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雾霾靠朝廷还是靠江湖?移民外太空吧!

  对于解决环保的方案,自由市场派的问题在太多前提假设,实操性不强。公共管理的问题是,既然政府要出手,就不能不说法治的局限。还有人说,等地球环境真的让人无法忍受的时候,人类早就一门外太空了,何必和地球过不去呢。

  郝豆

  前不久柴静雾霾事件引发了大家对环保的热烈讨论,人文经济学会发表了一篇文章叫《自由市场才是保护环境的最好选择》,顾名思义,文章的观点是就是自由市场那套呗,通过私有产权的确立,在自由市场的体制下,人们会自发的选择环保的行为。看到这里,学公共管理(没听说过这个专业的话,,可以理解为政府管理)的童鞋就跳了出来叫到,这逻辑分明有问题,公共物品的市场失灵他不讲,法治制度他不讲,光凭市场机制怎么会就能实现环保呢。

  我们来看下自由市场对环保是怎么个逻辑。

  举个例子,比如工业造成的土地污染(假设污染的是工厂所在的土地)。分析两种情况:第一种,土地是政府所有的,也就是产权不明晰,因为无法具体落到某个人身上。这种情况下,工厂是租用土地。如果有一部分工厂对污染进行处理,另一部分工厂不对污染进行处理,那么环保工厂就会被市场淘汰,因为他们会由于处理了污染而导致成本提高售价提升,没有了竞争力。所以,本来的环保工厂也会选择不处理污染,这样才能生存。那么这时候可能有人会问了,如果所有工厂都处理污染,那不就可以了?但是,工厂是逐利的,这种所有工厂都处理污染的情况不可能持久,因为一旦出现一个工厂不处理污染,他就会因为成本优势占领市场,别的工厂为了生存,就会紧跟着也开始不处理污染。也就是说,大家都处理的情况不可能存在。

  第二种情况,如果产权是私有的,是属于工厂的。企业依然要逐利,但是这个时候他就会考虑如果不处理污染,就会使他的土地变得不值钱。这时企业才会自发的去选择处理污染,因为这是为了保护他的利益。虽然仍然是从利己出发,但这时候企业的目光会变得更长远,反倒保护了环境。

  公管不服,来挑战了:

  首先,上面那套说法都忽视了公共物品的市场失灵。这是怎么个意思?简单讲就是市场没法儿合理的调配公共物品。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搭顺风车”,意思是你又享受服务,又不付费用,占便宜。还拿上面的例子举例,在第二种情况下,产权明晰,企业主有保护财产的动力。但是假设A企业处理了污染,结果效果是把B企业的一些污染也处理掉了。(土地虽然是固态的,但是其中的污染物质仍然可能流动到其他地方,处理污染也是这样,真正处理的范围可能是大于本想处理的范围的),这样B企业就不用处理或者处理的少了,那B的成本就低,相当于因为A处理了污染,所以B盈利了,A反倒亏了,没了竞争力。这种亏本生意,自然没有人去做喽。但处理污染又能为大家造福,是发展所需要的。也就是说就算明确了产权,破环环境的行为仍然存在,这是由于公共物品的外部性(就是副作用)决定的。既然如此,这种公共的事情,当然还是要由政府出面摆平啦。政府说,我有强制力,你污染我就能罚你,你看着办吧。

  而且,空气怎么私有化?水流怎么私有化?怎么产权明晰?理想可以很丰满,但如果不具有实操性,有个毛用啊。技术进步了也许能够突破一些瓶颈,但现在呢?

  这么一对比下来,两种说法似乎都很有道理,这其实就是一个究竟该市场管还是政府管的问题。

  自由市场派的问题,在太多前提假设,实操性不强。公共管理的问题是,既然政府要出手,就不能不说法治的局限。

  比如在柴静火爆了的雾霾篇中,就有这么一个片段:因为环保部执法不严,无法落实,导致企业即使有能力安装环保设施,也会不安,因为大家都不安,如果他安了的话,他的价格会上升,就会被市场淘汰掉。用柴静的话来说就是:执法不严就是在逼人犯法。在我们的工厂污染的案例中,也是这个道理。假如政府接管了这件事情,结果执法不严,也是起不到作用的,“精神正常”的企业主还是会选择污染,否则就是被市场淘汰。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我们也从第三方的角度来对市场和政府提提问题。

  针对公共物品的市场失灵,张五常先生的著名文章《高斯的灯塔》中提出的解决方案很有启发性。大概意思是,在产权私有化后,政府如果能授予产权所有者一种“专卖权”,会有奇效。咱们还说工厂污染的例子,如果企业B的污染,影响、传染到了企业A的土地,那么A就有权力向B收取污染费用。这样A接受了补偿,就可以拿收来的钱进行污染处理,或者做其他的事情。有了这层保障,企业主们该处理污染还是会处理,该向别人收费就收费,不需要政府运用行政手段掺和。张五常先生的许多文章里都有这种思想,而且在美国也有案例。

  此外,世界上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奥斯特罗姆提出了第三种解决方案,她在著作《公地悲剧的解决之道》中提出,这种公共物品的纠结,既不需要政府,也不必非私有化才能处理。一个小团体中,公民可以自发的形成组织,来监督维护这种公共物品,以实现所有人的长远利益最大化。这是一种公民间自发的合作协商,团体中有任何人违反了规则,就会受到相应惩罚。从而呢就也避免了这种囚徒困境。当然,这个方案也有局限性,需要满足一些前提条件才能运行下去,这里就不展开啦。

  最后,再补一刀,之前我们对消费者的假设是,理性的,同样的东西愿意用更少的成本来换取。但是如果有一天,消费者集体发生了观念转变,我们就是要使用环保产品、清洁产品,那么会发生什么?前面的是不是都变成了废话?企业会不会欺骗消费者,谎称环保?

  其实还有人说,你们这帮环保主义者都是闲的慌,等地球环境真的让人没法忍受了的时候,人类早就移民外太空了,何必非要和地球这个犄角旮旯过不去呢。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活着见到这一天哈,希望还是别了,因为。。我恐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