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买不了官员良心发现

  高薪养廉,反倒有可能养出一堆拿着高薪、按照自己偏好干预经济、破坏市场的官员。难道老百姓需要拿高税收去养这么一群人吗?

  作者:邓新华

  在博鳌论坛上,格力集团董事长董明珠激辩新加坡学者郑永年,说高薪养不了廉。“高薪养廉不一定能解决腐败问题。徐才厚贪污几个亿,那多少才是高薪呢,多少才够呢?”

  董明珠说的更符合经济学道理。决定一个职位的含金量的,是该职位的权力,而不是官员的薪水。为什么政府不给我等小民高薪呢?因为我等没权力,想贪也贪不到啊。而对于权力很大的政府职位来说,就算给了官员高薪,也不可能买得官员不贪。因为贪不贪不是个良心问题,而是个经济规律问题。

  当然,政府可以在高薪上做一些设计。比如,仿照香港,提高官员的退休金,如果官员没有贪腐,就可以拿到较高的退休金,这样,官员如果贪腐的话,就会增加失去合法所得的风险。这种方式可以减少明面上的腐败,但不能减少真实腐败。

  什么是真实腐败?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在博鳌论坛上说:“现在民营企业减轻了好多负担,少陪人吃饭,少陪人洗澡,少收人家红包了,但是也带来一个问题,不干活了,特别是南京的书记都没了。我也不腐败了,原来承诺的一些政策不干了,不能再做了……现在民营企业等不起啊,熬不过去,所以这是一个艰难的过渡期。这个艰难的过渡期的时间越短越好,否则成本越来越高。确实像总理讲的,不作为也是一种腐败,你不要以为它不作为就是清廉了,不作为同样是腐败。”

  民营企业为什么要行贿?保育钧说:“因为政府垄断的权力太多了,资源都在他的手里,也不公开,不透明,所以逼得民营企业不得不行贿,搞潜规则,就是逼良为娼,是欺负人家,人家为了争取一点地位不得已而已,这是主流。”如果政府垄断了资源,官员还不给民营企业放手,民营企业当然就难过。

  保育钧所说的不作为的腐败,只是真实腐败的一种。另一种是乱作为。官员有权力,他可以把资源批给甲,也可以批给乙,不能收钱,那干脆批给自己看着顺眼的人算了。比如反对吃狗肉的官员,就会把资源批给同样反对吃狗肉的老板。又比如,扶持自己喜欢的行业,如光伏之类。这些分配方式还不如权钱交易呢。

  高薪养廉,反倒有可能养出一堆拿着高薪、按照自己偏好干预经济、破坏市场的官员。难道老百姓需要拿高税收去养这么一群人吗?

  其实权钱交易未尝不是一个信号灯。哪个领域腐败重,就说明那个领域政府管得太多了,应该赶紧削减权力。如果不去削减权力,而是搞什么高薪养廉,并不能改变政府管得太多的现状,反倒有可能加剧政府管制。

  官员薪资其实应该和业绩挂钩。中央部委应该把权力下放给地方,让地方去决定如何发展,以及官员的收入水平。谁改革改得好,放权放得宽,市场活跃,本地经济发展得好,谁就多拿。不和贡献挂钩,无论是高薪养廉,还是严查腐败,都无法解决政府效率和公平的问题。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