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折腾下一个“俄罗斯”?搞通胀才该坐牢

  土耳其的法律应该修改,把“支持增长与就业”这一央行职能删掉。应该规定,谁搞通胀,谁就去坐牢,如此,才可以不给政客留下操纵的空间,也就不会出现“不降息就坐牢”的咄咄怪事。

  凌书岩

  媒体报道,土耳其里拉大跌,仅进入2015年以来,里拉贬值幅度就接近10%。土耳其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俄罗斯:本币贬值,孤立无援。

  谁把土耳其害成这样?不是美帝阴谋,而是土耳其政客。

  在土耳其,检察官起诉土耳其央行行长Bacsi采取了“错误的”利率政策,对土耳其公民造成严重损失。假如罪名成立,那么Bacsi将面临最多2年监禁。中国的媒体多解读为“不降息就坐牢”。

  根据土耳其央行法律,央行的首要使命是物价稳定,但2014年土耳其的通胀曾高达8.31%。对土耳其成严重损失的恰是通胀,检察官若起诉的是央行行长制造通胀,才有道理。不过,这符合中国媒体和学者的主流认知:降息刺激疲软的经济是对的。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显然也持这一观点。他警告称如果央行不履行职责,他们将为此承担责任。“尽管政府多次要求央行降低主要利率,但目前他们并没有做出回应。” Bacsi倒是颇有风骨。他说:“土耳其央行将竭尽全力维持通胀可控。”若检察官起诉央行行长是为逼央行降息,土耳其的政客们就玩得太过火了。

  土耳其今年6月举行议会选举,土耳其总理逼央行降息,是为了短时间内让经济数据好看,以帮助执政党赢得选举。至于老百姓的损失,土耳其政客显然并不在乎。

  不过,政客可以不在乎老百姓利益,但不能不在乎老百姓的看法。估计土耳其如同中国一样,大部分老百姓不知道凯恩斯主义的危害,他们可能也同意,刺激经济避免经济下滑,有利于老百姓。没有这种民意基础,政客刺激经济只会丢失选票。

  土耳其法律如此规定央行的职责:央行的首要使命是物价稳定;其次,在与首要目标不冲突的情况下,央行也需要支持增长与就业。第三,央行要为政府提供经济建议,如果政府要求的话。同时也要求央行维持金融稳定。

  很明显,在政客瞎折腾的情况下,土耳其央行行长无论怎样都要“犯罪”。降息会刺激物价上涨;不降息,政客就会指责央行没有“支持增长与就业”。当然,究竟起诉央行行长什么罪名,政客可以操作。所以,土耳其央行行长也真是难当。

  相对来说,中国的央行的法定职责倒是比土耳其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三条规定:“货币政策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可见,央行的货币政策目标可以理解为保币值一条。因为这条规定把币值稳定和促进增长合二为一:促进增长也可以是目标之一,但应该通过“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来实现(以通胀刺激经济不符合这一条)。显然,不谈实际执行,只从法条来看,中国的央行法比土耳其合理得太多了。不过,“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还是给凯恩斯主义者的“抗通缩”留了法条上的漏洞。

  土耳其的法律应该修改,把“支持增长与就业”这一央行职能删掉。应该规定,谁搞通胀,谁就去坐牢,如此,才可以不给政客留下操纵的空间,也就不会出现“不降息就坐牢”的咄咄怪事。

  实际上,土耳其央行不瞎搞通胀,才有利于长远的增长与就业。但困境在于,很难让大众明白,短期刺激经济所得的“增长”与“就业”,是以未来的更大危机来换得的,其实得不偿失。除了经济学思维的缺失,这也体现了大众产权伦理的落后,他们没有树立这样的观念:政府以“增长”与“就业”的理由搞通胀,是侵犯产权,是必须予以反对的。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