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为何敢投诉国家工商总局司长

  2015年伊始,就出现了一场精彩的“民与官斗”的大戏,淘宝大战国家工商总局。一家公司公然向国家部委挑战,不能说史无前例,也是极为罕见。

  2015年伊始,就出现了一场精彩的“民与官斗”的大戏,淘宝大战国家工商总局。一家公司公然向国家部委挑战,不能说史无前例,也是极为罕见。让我们先还原一下事情的始末:

  1月23日周末国家工商总局在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抽检购物网站,淘宝网正品率37.25%

  周末过后,这一消息被媒体炒作放大。

  1月27日下午,淘宝官微发布长微博“一个80后淘宝运营小二的心声”,质疑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刘红亮“吹黑哨”。

  同日下午,工商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淘宝长微博,副司长杨洪丰称抽检委托第三方进行,不能过度解读,并称在打击假货方面,淘宝也做出了很多努力。

  1月28日上午,工商总局网监司发白皮书,披露了去年7月行政座谈指导会的情况,直指阿里巴巴存在五大问题。

  同日中午,淘宝官微删掉“一个80后淘宝运营小二的心声”长微博。

  同日下午,淘宝官微再度发布长微博,称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投诉网监司司长刘红亮

  原本1月28日下午马克君见到淘宝删掉“一个80后淘宝运营小二的心声”长微博后,以为马云会认怂了,淘宝会像以往屡见不鲜的部委棒打企业事件一样,选择低头认错,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底下做一些公关工作,表面上做一些官面文章,一起把事情糊弄过去,场面上过的去就行了。

  因为27日下午工商总局发布会传递的和解消息很明确。

  万万没想到淘宝会删掉一个抗议文,却放出一个大杀招,矛头直指国家工商总局网监司的刘红亮司长,点名投诉此局级干部,理由是程序失当和情绪执法。

  “情绪执法”这个词瞬间火了。因为我们多听说“钓鱼执法”,很少听到“情绪执法”一说。

  马克君查了一下,“情绪执法”的意思是在执法时“因情绪不佳做出情绪化的举动”。2006年曾有一南昌交警因家庭矛盾,情绪不佳,在路上5分钟内连开16张罚单,引起舆论哗然,这16张罚单被称为“情绪罚单”。

  后来就有义乌城管大队在2008年推出了“情绪不稳定,不得上街开展执法工作”的举措,被认为也是避免因“情绪执法”而侵害执法对象的利益。

  但是这个词语多用于城管和交警等基层执法人员身上,阿里巴巴今次把投诉对象用在了一个局级干部身上,恐怕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中国自古有“民不与官斗”之说,再富的人,也怕见官。部委棒打企业不是新闻,企业对抗部委才是新闻。2014年发改委打了那么多外企,没一家企业敢吭声。每年315过后各地工商局雷霆般查封企业,没有一家企业敢反抗。这次淘宝,乃至马云敢向国家工商总局的官员说不,实属罕见少见。

  其实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部委确实有在法庭上败诉的先例。2005年北京现代沃尔经贸有限责任公司诉财政部行政不作为案,财政部败诉;2006年北京亚奥起诉财政部一案就胜诉;2004年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起诉国家工商局商标局获胜。

  但是马克君的印象中并没有公开投诉部委局级干部成功的例子。

  淘宝的这份声明无疑是受到马云的首肯,所以马克君很好奇马云为何敢为天下先,投诉一位国家部委官员。马云又该如何举证“程序失当”和“情绪执法”?

  事实上,马云这种做法是在为自己和中国的民营企业争取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习大大治下的中国,是一个法治的社会。马云就算投诉失败,也想为自己找到一个说法,就算死也要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就像福建首富陈发树会愿意花1690万打官司,起诉国家烟草专卖局一样,不图胜诉,就图一个知情权。从这个角度说,我们应该支持更多民营企业勇敢站出来挑战政府,共同推进中国市场经济的法治建设。

  中国有700多万公务员,60多万县处级以上干部,5万厅局级干部,3000多省部级干部。不管结果如何,这位网监司的刘红亮局长,原本只是五万名厅局级干部中默默无闻的一员,很可能一辈子也就这样过去了,但因为炮轰淘宝,而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马云大战工商总局,不管结果如何,都会被载入现代中国的商业史。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