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互联网让妇女生育意愿降低

  8月28日斯坦福大学经济政策研究院、人文经济学会、搜狐财经和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联合举办“2014人口与城市化发展论坛”。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在论坛做主题发言。我们把陈教授发言整理一部分,以飨读者。全部论坛发言将很快刊出,欢迎网友关注。

  整理:邓新华

  刚才顾教授也说到,中国今天的人口状况不完全是计划生育政策或者是人口控制政策导致的。梁先生也说到关于人口增长生育率的变化,影响因素是很多的,我这里再补充几方面。

  一个是现代文化的影响。人本主义文化对生育率的影响实际上是非常大的。我说这个意思就是说,原来我们中国人更多就是不要太多想到你自己,你自己的感觉不是很重要,你应该更多想到你的家族,想到这个社会,想到整个国家,那才是你每天应该关注的。但实际上这些年,包括中国,尤其是欧洲,从中世纪结束以后,十八、十九世纪随着个人主义的兴起,对生育率的下降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道理很简单。我们原来,特别是女士们被告知,你不要想着里自己,要想到别人,想到一家,到现在是想,我的幸福不能寄托在别人幸福不幸福上面,首先是把我幸福定位在我自己对自己的挖掘,我人生的实现程度,我的幸福应该来源于这些东西。这样一来,我们每个人把自己的价值、自己的幸福定位在自己的身上,那生多少小孩就变成第二位重要了。原来我们中国做妈妈的,把一辈子的幸福首先定位在子女和丈夫身上,通过生很多小孩,把小孩照顾好,来定位原来中国女性的幸福感。但是现在随着人本主义的兴起,这方面开始发生很大变化,这种变化是慢慢发生的,但是这种变化对生育率的负面影响是非常明显的。

  第二方面是千万别小看互联网,微信、手机、微博的兴起对生育率的负面影响。这是什么意思呢?原来大家没有那么多的兴趣,去竞争我们的时间。

  前几年我和一个学生在做一个研究,这个研究还没有完全完成。我们把中国的小说出版的历史数据做了一些量化的统计,看看从宋朝开始,至少平均每年中国出版多少本小说,结果发现洋务运动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在洋务运动之前大概中国每年出版小说的数量平均不到2本。原来人们的出版和阅读能力都非常有限,但是洋务运动以后,特别是通俗小说数量,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超过古典小说的数量。从洋务运动以后中国的小说消费开始从精英走向大众社会,因为通俗小说主要针对老百姓。 随着通俗小说消费在洋务运动以后,特别是进入二十世纪以后的快速增长,男性和女性的关注度开始从家庭转移到个人在文化领域里面的消费。小说是来自于现实生活,超越现实生活,能够欣赏小说,表明在个人进化上面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原来追求毛主席说的温饱和简单的低级趣味的,过渡到追求高级趣味。原来女士们每天只关心要什么时候生小孩、生多少小孩,到现在慢慢过渡到喜欢小说,每天想看更多的小说,看小说占的比重越来越高,对生小孩的兴趣会越来越少。

  我们现在有微信,有微博,有那么多互联网娱乐,对我们产生的影响是什么?我们每天24小时怎么去花?花在小孩身上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所以别小看互联网带来的新的文化的影响,每一个人的生活空间,特别是虚拟的文化消费领域的变化对生育率的影响。

  第三方面是城市化、产业结构变化对生育率的影响。刚才顾教授也稍微提到了一下。比如我们讲到城市化,越来越多的人从农村到了城市。我自己本来是农民。原来在农村,十七八岁就可以成家结婚生小孩,这样一来生育年龄一辈子可以多很多。但是进入城市以后,我们读书的时间大大增加,读医学院的,读完大学以后还要再念上四年,在美国读完医学院还有四到六年的训练过程,你哪里有时间很早的成家结婚生小孩?人口从农村进入城市以后,更大比例的中国人生育的时间和结婚时间起点都往后推了很多。由此带来另外一个影响,生育的意愿会下降很多。

  今年我组织的一个量化历史讲习班,有一个教授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工业革命发生在欧洲而不是发生在中国和其他的国家?他是从欧洲社会人口增长和产业结构带来的影响来看的。他的理论是什么?当所有的女的、男的都是从事于农耕社会的时候,生育年龄很早可以开始,平均每两年生一个孩子,一个女士一辈子可以生很多小孩。很多女性从农耕种粮食,过渡到畜牧业,去农场养更多的羊,当时那些农场有一个要求,第一我们想要雇佣更多女士,第二女士来可以,我给你更高的收入,我可以付更多工资,但是有一个条件,你26岁以前不能结婚,要结婚的话就不雇佣你。

  那种职业的变化导致了生育率被强行往后推了很多年,26岁以后才开始结婚成家,这样导致欧洲人口减少,欧洲人有动力去寻找节省劳动力的生产技术,为工业化兴起产生了一个推动力。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