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环保法管不出安全的PX项目

  PX项目看起来是个安全问题,其实是个产权问题和补偿问题。如果土地是私有的,项目投资方能够和周边土地的主人谈定交易,主人获得补偿,搬迁他处,安全问题完全是投资者自己的问题,也就不劳旁观者反对了。

  作者:邓新华

  4月6日,漳州古雷半岛PX项目联合装置区发生爆炸,目前还没有发现人死亡。网上有人说,环保主义者又得了一分,意思是当初环保主义者反对PX项目实属高瞻远瞩。但记者王志安说:“请不要因为PX项目出事就一股脑地反对PX,正如不要在温州动车事故时,不分青红皂白反对高铁一样。对于正在发展的中国来讲,没有PX项目不成,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 既然市场需要PX项目,而人们又对PX项目的安全性有担心,正确的做法还是应该市场来解决这个问题。

  某杂志说:“中国PX产业的惟一出路,是保证决策合理和信息透明,才有可能重新赢回公众的信任。”这话听起来貌似有几分道理,代表的是一些中庸派;我不反对PX,但请保证安全。此次爆炸事件,还有人说“请用长牙的新环保法管住不断爆炸的PX项目”。

  但学者傅蔚冈说:“我倒是觉得出路是土地私有和迁移自由,而非什么信息公开程序公正之类的。”很多公共事件中,很多人的反应就是“决策合理”、“信息透明”之类的,傅蔚冈的观点很少见。

  傅蔚冈说的才是正理。PX项目看起来是个安全问题,其实是个产权问题和补偿问题。如果土地是私有的,项目投资方能够和周边土地的主人谈定交易,主人获得补偿,搬迁他处,安全问题完全是投资者自己的问题,也就不劳旁观者反对了。

  著名经济学家科斯在他的名作《社会成本问题》中举了一个例子:糖果厂有噪音,对邻居有损害,但糖果厂也造福了消费者。关闭糖果厂固然减少了对邻居的损害,但也减少了消费者福利。正确的做法是确定产权,由糖果厂买下邻居的房子,继续造福消费者,或者由邻居买下糖果厂,停止噪音。只要产权确定,人们会通过交易实现最有效率的资源配置。

  PX项目最大的问题就是投资者不能和土地周边主人谈交易,因为土地是国有的。投资者只能跟政府谈,而政府和老百姓谈的时候,又觉得土地是政府的,不愿补偿太高(补偿高工作上也有难度),甚至不补偿,老百姓自然容易反对。而且,这种非市场的方式实现的并非最佳配置。如果由投资者跟土地个人所有者谈,能谈拢的就建,不能谈拢的就另外换个地方去谈,才能实现最佳配置。市场可以同时兼顾安全和效率的问题。或者说,安全问题本来就是市场要解决的效率问题之一。如果政府愿意把市场的事情交给市场,政府自身也避免了很多问题发生。

  那些呼吁“决策合理”、“信息透明”、“请用长牙的新环保法管住PX项目”之类的专家,这些人并没有理解市场的意义。他们设定这些问题还是应该由政府来管,但要管好。但其实,“决策合理”、“信息透明”并不解决交易问题,靠大众投票投不出最佳资源配置。他们可以管死PX安全问题,但管不出消费者的福利。

  王志安说:“漳州PX项目所在地的古雷半岛我去过,那里是建设大石化得天独厚的场所,狭长的半岛有45平方公里,按照计划,半岛上3万5千居民将全部搬迁,除了PX项目以外,还将建设一系列石化企业。”漳州PX项目,应该关注的是补偿问题,以及居民是否全部搬迁完、没搬迁完的居民受到何种影响等问题。像环保主义者那样盲目反对PX并不有利于老百姓。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