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GDP考核将伤害老百姓

  在政府的各项考核指标里,GDP指标就是最好的一项指标。取消这项指标,对老百姓不是好事,而是伤害。现在中央不是说反对官员懒政吗?真要取消了GDP考核,官员肯定懒于改革了。

  作者:凌书岩

  1月25日,上海市十四届人大三次会议开幕,上海市市长杨雄代表市政府作政府工作报告,只字未提GDP预期增长。有学者发现了这个秘密并大加赞扬。人们厌弃GDP考核已很多年。但,这种厌弃真的有道理吗?

  在一个聚会上,有人说:“政府为了增加GDP,今天修路,明天挖路,后天又修路,GDP就上去了。”这个论调,相信你也经常看到吧?而且估计你也相信这个说法吧?但它是错的。倒不是说政府不会这么干,而是说,就算政府这么干了,也不能有助于增加GDP。

  修路的资源如果没有被政府用于修路、挖路,就会被民营企业用于更适合市场需求的生产,从而产生更高的GDP。但这些资源用于修路、挖路,就没有机会去产生更高的GDP。也就是说,政府不断修路、挖路,是压低了GDP,而不是拉高了GDP。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在地方竞争的环境下,一些地方不断修路、挖路,一些地方放开市场,给民营企业更大自由,最后谁的GDP更高?当然是后者。长三角、珠三角GDP高,难道是靠政府修路、挖路搞出来的?随着竞争,前者也会向后者靠拢。也就是说,谁改革,谁的GDP高。

  人们常常以为GDP考核是个畸形指标,但GDP考核尽管不完美,但它还是一个不错的考核。而且,GDP考核其实是一个综合考核指标,而并非仅仅看钱。

  比如,一个地方要GDP高,得人力资源丰富吧?如果某地对外地人处处歧视、设限,劳动力不来这儿,企业也就不来这儿投资,GDP就高不了。所以,GDP高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地方政府对待外来人口的态度。

  又比如,如果企业投资环境不好,政府天天吃拿卡要、侵犯企业产权,企业一定不会投资,这个地方的GDP就起不来。所以,GDP高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地方政府对待民营企业的态度。

  经济学家毛寿龙说:“我觉得是个人主观化的标准转变为政府绩效,所以它是一个比较好的市场评估。”“用GDP评估政府实际上是消费者评估政府的非常好的方 式,而且不是口头评估,是用你口袋里的钱来评估的。”

  不用GDP考核官员,还能有更好的指标吗?的确,考核官员的指标很多。比如,创建爱国卫生城市这个指标,你觉得如何?你希望官员们天天赶小贩、逼你刷新你家外墙吗?

  有人鼓吹民生指标。但假如真的采用民生指标,官员不顾成本、不顾环境讨好民生需求,最后也会赶跑企业,民生也是一场空。

  说来说去,在政府的各项考核指标里,GDP指标就是最好的一项指标。取消这项指标,对老百姓不是好事,而是伤害。现在中央不是说反对官员懒政吗?真要取消了GDP考核,官员肯定懒于改革了。

  当然,GDP考核有很多问题,比如以通胀、投资暂时拉动GDP。其实只要央行不搞通胀,地方并没有以通胀拉动GDP的能力与动机。这些问题的存在,说明在GDP考核上还有很大改进余地。给地方创造真实GDP的环境,比取消GDP考核要合理得多。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