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告诉你一座1500米的山头有多赚钱

  五一假期又至,与往年一样,各地景区又要爆棚,人满为患。东岳泰山一年500多万游客,年收入几十亿,为当地政府带来了巨大利益。随着人口越来越向北上广等大城市集中,产生了不断增长的旅游需求与日益稀缺的旅游资源的矛盾,地方政府也因垄断旅游资源成为了旅游消费最大受益者。

  作者:马克

  五一临近,可以预期风景名胜又要爆棚,上周末马克君去爬了东岳泰山,深为壮观的人潮所震撼,同时发现这座海拔1500米的山头成了当地政府的印钞机。

  从北京坐高铁前往泰山的时间和城内上下班差不多,也就两小时路程,很方便。然而,以险峻著称的泰山十八盘成了十八挤,“拔地五千丈,冲霄十八盘”的豪壮意境只能存在于想象中了。好不容易爬到南天门,却发现人头攒动,有北京早高峰地铁的气势。风景没见多少,人头倒见不少。

  人多不怕,关键是贵,一趟下来人均消费得好几百。据随团导游估计,泰山每年能有20多亿的收入。单门票就能卖出500多万张,旺季每张127元,淡季每张120,算下来就有6亿收入;索道上下各100元,每小时最大客运量2000人,只要不刮风下雨停运,基本都在满负荷运营,因为都在排队。从山脚到中天门的巴士,单程30元,再加上食宿和纪念品消费,统统加起来,按导游说法不下于20亿收入。

  上网查了下,发现泰山上的客运、索道、大型宾馆,还有大型旅行社等都属于泰山旅游集团,归泰山景区管理委员会管理,也就说收入归政府,所以泰山名副其实成了当地政府的印钞机。

  泰山是旅游资源被国家所垄断现实下的一个缩影。中国的山岳名胜名义上是公地,产权和经营权为政府所有,但是在企业化运营下变成了以逐利为目的,比如普陀山旅游集团,峨眉山旅游股份公司,有不少集团正雄心勃勃的筹划上市。

  对比官方数据,马克君发现导游还是估算不足,官网显示,今年一季度,泰山区接待221.5万人,收入13.3亿元,同比增长近三成,看到游客和收入都在爆发式增长。

  产权和定价问题撇在一边,名山大川成印钞机的背后,是旅游消费为何会一下子火起来,风景名胜区为何会人满为患?

  表面上看是交通的便利。官方数据,泰山假日散客自驾游占60%以上,导游也是同样感受。随着高速公路的日益发达,跨省出行更加便捷,泰山脚下的停车场上,随处可见冀牌、津牌和京牌的私家车。其次,高铁在泰安设站以后,京沪大城市去泰山太方便了。北京到泰安只需2个小时,上海到泰安只需3小时,遥想当年,可要六七小时的颠簸,一天时间在路上。所以泰山之巅,会发现很多江浙一带的口音。

  马克君认为,景区赚大钱的深层原因是城镇化率提高,人口越发向东部大城市集中,产生更多旅游需求的缘故。十年来中国城镇化率提高了10%,数亿农村人口变成了城市人口。农民是不会经常出来旅游的,但是农民变成市民以后,就有了更多文化旅游的需求。当资本投入城市,相关产业的从业人员发财致富,相当一部分人有车有房以后,他们愿意花更多的金钱在旅游、文化、体育方面。所以李克强特别提到促进旅游消费,当然钱都给政府赚了。

  只是,看起来诗情画意的自驾登泰山,背后拥堵和拥挤的不堪。辛辛苦苦在北京城里挤了一个星期,周末在高速上堵了半天,到了泰安一个地级市居然还要堵,然后顶着100多的PM2.5,在人群中挤上泰山之巅,竟发现无处落脚,在天街吃个饭要排半天。两千年前汉武帝祭天的玉皇顶热闹如同京城过年庙会。从北京挤到南天门,想找一个安宁的地方都不可得,这就是现代人的典型生活。

  造城运动也是计划经济。以GDP的名义,十数年来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是中国计划经济持续时间最长,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个案例,这场运动成功把数亿农民变成了市民,却造成了环境恶化、城市拥堵,百姓疲惫的后果。计划经济的所有弊端在造城运动里显露无遗。政府知道平整土地,会搞七通一平,能用钢筋水泥垒起一堆一堆钢铁森林,却无力规划大众的需求,翻倍的人口数量下,交通拥堵、房价高涨、医院挂号难、孩子上学难、丧葬入穴难、雾霾困扰等病症在北上广地区日益显现,旅游只是其中的一个小问题。数以成百上千万的家庭周末要出游,所以会挤爆周遍地区的旅游景点。

  不过回过头来,个人如能包个千米山头,靠山吃山,开发一些旅游资源,应该也满滋润的。只是政府能否放弃对旅游资源的垄断,让民资进来分一杯羹呢?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