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本轮牛市行情的两个“杀手锏”

   在刚刚结束的博鳌论坛上,关于资本市场的讨论很深刻,李剑阁提出现在有市场情绪在倒逼政府的注册制改革和人民币资本项下可自由兑换改革不能出台,我们理解,这两项改革出台后,这轮牛市将被终结。

  作者:马克

  刚刚过去的博鳌论坛上,就像去年李克强在同样地方抛出的“沪港通”计划,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规划自然是重头戏。此外,与一夜之间疲软的房地产市场相比,去年下半年启动的这波股市行情可谓气势如虹,从2000点直冲到3700点,于是在今年的博鳌论坛上,开发商没了声音,潘石屹沦为了段子手,反而证券行业的人士各个意气风发,所谓风水轮流转,莫过于此。

  在28号的资本市场论坛上,来自投资公司(胡祖六和沈南鹏)、投行(哈继铭)、前证券公司(李剑阁)、政府智库(王波明),以及学院(吴晓求)的证券大佬们集聚一堂,在中国证券市场元老刘纪鹏的主持下,对股市进行了发人深省的讨论。

  有意思的是,学院专家在唱空股市,人大的吴晓求说40万亿市值的股市每日1.2万亿的成交量太恐怖,他的意思是不希望股市把几年的行情几个月走完。

  投行专家从另一个角度支持吴晓求,高盛的哈继铭认为,支持三农的贷款才三千亿,而股市的融资余额居然有一万亿,如此庞大的规模,长期来说不可持续,就算政府不打压,也会一声惨叫往下跌。

  政府智库的专家在和稀泥,王波明顾左右而言它,就是不谈股价是不是高了。

  券商出身的李剑阁十分尖锐,直指有市场情绪在倒逼政府改革不能出台,就算行情会暴跌,政府也要出台注册制和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

  投资公司有了分化,胡祖六说靠刺激产生的行情不可持续,而沈南鹏则十分乐观,他说是流动性在助推股市上涨,尤其是新三板。

  来自台湾证交所的那位纯粹在忽悠,忽略。

  如何理解大佬们的观点,马克君认为,红杉资本的沈南鹏成功解释了本轮行情上涨的原因,李剑阁则指出了未来政策的后果。高盛一直唱衰中国经济,而学者唱空股市也不需要成本,因为唱空至少不会让人亏本。

  股市这波上涨的原因,就在于中国人的钱太多了,股票太少。过去十多年,政府数十亿万计的投资最后都流到了个人手上,44万亿的个人存款超过了2008年中国的全部货币总和。在房地产市场“嘭”的一声爆掉的情况下,在人民币资本项下不可兑换,手中储蓄不能自由投资国外的情况下,有钱人只好在国内寻求投资方向。于是总共2700只股票,在数以万亿计资金的冲击下,根本是不堪一击,导致创业板现在的平均市盈率高达85倍,甚至超过了当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纳斯达克的70倍市盈率,相当恐怖。

  不光是二级市场,一级市场也在承受同样的冲击,这点,相信身处风投第一线的沈南鹏同学深有体会。当然沈南鹏也是藏了私货,他卖力唱多新经济下的高速成长的公司,唱衰互联网+和O2O公司,这和他本人投资了这些“新经济公司”恐怕不无关系。把这些公司的股价吹上去了,他作为风投/PE也能以更高的收益退出。中国股市就是讲概念和讲故事的,概莫能外。

  在钱这么多的情况下,这轮牛市何时会结束,取决于李剑阁所说的两个“杀手锏”政策。第一,注册制的出台,如果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每个月都能上几百只新股,让资金有更多的选择,那么现在股价疯涨的局面也就能够终结。

  第二,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目前对外开放方面,服务和贸易可自由进出,但是资本不能自由流动,从而导致外国资本不能自由进出中国,中国人的储蓄不能自由投资海外。我们常说的人民币“堰塞湖”也是指的这个。122万亿的人民币总量,44万亿储蓄,硬是堵塞在国内出不去,既推高了房价,也推高了股价。一旦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那么中国人可以投资海外,等于是开闸放水,哗的一下水都会流往国外,国内的泡泡也可顺势消掉。至于国外资本到中国兴风作浪,这点不用太担心,因为老外没有中国人钱多。

  鉴于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是“十二五”规划中要实现的目标之一,而今年是十二五规划最后一年,因此,完成这项改革是政府的工作目标。李剑阁所强调的也正是这点。

  政府敢不敢推出结束本轮牛市的两个“杀手锏”?还是会像李剑阁所担心的那样,因为要呵护行情,而不敢下手,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