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看门狗"到"哈巴狗":财经媒体集体沦陷

  阿里入股《第一财经日报》,一财创始人和总编辑秦朔离职了。中国的财经媒体,从曾经让企业敬畏的“看门狗”沦为了为企业鼓吹的“哈巴狗”,财经媒体人也逐渐沦为了社会的底层。面对庄家比十年前猖獗十倍的A股市场,再没人会站出来指出真相。

  作者:马克

  如果不是吴晓波周末这篇《最后一个“看门狗”也走了》,恐怕我是不会把“二十一世纪系”的覆灭、一财总编辑秦朔离职与去年年末以来股市的狂欢联想在一起。

  按理说,记者应当是社会的“无冕之王”,财经媒体应当是商界的“看门狗”,揭露商界的黑幕。在美国20世纪初的黑暗年代,正是记者用自己的笔杆子揭露了社会的丑恶与不公,推动了社会制度的进步。所以当如今人人都知道A股市场尤其是创业板充斥了内幕交易,坐庄操纵等黑暗现象,某只股票会神奇的收盘在250.00价位,赤裸裸的嘲笑指责人士,财经媒体却罕见的集体保持沉默,甚至在为牛市推波助澜。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

  本世纪初的一段时间,中国的财经媒体也曾经历了一段光辉岁月。中国的企业敬畏媒体,唯恐媒体曝光其负面,不惜重金投入巨额广告费以求封口。围绕媒体与企业衍生出了一个繁荣的公关行业,甚至出现了敲诈企业的丑陋现象。但总体而言,企业不惜代价与媒体搞好关系,背后隐含的潜台词是敬畏,对财经媒体这只商界“看门狗”的畏惧。

  但是,去年以来刮起的财经媒体反腐风让这种敬畏之心烟消云散。先是《新快报》陈永洲受贿事件,再是二十一世纪报系总编沈灏被带走,再是央视财经频道的巨震。一夜之间,财经媒体对资本家的制衡仿佛不复存在,资本家反过来开始控制媒体。腾讯入股每经、阿里入股21世纪,这次马云砸下十多亿入股《第一财经日报》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国内主流财经媒体俨然已经落入资本家手中。

  对于控制不了的自媒体,企业则选择诉诸法律。阿里把长期以来一直坚持批评淘宝的葛甲送上了法庭,葛甲自此之后再没写过一篇批评文章。只因在网上撰文批评某新疆某上市公司,网民“天地侠影”被抓。

  至此,财经媒体包括自媒体人再也不敢质疑企业,媒体的“看门狗”功能不复存在,沦为了替企业鼓吹的“哈巴狗”。

  话说财经媒体人也很苦逼,十年未涨工资,面对高高在上的通货膨胀,这个群体在社会中逐渐沦为底层。如今连“看门狗”这一职业荣誉感都被剥夺,还图什么呢?

  所以我们看到,在A股市场充斥内幕交易与庄家横行的当下,只有傻子才会去监督和揭露黑暗,媒体人不如与资本同流合污,共唱“盛世宏景”,一起在股市里赚钱才是正道。

  正因为看透了这个现实,吴晓波才会对《第一财经日报》创始人和总编辑秦朔的离职发出这番感慨吧。

  十年前,执政者因《财经》杂志的《基金黑幕》一文,才了解到基金业的黑暗,才下定决心整治业界乱象,还股民一个相对干净的股市。如今A股庄家比起十年前猖獗十倍不止,原本作为“看门狗”的财经媒体却选择沉默,于是执政者耳边只能听到诸如“和谐盛世”,“经济转型,风口转向”之类的谄媚之词,听不到任何真话。

  指望证监会通过大数据查内幕交易压根不靠谱,政府的低效本性使得证监会揽不了这脏活累活。可以说证监会打黑,力不从心。

  三十年来,我们的政府学会了许多事情,但敬畏市场无疑不在其中。曾经政府不希望资金流入房地产,于是银监会禁止银行给房地产企业新增贷款,证监会禁止房地产企业上市或增发融资,保监会禁止险资进入房地产。各部门似乎都尽到了自己的职责,怎奈各地依然热火朝天的上马房地产项目,资金从何而来?不言而喻。在监管企业这件事情上,我们的政府并不知道市场内生的监管力量远大于政府的监管力量,还在试图以政府取代市场,后果也是不言而喻。大跃进之后就是大饥荒,当中国股市被庄家和造假所玩坏,回首今朝,可别怪到财经媒体身上。正如吴晓波所说的,我们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