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大跌,穷人或成最大输家

 当经济数字不断低于我们的预期的时候,旧思维又回来了。银根正在放松,似乎政府又在花钱投资,又在拉这个内需那个外需。过去十几年间旧常态下的惯常做法又回来了。这样的做法在过去没有解决问题,在今后依然无法解决。

  作者:邓新华

  5月CPI同比上涨1.2% 连续4月处于1时代。而1-5月份铁矿石进口3.78亿吨,同比下滑1.1%;煤炭进口8330万吨,同比下滑38%;中国1-5月份天然及合成橡胶进口161万吨,同比下滑15%。5月份全部进口则跌18.1%。

  这个消息非常不妙。

  以往说经济下滑,其中一大原因是外需下滑,但现在,内需下滑得更厉害,这在中国经济中是罕见的。并且,能源进口下滑这么厉害,更加需要重视。因为,能源、矿藏、金属等下滑,常常是经济周期中,萧条期的前奏。

  可想而知的,进口下滑厉害,而CPI上涨又“低于预期”,肯定又要有无数主流经济学者呼吁货币刺激了。很多人都认为,6月份,甚至在本周,就会有一次降息或者降准。而以往的历史表明,他们的“预测”又出奇地准。

  货币刺激非常不利于穷人。因为,资产多的人可以从泡沫中投机,而穷人没有投机的资本。每一次泡沫,都使穷人工资购买力下降。而在泡沫破灭后,穷人的日子也更加艰难。可惜,主流经济学者不可能体谅穷人的艰难的。

  进口大跌,也说明,过去的货币刺激是失效的。货币刺激在经济总体潜力强劲时,是可以制造虚假繁荣的,但在经济体饱经折腾后,就不会再有效了。日本的“安倍经济学”就是一例。所以,再也不能用货币刺激了。

  经济学家许小年说:“问题在什么地方?新常态下旧思维在回潮。当经济数字不断低于我们的预期的时候,旧思维又回来了。银根正在放松,似乎政府又在花钱投资,又在拉这个内需那个外需。过去十几年间旧常态下的惯常做法又回来了。这样的做法在过去没有解决问题,在今后依然无法解决。”

  经济学家陈志武说:“在经济和财政进入新常态之后,缩减政府开支、减小国有资产与国有企业的盘子是政策的重中之重,而不是扩大财政收入,更不应该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扩大国有企业的资产盘子,因为扩大国企资产盘子、扩大财政收入的结果只会把经济推向高风险境地。”

  这些经济学家和主流经济学者的观点迥然不同,他们的观点才是中国经济的正路。但可惜的是,他们的观点被主流经济学者的喧嚣淹没了。

  解决中国经济的问题,还是得依靠无数企业家的创新。中国经济中仍然有很多积极因素,如互联网+的蓬勃发展,政府应该赶快顺应潮流,比如,解除专车的束缚,放开金融管制等等。中国经济还是可以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上的。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