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仇和案看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官员

  中国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官员?其实邓小平早有答案:领导要是明白人。邓小平所指的明白人,就是明白市场经济的道理、明白权力的局限的人。

  凌书岩

  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调查。就在14日下午,仇和还参加了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云南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今天网络上就到处刷屏仇和被查了。法学者何兵说:“八年前,我们到昆明调研时,仇和植树,为人称道。昆明人说,过几年,我们这儿的猴子,不用着地,从一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上。不知道,这些树,如今咋样?”很多人在感慨,或秀先见之明。

  像仇和这个级别的官员被查,现在已经很难引起人们的关注了。仇和案之所以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是因为仇和本来就是个富有争议的人物。

  仇和成名于宿迁市委书记任上。他在宿迁力推公立医院私有化,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并引起医改方向的大争论。宿迁医改,北大李玲课题组和清华的一个课题组分别做了调查,但结论完全相反。北大课题组认为宿迁医改很失败,老百姓没得到好处;清华课题组则认为很成功,医疗供给增加、服务改善。

  仇和在宿迁时,还强令官员招商,还规定当地摆宴席的数量限制等,多种举措都引发争议。不过,当时招商是大势,别的地方也这样做,所以这也不算什么。医改才是最引起争议的地方。后来仇和升任副省长,大众的关注才淡下来。应该说,作为宿迁如此大胆的医改的推动者,仇和彼时的下场还不错。

  后来仇和到昆明任市委书记,又是高调要求辖下官员招商。可是,那个时候其他地方已经很少如此高调地招商了,或者说,招商已经成为常态化了,没必要高调强调了,在此情形下,仇和的高调再次引起全国关注。

  仇和在昆明大搞拆迁也广受关注。其实,这之前,很多地方早就大拆一番了,但是拆迁的各种问题被媒体关注之后,其他地方都已低调下来了,仇和的高调自然引人注目。

  可以说,仇和在宿迁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为敢为天下先;而在昆明引起关注,则是因为别人都低调干的是,他还高调干,是为天下后。

  有人赞扬仇和是改革派,是敢作为;但也有人指责仇和飞扬跋扈,有权任性。那么,仇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其实仇和既有改革的一面,也有有权任性的一面。

  仇和在什么方面违纪,还不清楚。但仇和案出来,有个问题可以讨论:中国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官员?

  其实邓小平早有答案:领导要是明白人。邓小平所指的明白人,就是明白市场经济的道理、明白权力的局限的人。这样的明白人很多。比如推动农村土地承包改革的万里。但也有很多改革派官员明白某些方面的市场规律,却不能明白权力的局限。就拿仇和而论,他在宿迁时,限制宴席数量,这就是权力的狂妄了。

  改革者本来应该推动政府退出对市场的干预、减少自身权力,但他们作为手握权力的人,也常受到权力的诱惑。就像《指环王》中的弗罗多,目的是摧毁魔戒,但他也要花很大的力气抗拒魔戒的诱惑。不受诱惑是很困难的,所以李克强总理才说改革是壮士断腕,很疼。官员中的明白人,就是那些在权力中不迷失的人。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