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舒立不要指望富豪消费救国

  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增加储蓄都有利于提高生产效率,帮助缓解未来的养老困难。所以,富豪们不断努力让个人财富保值增值是大好事。在老龄化的中国“提振消费”,那是在提高未来的老人自杀率。胡舒立希望富人消费救国,那只会走向她的愿望的反面。

  作者:邓新华

  近日,胡润百富与中国民生银行联合发布《2014-2015中国超高净值人群需求调研报告》,报告预测,中国超高净值人群约1.7万人,这些富豪多隐身在二、三线城市。并且,他们还在不断努力让个人财富保值增值、让个人或者家族的企业发展壮大。

  3月底,财新传媒在中山大学举办了第四届岭南论坛。胡舒立在演讲中说,“消费是经济增长的引擎”,“和消费相对的是中国的储蓄率,在2007年就达到50%,在亚洲国家也是偏高的。” “不能一提消费就想房子和车子,消费是一串葡萄,应该从上面提。这个看法可能有争议,鼓励高消费群体,释放他的潜力。”

  胡舒立是很优秀的媒体人,市场经济意识很强,但连这位优秀的媒体人都接受了以“提振消费”来促进经济发展的谬论,可见这一谬论影响有多大。

  消费只是经济发展的目的,经济发展了,人们的消费自然会提高。现在这个目的经常被当成手段来用,“用消费拉动经济”的说法随处可见,这是完全颠倒了因果。

  所谓的“生产过剩”,其实是生产错误。

  举个例子,张三是铁匠,爱吃梨,李四是裁缝,爱吃桃,王五是果农,却没有种梨和桃,而是种了葡萄和李子,那么王五就表现为“生产过剩”,其实是生产错误。问题还不仅如此。由于王五没钱去换铁器、衣服,铁匠张三、裁缝李四也表现为“生产过剩”。

  面对这种所谓的“生产过剩”,正确的做法是,张三、李四继续储蓄,等待王五调整生产。张三、李四还可以把储蓄借给王五,以帮助他调整,他们自己还能收到利息。等王五调整过来了,三人的生产都会高效率。

  但凯恩斯主义者以为“生产过剩”是他们三个不肯消费造成的。他们想办法去刺激张三、李四吃自己不爱吃的水果。比如,他们大量印钞票,如果张三李四不赶紧买葡萄和李子,钞票就会贬值。但如此一来,王五就一直种着错误的水果了。“过剩”并没有被消除,而是隐藏在张三李四吃并不爱吃的水果中(这是一种低效率的状态)。印钞票也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当印钞票停下来,过剩就会继续出现,并且更严重,为什么?因为张三、李四的储蓄被消耗掉了,没有储蓄借给王五来帮助王五调整生产啊。

  凯恩斯主义对储蓄的敌视态度影响了太多人,很多人以为,如果人们提高消费比例,就能帮助企业赚钱,刺激经济发展。他们不懂,储蓄才是帮助企业赚钱、刺激经济发展的。

  张三储蓄可以帮助王五,同理,王五的储蓄也可以帮助张三。王五借钱给张三购进更先进的机器,生产铁器的成本更低,张三的利润是不是更高?王五得到利息,消费能力也更强。

  越储蓄,人们的消费越多。改革开放以来,储蓄在增长,消费也在增长。为什么?因为储蓄帮助人们以互相以更低成本交换、消费。

  中国还有个特殊的情况,那就是计划生育造成老龄化。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增加储蓄都有利于提高生产效率,帮助缓解未来的养老困难。所以,富豪们不断努力让个人财富保值增值是大好事。在老龄化的中国“提振消费”,那是在提高未来的老人自杀率。胡舒立希望富人消费救国,那只会走向她的愿望的反面。

  中国应该做的是减税、停止通胀(不要受凯恩斯主义误导去“抗通缩”)、减少管制,老百姓才能既提高储蓄比例,又能以收入更少的比例享受到更多消费,暮年也会好过很多。

  当然,胡舒立主张解除富人的消费束缚,是对的。但解除消费束缚和提高富人的消费比例是两回事。因为解除富人的消费束缚,企业才能生产对的东西。如果企业不能生产对的东西,就不利于提高储蓄率。胡舒立把解除消费束缚和“提振消费”混为一谈,也是受凯恩斯主义误导,误解了经济规律。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