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机牛市”短期有巨震风险

  如果像这样几天之内上涨数百点,短短几周内把决策层预计的一年内的涨幅全部跑完,那是决策层所不能忍的。证监会上周五再发风险警示提醒投资者仍需要注意市场风险,可以认为决策层已经注意到了“投机牛市”。

  作者:马克

  3月23日,在连续多日上涨之后,沪指再度大涨创下七年新高,冲击3700点关口,两市成交量再度突破万亿。A股新开户数量又创新高,证券营业厅里再度人头攒动。许多人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收益,感叹杠杆加的不够。热热闹闹背后,这种疯狂上涨的股市往往是非常危险的。

  年前,马克君曾数次从杠杆角度分析股市的风险。我们并不知道现在有多少杠杆资金进入了股市,但我们需要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来看待本轮疯涨。

  首先,不得不承认现在中国人手中的钱确实很多,有钱人确实很多。回到七年前的2007年,中国的货币总量只有40万亿,而去年年底的数据是122万亿,整整翻了三倍。而去年个人在银行的存款就有44万亿,甚至比七年前中国个人和企业所有流通现金加上存款的总和还要多。现在北京一套房子就值几百万,身价数千万上亿的不计其数,如果你没这么多,只能说你穷。当年唐万新操控德隆系呼风唤雨的时候,也就是200亿的市值,不到500亿的吸收存款规模,而且还不是他自己的钱,而现在,百亿级的私募已经随处可见。

  相对的,整个A股市场上的股票数量却没有成倍的增加,股价和公司市值相对于2007年也没有太多变化,这就在客观上造成了供给和需求的不平衡。一个人,北京随便卖一套房子就有几百万资金杀入股市,十几块一股的股票,放在七年前可能手握一千股就感到沉重了,跌几百块钱就感到肉痛了,而到现在,根本不算一回事。一顿饭都不只这个价。

  有限的股票和相对无限的资金,就构成了股市长期上涨的宏观背景。

  但为什么说目前疯狂上涨的股市非常危险呢?

  在中国,什么事情都不能看平均,虽然有44万亿的个人存款,但不是平均分配在每个人账户里哦。有的人多,有的人少,而且大部分人很少,小部分人很多。北大去年发布过一份《中国民生发展报告》,称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如今在股市上呼风唤雨的多半是这群人,几百万身家的散户只是小虾米。

  为何会出现这种财富严重分配不均的现象,得从中国特色的“资金空转”中找到答案。中国的货币增速远远超过GDP增速是不争的事实,但是钱发了这么多,利率却非常高,企业借钱非常困难。钱去哪了?当然去向有几条,且说一条,地方借债。地方从银行短期借债,短债长用,借新偿旧,造成了银行为地方不停输血,形成了“空转”。那么地方借来到钱最终流到了哪里?地方债其实多用于公共建设,比如修路、修桥、城市建设等等,最后其实都流到了哪里?个人老板的手里,当日还有地方官员的腰包。

  马克君亲闻的例子,有一个老板承建地方的某污水处理厂,一个亿能做成的项目,他从地方拿到了三个亿。这里面猫腻有多少,可想而知。而地方债有多少?据统计数字是二十万亿左右。个人老板和地方官从中发了多少财,可想而知。所谓的“空转”,其实是资金不断的从银行创造出来,流向个人的过程。

  少数人借此坐拥了巨额的财富,构成了44万亿个人储蓄的坚实基础。这是中国现在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是北大报告里提到的“财产不平等程度明显高于收入不平等”的原因。

  这些人,因其财富来源于政策投机,所以只想赚快钱和对政策极度敏感。他们不在乎你企业成长性如何,不在乎你企业能有多少盈利,而只在乎政策会怎样变化。他们从来不是把股票当成投资来做,而只是当成投机赚钱的工具。他们炒热了房地产市场,现在他们又在转战股市。

  这样的投机资金,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造成股市的大涨大跌。如果像这样几天之内上涨数百点,短短几周内把决策层预计的一年内的涨幅全部跑完,那是决策层所不能忍的。证监会上周五再发风险警示提醒投资者仍需要注意市场风险,可以认为决策层已经注意到了“投机牛市”。对散户来说,漠视警告的后果会很严重。毕竟,如果你不买,你不会赔钱。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