内,沪深两市的日成交量从2000亿猛增到近3000亿,证明了有大量资金正在流入股市。当下,中国人主流的投资领域无非是房地产和股市两个渠道,近期股市资金很可能来源于房地产资金的流出。今年一季度信托发行规模骤减四成是一个标志性信号,印证了房地产资金的流出,因为过去几年信托资金多半是流向了房地产。个人的投资可以是随机的,但大资金的流动是周期性的,这几百亿及身后的更多资金不会在短期内流出股市。

  从量级来看,数十万亿的房地产市场和十万亿市值的股市,哪个更能轻松拉动,不言而喻。至于股市为何会在这个节点上涨,想必是打虎后,资本市场对习近平有了更多信任的原因。

  只是,中国的股票市场依然难改为国企圈钱的本质,最近的热点题材,无论是军工资产注入还是混合所有制改造,皆是国有资本指望着从股市上再捞一笔的表现。另一厢,在证监会的垄断下,优秀的民营中小企业依然没有上市圈钱的空间。所以就如同上一轮楼市盛宴,这轮股市盛宴的最大赢家注定还是政府,国有资本会再一次的膨胀。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