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是政府的意外安慰

  很明显,货币上的每一次宽松,都是冲着实体经济去的。因为很多学者说,实体经济融资难。但最后实体经济没起来,股市起来了。但起码,股市是起来了,也是政府的一个安慰。

  作者:凌书岩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5月18日报道称,中国股市上涨的收益可以给经济带来连锁反应,帮助政府整顿债务缠身的国有企业。报道说:“北京最大的愿望之一是,股市的繁荣可以帮助企业应对资产负债表上的大量债务。” 类似的论调在国内的舆论中也很常见。

  这种论调说的都是政府有意抬高股市,以解决某个问题。比如,马克君就认为政府托市是为了国企混改卖个好价钱。还有人说政府托牛市是为了通过股市拉动实体经济。近期在上海,有人向经济学家许小年提问,说某官员称,政府用牛市为改革争取时间。财经作家吴晓波撰文《市场真的疯了》,其中也说到当前牛市是一种“预期管理”。

  这些观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把当前牛市说成政府规划的结果。但这真的是政府规划的结果吗?还是这些解释者陷入了“打完枪再画靶子”的误区?

  许小年对那个问题的回答是:“靠A股争取改革的时间?不知道是谁编造的,编造得连谱都没有。A股股票打这么高,大家算一下有多少钱?每天交易量一万亿,我有这么多钱把股票打到4000点,我何不把一万亿直接发企业?IPO发了多少?增发增了多少?这一轮股市高潮,企业从市场上融了多少资?我每天一万亿的交易量,结果这个企业融资只融这些,我绕这么大一圈干什么?我有钱就直接发了。”

  A股交易量频创记录,但企业融资也就几百个亿,说政府用股市为企业融资,或者为混改服务,那这个方式也太怪异了。至于用牛市拉起经济,现实情况则是,实体经济下滑还没看到停下的趋势。当然,你也可以说那是实体经济不争气,不代表政府不想通过股市来拉动实体经济。

  但是要问一个问题:政府总是有很多经济问题要解决,为什么恰恰是现在,政府要通过牛市来解决那些问题呢?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说:“到现在的股指大涨、景气明显下滑的格局,过去只发生过一次,那次是在2000年。当时是经济比较差,但股指明显涨的。当时发生的和现在比较类似,朱镕基总理强烈要求退出来。”

  实体经济下行、股市上行并不是好事。因为那意味着明显的资产泡沫,除非经济中有许多未来的乐观因素。另外,股市新增融资之少也可以否定牛市拉动实体经济的说法。

  更有可能的是,政府本意是拉动实体经济,但没想到起来的是股市。

  去年,货币政策上,先是“微刺激”,给“稳健货币”开了一个小口子,看起来问题不大。接着,是“定向宽松”,口子开大了一点。到了年底,这些词也用不上了,直接就降准、降息了。现在,很多学者在说,4月份经济数据不好,要大胆宽松。已经有不少学者在预测下个月或者月底又会有一次降准或者降息了。

  很明显,货币上的每一次宽松,都是冲着实体经济去的。因为很多学者说,实体经济融资难。但最后实体经济没起来,股市起来了,这其实是凯恩斯主义的常见现象,只是出乎不了解凯恩斯主义的弊端的人的意料罢了。

  但是政府对牛市应该是不抗拒的。虽然实体经济没起来,起码,股市是起来了,也是一个安慰。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