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产权问题别玩文字游戏

  应该允许更多形式的土地产权安排。永久、完全的产权,有一定期限的部分产权,均应允许存在,以适应不同的市场需求。应该对土地所有权和房屋产权做清楚明确的立法规定,而不是停留在部门解释。产权问题事关重大,不能再玩文字游戏。

  邓新华

  不动产登记实行,很多人担心房屋产权是不是变成了使用权。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说:“新版不动产权证书上设置的‘使用期限’,不是房屋所有权期限。‘使用期限’是指土地使用权和海域使用权的期限。使用权有期限,所有权无期限,两权分离。”

  不怪老百姓担心。产权保护问题一直是中国没有解决的一个大问题。经济学家吴敬琏最近说,民营企业主没信心,没安全感是中国经济当前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止富人,老百姓也没安全感,所以,几个词语的变动就可以让老百姓惊出一身冷汗。可以说,谁能解决老百姓安全感的问题,谁就是了不起的伟人。

  现行的城市土地制度,是因为改革开放时学了香港。香港的房子,脚下的土地是写使用期限99年,但那是因为香港的殖民地特性。大陆之所以学香港,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传统的意识形态夸大了土地兼并的危害,土地只有使用权没有完整所有权,是为了保持土地公有的“政治正确”。由此形成的房子和土地两张皮的制度,延续到今天。

  在官方的解释里,老百姓对土地没有所有权,只有一定期限的使用权(最长70年),但对房子却有所有权。人们自然要疑惑,在土地使用权到期后,房子怎么处理?是不是使用权到期后,房子就随便政府处理?如果是这样,那也就说明老百姓并不真正拥有房子的所有权,而只拥有一定期限的使用权。

  政府当然要安抚老百姓。官方解释说土地使用权到期后自动续期。但还是有很多问题。自动续期后如何缴纳费用?土地使用期限到期后的房子,权利上是否还和未到期的房子一样?比如,拆迁补偿是否一样?

  由于这些问题的存在,使得人们不敢在房子的建设成本上投入太多。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多人攻击中国的房子,说只有30年寿命,这种攻击自然太夸张了。但,如果说房子的寿命只有70年,相信很多人不会介意。因为,既然70年土地就到期,你投资100年寿命的房子,其实是在冒险。你不知道到时候政策怎么样。既然土地是政府的,政府就有可能改政策,今天政府说的话,实在难以作为70年后的凭据。基于这种心理,中国的建筑寿命,恐怕很少是按照超过70年来规划的。

  俗话说,无恒产者无恒心。没有长久产权,就难有长久的建筑,人们也就难有恒久信心。改革开放30多年了,产权的重要性已为人们熟知。许多官员也深知产权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如此,土地制度再受30多年前的“政治正确”的束缚,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应该允许更多形式的土地产权安排。永久、完全的产权,有一定期限的部分产权,均应允许存在,以适应不同的市场需求。应该对土地所有权和房屋产权做清楚明确的立法规定,而不是停留在部门解释。产权问题事关重大,不能再玩文字游戏。

  通过一个一个解决产权问题,慢慢就能解决“安全感”问题。现在政府强调“获得感”。一时的“获得感”,没有长久的“安全感”重要。以前的改革解决了“获得感”的问题,现在应该花力气解决“安全感”的问题了。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