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长工资低会不会导致情绪执法?

  官员的“情绪”都是他们手里的权力惯出来的。希望更多的企业像淘宝一样,敢于把事情摆开来说,让大家知道,哪些地方需要赶快削减官员权力,以避免他们的“情绪”伤害老百姓的利益。

  作者:凌书岩

  淘宝和国家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刘红亮的争端越来越热闹。淘宝指责刘红亮“情绪执法”,我一直好奇依据是什么。今天网上曝出,刘红亮曾给淘宝下达每天交易额的1%的行政处罚指标。并且刘红亮还说了这样一番话:“我们这一排的所有同志加起来年薪顶不上对过各位月薪。这不是开玩笑啊,你们一个月的工资等于我们这些人年薪加在一起啊,那晓峰就更不用比啦,人比人气死人啊。”不知道这番话是不是淘宝指责刘红亮“情绪执法”的依据。

  有网友跟帖说:“刘司长的话像我在谍战片里看到的一样,话里有话啊,不过你阿里也找不出来毛病,毕竟这是人家的工作,工资比你少,但权力比你大。”

  的确,刘红亮司长的话无法挑出毛病。这番话也可以解读为“我工资虽然低,但我甘于清贫、公正执法”。所以,淘宝指责刘司长“情绪执法”,应该还有其他依据。不知道这轮争吵中,淘宝会不会亮出依据。有点期待啊。

  淘宝应该减少假冒商品,这是对消费者负责,消费者有权这么要求淘宝。但刘红亮下达指标的行为有点任性。执法要就事论事,而不应该指标性执法,这是基本的常识了吧。

  官员收入再怎么低,也比老百姓高出一大截。但是比起成功企业的高管,官员的名义收入还是低的。这种“工资比你少,权力比你大”的情况,也许不是刘司长“情绪执法”的原因,但肯定是很多官员“情绪执法”的原因之一。

  媒体报道贪官忏悔,很多贪官都说到,看到企业老板赚大钱,心理不平衡,说明“工资比你少,权力比你大”的确是会产生“情绪”的。当然,我们老百姓心理也不平衡,但我们能做的,要么是自己也去创业、赚高薪,要么就安于清贫。但官员不同。他们心理不平衡,还可以执法。

  官员的做法有三种:第一,调整情绪,既不受贿,也不卡企业。

  第二,向企业收取贿赂,给企业通行证。其实人家企业投资是有风险的,行贿获得通行证,也可能亏损。但官员不会有亏损,旱涝保收,这就是经济学上所说的权力的“租”。这种做法还不是最恶劣的。官员虽然收了钱,但企业也能办事,等于企业花钱去抚平官员的情绪。

  最恶劣的是第三种做法:我权力比你大,但收入比你低,受贿我又怕出事坐牢,那我就卡住你,让你也干不成,我心理平衡一点,这就是典型的情绪执法。企业失去投资机会,消费者的利益也受到损失。这方面典型有刘铁男。地方为了项目通过请他吃饭,要省长级他才会给面子。当然,刘铁男也受贿,但同时也卡住了地方的很多投资机会。他是既享受租金,又享受权力的任性。

  能够调整心理不平衡的官员是少数。要解决第二、第三两种做法的问题,还是得从体制上入手。

  两个办法:第一,提高官员工资,“权力比你大,工资也比你高”,自然就没“情绪”。这个办法当然不好。那些对市场的干预,本来就是阻碍经济发展的,纳税人怎么反倒要付高工资请官员来干?

  第二,减少干预,削减权力。“工资没你高,权力也不大”,就算有“情绪”又能怎样?有“情绪”也无法伤害企业,“情绪”自然就小了。

  官员的“情绪”都是他们手里的权力惯出来的。希望更多的企业像淘宝一样,敢于把事情摆开来说,让大家知道,哪些地方需要赶快削减官员权力,以避免他们的“情绪”伤害老百姓的利益。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