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女孩用滴滴优惠券坐宝马的经济学

  一边是科技降低交易费用,一边是某些官员抬高交易费用,试问,用滴滴优惠券坐宝马的女孩,跟你们有什么仇什么冤?接下来,车辆载客运营的交易费用是减是增,就看各方如何博弈了。

  作者:凌书岩

  媒体报道,沈阳、南京、上海等多地叫停专车业务。打击专车业务是个很深的经济学问题,牵涉到很多经济学理论。本文简单介绍两个理论。

  第一是交易费用理论。

  以前政府打击黑车为什么有效?原因就在于政府有效地增加了黑车的交易费用。

  所谓交易费用,就是价格之外人们付出的费用。或者说,交易一方付出了,却不被交易双方所得的费用。比如,某村庄的人去镇上交易,只要走10里路,但某天路边突然有老虎出没,大家都要绕另一条路走,多走5里路。村民付出5里路的成本,既没有为村民所得,也没有为他们的交易对象所得。当然,没有老虎,某个官员在路口设个卡收费,迫使村民绕道,效果是一样的。

  在出租车牌照制度下,无运营牌照的车如果想运营,面临哪些交易费用呢?首先,不能使用运营标志,乘客无法分辨你是否运营车辆。在北京的一些地铁站,有些妇女替黑车司机叫客,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些车在前面挂个小红灯,但这样做容易遭到打击。

  其次,不能做营销,建立公司和品牌。不能做营销就无法让自己为更广大的乘客所知,不能建立公司和品牌就无法保证质量、安全,更不能让乘客产生信任。

  高额的交易费用把大部分意图参与运营的无牌照车挡在门外。同时,乘坐无牌照车的乘客,也多付出了车费,因为需要对无牌照车冒风险进行补偿。

  叫车软件的出现恰好消解了这些交易费用。无牌照车不需要挂上运营标志,也能为乘客所知。叫车软件的品牌提高了服务的质量,增加了乘客的信任。有次我上了一辆专车,正好口渴,人家车里就给乘客备着好几瓶水呢。

  政府要继续保持无牌照车的交易费用,可能还是会从叫车软件入手。因为正是叫车软件大幅降低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易费用,使得牌照管制效果下降。

  第二理论是管制俘获理论。

  管制俘获理论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乔治?施蒂格勒提出的,该理论认为:政府管制是为满足产业对管制的需要而产生的,而管制机构最终会被产业所控制。或者说,被管制者会变得支持管制。

  以出租车业为例,出租车司机本来是被管制者,但是当他们获得牌照之后,他们就会利用管制阻止竞争者。因为,他们为获得牌照投入了成本,如果新的竞争者加入,可能会导致他们无法收回成本。对已经获得牌照的人来说,他们不仅不欢迎放开牌照,还希望牌照发得越少越好。所以,这些年大城市的出租车牌照一直发放太少。1月4日,沈阳出租车司机罢运,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对“滴滴”专车、“快的”专车的兴起表达不满。政府考虑维稳,就容易接受他们的要求。

  接下来的时间里,叫车软件恐怕会被管制努力限制在不触动管制俘获行业的利益的范围内。

  一个姓梁的女孩这么写道:“以自己为例,没背景,有下限。生在过去,可能就嫁给村口的李二狗,学着种地,学着织布,在贫困线上挣扎,一年吃不了一回肉、多远都要地下走。可是县太爷的姨太太们就不一样了。可以绫罗绸缎、可以看角儿唱大戏,可以天天大鱼大肉、出门坐轿子。可是活在今朝,你穿高级定制,我可以身披美特斯邦威、脚踩鸿星尔克……还有,你出门开法拉利,我用张滴滴优惠券也能坐宝马。”还有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国贸女孩,冬夜在凛冽寒风中苦等一小时招不到一辆出租,叫了专车五分钟就到,司机开门,车里还有免费的矿泉水和纸,让她瞬间感觉到了温暖。

  交易费用的减少,使得穷人也可以享受富人享受的东西,这是在生活水平上拉低贫富差距,十分有利于社会稳定。这也有利于屌丝的爱情。能用滴滴优惠券坐宝马,似乎嫁给村口的李二狗也不是很坏的选择。

  一边是科技降低交易费用,一边是某些官员抬高交易费用,试问,用滴滴优惠券坐宝马的女孩,跟你们有什么仇什么冤?接下来,车辆载客运营的交易费用是减是增,就看各方如何博弈了。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