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还是放:滴滴快车让政府陷入两难境地

 移动互联网进入中国人的生活以来,从来没有哪一款App,哪一个服务能像滴滴快车专车那样让政府陷入如此两难的境地。若是任由其发展,将毁灭传统出租车行业,若是禁止,则难以解决城市百姓的出行困难。

  作者:马克

  移动互联网进入中国人的生活以来,从来没有哪一款App,哪一个服务能像滴滴快车专车那样让政府陷入如此两难的境地,当初的P2P不曾引发如此轰动的场面。

  继多次被约谈后,近日,有关部门又约谈滴滴,称滴滴快车和专车服务违法,因为是个人提供私家车,并提供驾驶服务,这是法律所不允许。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违法,那为何不直接动用公检法力量来查处,像对待Uber那样直接查抄,或者让工信部出面,强行要求安卓和苹果平台下架APP,而要屡次约谈呢?这说明政府在犹豫不决,在禁止还是放行上,左右为难。

  政府为何会有这种态度,得从滴滴打车这款软件说起(最早进入在线租车行业的并不是滴滴,不过暂且以滴滴代表其他)。滴滴打车当初凭借在线租车服务杀入出租车市场,为广大出租车司机提供了在线接单服务,出租车公司和司机都很高兴的接纳了,因为减少了出租车的空驶时间,增加了司机和公司的收入。政府也很高兴,稍微缓解了打车难。

  但没想在线预约出租车只是滴滴的特洛伊木马,好景不长,短短几个月内,滴滴凭借这项业务先是衍生出了高端租车市场,专车业务,再是衍生出了类似于Uber的快车业务,用低价彻底占领了正规出租车市场。

  如果说专车业务因为价格高于普通出租车,还让正规出租车可以忍受外,完全是个人司机用私家车低价接单的快车业务无异于在出租车行业引爆一颗原子弹,因为这将彻底毁灭现有的出租车行业。

  传统出租车公司和司机一开始以为滴滴是一个美好事物,结果发现是一头饿狼,如何能不咬牙切齿,悔之莫及。传统出租车行业开始在电召系统上搭建自己的打车平台,但是不可能撼动滴滴的地位,因为人才总是涌向新的潮流,你能想象柳传志女儿柳青这样的骄女会抛弃滴滴投入传统出租车平台的怀抱么?

  如果任由滴滴快车业务发展下去,将不会有司机还愿意留在正规出租车行业。以北京为例,第一,北京出租车一公里2.5元,快车是一公里1.3,仅为前者的一半。如果不是商务出行,需要公司报销外,有谁会放着便宜的快车不坐,去做更贵的出租车呢?中关村趴活的出租车司机就说,快车业务推出以来,其生意锐减30%。(详见马克君前一篇文章:滴滴和Uber给百姓带来多少便捷

  第二,出租车不仅收费更贵,出租车司机每天还要交份子钱,一般是每天200,而快车司机不但不交分子钱,拉一单滴滴还给补贴。

  这两点导致出租车司机的收入远远少于快车司机。如果不是目前全国各地都在查出快车拉活,用没收牌照,高额罚金等方式威慑,现有的出租车司机都会把车退了,集体投入快车和专车怀抱。

  目前全国,不仅是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在观望,看政府怎么行动,是不是会放行滴滴快车和专车业务。一旦放行,全国大部分地区的出租车行业,包括北京,都会在一夜之间不复存在,几十年的出租车管理体制将在一夜之间瓦解。

  但为何说政府在这件事情上很矛盾呢?那是因为如果禁止快车和专车业务,后果会更加严重,因为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出行问题。以北京为例,人口从2000年的千余万增加到2015年的两千多万,城市面积从三环四环一直扩大到五环六环。在城市人口和建成区面积倍增的情况下,出租车数量却只有69000辆,十几年间没有增加过一辆。这么少的出租车如何能够满足百姓的出行需求?国贸女白领深夜下班打不到去通州的车是许多人心中永远的痛。耽误了出行,就耽误了商业,耽误了商业,就耽误了GDP。

  同时北京有500万辆私家车。在滴滴们出现之前,500万辆私家车很多都是闲置。移动互联网最大的优势就是把闲置的资源给盘活。快车和专车服务把百万辆私家车变成了潜在的出租车,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解决了北京百姓的出行难题,为北京贡献了大量的GDP。

  所以禁还是放,让有关部门十分的苦恼,所以才会出现“约谈”这种柔软的方式,这种姿态一方面是安抚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公司,另一方面也是给滴滴们留有余地。滴滴快的也不是省油的灯,背后分别是腾讯和百度。

  归根到底,还在于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比不上专车司机。如果能够减少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并把出租车的里程费降到和快车类似的水平,就能让现有的正规出租车司机既有活干,又能提高收入,如此就能留住司机,保住现有的出租车行业。

  当然代价是出租车公司的利益受到损失,但相较于全北京甚至全国百姓的出行来说,是可以接受的。

  正规出租车是有必要的一种城市存在,因为永远都有刚下飞机找不到北的国际友人,永远都有不会用智能手机的刚进城外地人和白发苍苍的老人,甚至于目前的年轻人,当我们垂垂老矣,老眼昏花,无法再辨识手机屏幕的时候,路上带着醒目标志、招手即停的出租车将是他们最后的保障。

  但正如十年前互联网颠覆了许多行业一样,移动互联网也会颠覆无数行业,出租车正首当其冲,它不会是其中最耀眼的一个,但会是争议最多和让政府犹豫最多的一个行业。

  在此新旧事物交替之际,如何处理好新旧利益集团的矛盾,让城市百姓享受到更廉价舒适的出行服务,就考验执政者的智慧了。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