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我必须支持专车

  专车们在市场的指导下,浩浩荡荡在马路上接待乘客。由于不用交“份子钱”,百姓可以用很低的价格,乘坐更好的车型,享受更好地服务。大家这一片其乐融融的场景,也结结实实打脸了“出租车牌照配额”这一不合理规定。

  作者:梁硕

  我很喜欢一个人旅行,有一次乘坐的飞机晚点,晚上9点才降落到厦门。出机场,看到排队打车的长龙时,我几乎崩溃了。人龙百转千回,大概有三两百人。出租车时不时过来一辆,当时天已经很晚,我一个小姑娘,排这个队,是一定会到半夜的。

  机智的我是肯定不会傻等的,我了解了一旁的大巴的情况,要凑一车人才出发,而且好像也不经过我订的酒店。所以我决定,在出租车驶出机场的轨道上拦车,一起拼车。

  我的意图很快被机场治安人员发现了,他呼叫了另外一位离我近的警察拦阻我。经历两次失败后我走到更远离机场出口的位置,躲在一团绿植后面,等下一辆出租车开近的时候突然冲出来拦阻(你说我容易吗)。我成功拦阻了一辆只坐了一位乘客的出租车,并飞快的将行李放进后备箱,跳上出租车(真的是跳),出租车迅速驶离“案发地”留下我肆虐的狂笑回荡在机场跑道上。

  这段经历一直为我津津乐道,大家听了也似乎只是觉得好笑。对于顺利搭上车的我,这自然是一出有个好结局的闹剧,但是对于那长龙中的女孩们,发生什么却未可知。

  后来用过一次专车软件,试过一次接机服务,当时舒服到要流眼泪了,有钱真好。(小屌丝我当然是因为有券,银行积分换的。)司机很提前一个小时到机场,即便航班提前也不需要等。下飞机就收到短信,说在车库,随时与他联系,马上就找到了司机,他热情地帮忙放行李。我不太懂车型,反正很高大上,车里还准备好了矿泉水。想起自己当初,为了打个车,柔弱小女生,秒变勇猛女超人真是不堪回首。

  昨天新闻说:“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今日到北京首都机场查处黑车,严禁私家车用于汽车租赁企业经营,并且禁止汽车租赁公司配备代驾司机。”这分明就是冲着易到和滴滴专车,我好伤心。这么多年,打车难的问题,好不容易被市场解决了,政府不鼓励,还出来添乱。

  善良的我很好奇,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儿,政府为什么要做?

  首先我思考的问题是,出租车为什么不好打?这个道理很简单,供应不足就是因为少啊,数量少了,价格还不变,那肯定就会供不应求。出租车就是这两点都占了。价格改变,我们自然不乐意,可那么多人打不到,为什么不能多一些出租车呢?原来想开出租,需要有出租车牌照,这个是数量有限的。据说现在配额已经卖到好几十万,所以这也是出租车要交很高的“份子钱”的原因。与之相对的,没有牌照的,就叫做黑车。

  善良的我,又不明白了,市场的需求有多少,你又不知道,交给市场来定呗,你中间插一手,要控制数量,你同意,才能开,中间揩把油。没有道理啊!

  现在市场利用巧妙的办法,避开了配额的问题(汽车租赁公司配备代驾司机),大家除了出租车,又有了“专车”这种选择。这解决了大家打车难的问题。

  专车们在市场的指导下,浩浩荡荡在马路上接待乘客。由于不用交“份子钱”,百姓可以用很低的价格,乘坐更好的车型,享受更好地服务。大家这一片其乐融融的场景,也结结实实打脸了“出租车牌照配额”这一不合理规定。

  政府点透了“专车”即“黑车”(没有牌照的出租车)的事实,也扯下了披在自己身上的遮羞布。黑车不黑,人心才黑。这世界上不合理的规则很多,我们也许不能一一争取,但是当众人的利益都因为极少数人(拿到牌照的,还有卖牌照的的)侵害,而且大家都已经明白自己的利益所在,管制者连一个稍微像样儿点的理由都拿不出来,就别硬撑了。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