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不入亚投行,美国也不会被孤立

  美国自己都没“情怀”了,它主导的国际金融机构失去“情怀”,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失去“情怀”的美国,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它的盟友们对亚投行说“不”?它也不需要担心被孤立。在这个“没有永远的朋友 只有永远的利益”的时代,人家孤立你干什么?

  作者:邓新华

  亚投行确定首发阵容46国,美国、日本不加入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很多是美国的传统盟友,很多媒体解读为这些盟友叛逃,美国被孤立。

  这样的解读让中国的爱国主义者高兴。但,美国不加入亚投行或许是失策,这对美国的外交肯定有影响,但要说美国被孤立,则未必。如美国的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肯尼迪(Scott Kennedy)所说,绝大多数国家没有把加入亚投行看成是一个“必须在中美两国各自主导的体系之间选边站”的事情,而是同时加入两种机构。总之,就是两边的钱都赚,和气生财,谈不上孤立美国。

  就算心有不愿,美国政府肯定不好意思阻碍盟友赚钱,当然更不会因为盟友与中国合作而跟盟友翻脸。其实美国自己就应该加入亚投行,以获取利益。在这个时代,在国际交往中死要面子是行不通的,谈利益更实际。

  这个时代的国际金融机构和几十年前比,早就面目全非。

  两个最大的国际金融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都成立于1940年代末,前者的宗旨是促进国际货币合作,后者的宗旨是扶贫,可以说,是很有“情怀”的国际金融机构。亚洲开发银行成立于1966年,是日本人改革开放富起来后,也跟着美国玩扶贫的“情怀”以获取国际话语权的产物。

  “情怀”是好的,但结果如何呢?

  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说,早年它帮助陷入金融困境的国家,都会要求受助国在金融上更谨慎和扩大市场化。那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掌控者明白,靠填钱是救不了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但是近些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早就忘了它的促进金融市场化的传统,到处跟着各国政府喊“刺激经济”、“宽松货币”。全世界金融危机范围这么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几个钱去刺激经济?于是,它的地位衰落,也是自然之事。

  其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转变,和美国自身的转变也有关系。在里根时代,美国政府是有鲜明的意识形态的,那就是推动市场化。但里根之后,美国总统是一蟹不如一蟹。比如奥巴马,空喊“变革”,但往什么方向变革呢?奥巴马自己也没谱。而实践上,他做了很多反市场的事。

  美国自己都没“情怀”了,它主导的国际金融机构失去“情怀”,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亚投行则比较明确:帮你建基础设施,你要不要?失去“情怀”的美国,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它的亚洲盟友们说“不”?至于欧洲盟友,要加入亚投行才有机会,美国自然也说不出阻止的话。它也只有求个“不被孤立”了,而这,其实是它不需要担心的。在这个“没有永远的朋友 只有永远的利益”的时代,人家孤立你干什么?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