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出手再度降息 拯救企业过难关

  央行降息不奇怪,不降息才奇怪。让企业暂时度过难关,活下去,恐怕是周小川这次出手的原因。

  作者:邓新华

  节前央行刚降准不久,节后马上就又降息了。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3月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5.3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5%,同时结合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2倍调整为1.3倍;其他各档次存贷款基准利率及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

  按照央行的思维套路,这也不算意外。1月份进出口双双下跌,西铁城等大批制造企业关闭,开发商坐困烂尾楼,农民工讨不回工资……主流经济学者、证券分析师们齐声指责央行放水不力,作为央行掌门人周小川,身背巨大压力,而央行又常跟着主流经济学者、证券分析师们制造的舆论走,所以,央行降息不奇怪,不降息才奇怪。

  为了让这些企业能够暂时度过难关,活下去,恐怕是周小川这次出手的原因。

  那么,市场反应会怎样呢?

  经济疲敝,央行宽松货币打兴奋剂,这算是凯恩斯主义的标准动作了。打宽松货币兴奋剂实际上是通过扭曲资源配置、浪费资本制造短期繁荣,但长期是有害的。但是凯恩斯主义者会说,长期的事情管不了,起码,短期它是有效的,那就够了。但其实,宽松货币的短期有效性也是不断递减的。用比喻的说法,就是市场的抗药性是不断增强的。按常理,降息降准对资本市场都是大大的利好,但是央行最近一次降准却反而令股市大跌,这就是市场抗药性增强的表现之一。在目前情况下,降个0.5%,最多施放7000亿的资金的效果微乎其微,无法再刺激高达百万亿之巨的市场。

  然而央行为何依然选择短期内再次降息,主要考量的恐怕还是企业用工问题,中小企业,特别是出口的沿海制造业,面对节节上升的用工成本,有报道说广东工资都赶上台湾了;面对难以承受的融资压力,广东P2P最大平台都出了问题;面对不景气的国际市场,这个春节恐怕很难过。捱过春节,节后很可能面临用工荒,企业无法开工的问题。由于企业都是贷款经营,无法开工会导致企业无法还债,由此会陷入恶性循环,很可能出现大批倒闭潮。金融机构预测认为,2月份投资增速继续下滑,工业增加值及消费增速小幅下降,企业的日子仍然不太好过。

  日本也曾经不断地用宽松货币刺激经济,但经济表现如何呢?“失去的10年”、“失去的20年”、“失去的30年”……就是对日本经济的较好描述。现在安倍印钞票的力度比谁都大,都搞出“安倍经济学”的名头了,但可想而知的,“失去的40年”将是对下一阶段日本经济的描述。

  原因在于,繁荣、衰退、萧条、恢复是宽松货币制造的一个比较完整的经济周期。只有经过萧条期的调整,才能开始新一轮的繁荣。但是连续的刺激等于是强行让经济不进入调整期,那么,经济也就不会再进入繁荣期。而刺激的效果也是递减的。因为每一次刺激,都削弱了经济的根基,那么,下一次刺激的“效果”必然就要差一点。

  2009年的4万亿刺激经济政策,是建国以来第一次大规模地实施凯恩斯主义。为什么说是建国以后第一次?因为,在北宋末年,王安石之后的“新党”(变法派)领袖蔡京,就已经实施过凯恩斯主义了。蔡京坚信,只有通货膨胀、刺激消费才能发展经济。他鼓励宋徽宗大肆消费,为了搞通货膨胀甚至敢于不顾宋徽宗的命令,可谓是一位勇敢的凯恩斯主义者。当然,他那时候还不知道凯恩斯主义这个词。一直到明末清初的王夫之,历史上很多人认为王安石、蔡京等人的瞎搞是北宋灭亡的原因,这和今天很多人的认知相反。今天很多人以为,没有坚持王安石变法才是北宋灭亡的原因。

  2009年的4万亿刺激经济为什么“效果”那么好,马上就阻止了经济的跌势?这是因为,此前改革开放30年持续高增长打下了雄厚底子。自2009年之后,中国经济一直没有经历调整期。这就使得2014年的连续刺激,引起的反应甚微。

  2014年,定向宽松几千亿、上万亿,都被称为“微刺激”,要知道,这样的数额要是放在2009年前,那就是绝对的“强刺激”。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市场的“抗药性”增长很快。

  2014年的“微刺激”,学者多解读为“平衡增长与改革”、“保增长以为改革赢得时间”,但,学者们可能低估了市场的“抗药性”。

  本次降息,市场反应会怎样呢?也许会有一定效果。各位注意观察吧。

  作者系人文经济学会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