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4
-搜狐财经出品-

分享到:

盛希泰从盛总到泰哥的转身

编者按:

40岁跳离母语体系学门阿拉伯语是一种什么体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去尝试。从投行到PE再到天使,盛希泰在两年间经历了三次大的跳跃。他和俞敏洪建立的洪泰基金,在大半年的时间里已经完成了50多个项目的投资,但在他眼中,这仅仅是他工作的1/5,他主张以架构的理论打造有“底蕴”的基金+孵化器,以创业的心态为创业者服务。昔日的金融少帅,如今脱下长衫换下马褂,正在完成从盛总到泰哥的“华丽”转身。[详细]

嘉  宾:

盛希泰 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

观点

做天使是从0到1,成就感无与伦比

原来做了这么多IPO的项目最多是锦上添花,做天使投资的话我觉得这个事太伟大了,真的是从零到一,如果没有我了也没有他,跟你自己生的孩子似的,永远打上你的痕迹,这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我认为创业者最需要的永远不是钱,投钱可能N个人都可以投,最需要的是你给他对接一些资源,能帮他做到什么其他的东西,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甚至包括心理的辅导,他可能需要你关键时刻鼓励他,所以这种感觉特别好。[详细]

从盛总到泰哥:最大的变化是心态

盛总的状态,就是一种传统的管理模式,集权状态,我是老大,我的副总裁都需要服务于我的。泰哥就是互联网思维,去中心化,平等,大家也都是一体的。这个词的变化是我心态的变化,20多年从来没有像这段时间这么辛苦过。天使投资真的需要热爱,它是个体力活,很辛苦。你跟90后打交道,跟创业者打交道你如果太高大上是不可以的,我说叫泰哥的感觉一定好过叫盛总的感觉。[详细]

我和洪哥看上去不搭界,实际上一文一武

因为我和俞敏洪——现在叫洪哥,因为俞老师代表过去,洪哥代表与年轻人打交道的一种状态——我们俩因为老朋友嘛,正好一块吃饭说起来了,他说我也参与一下吧,我们两个一拍即合,半个小时就决定了。后来想了一个中文名字就是洪泰基金,取他那个“洪”我那个“泰”。我们两个几乎很多事情不用特别商量,就非常简单就能够做到位。[详细]

洪泰这半年,4/5的精力是在打造生态

《投行特点是对架构比较敏感,一定要搭架构,一定首先把这个模式做出来。所以我们媒体报道了或者大家看到的就是我投了五六十个项目,但是其实我们做远远不只这些,这个可能仅仅只占我半年工作量的1/5,我们更多的是生态环境的打造——洪泰创新空间,洪泰智能硬件孵化器,洪泰魔鬼加速器,洪三板,投这些项目都是为了更好打造一个圈子,洪泰帮本身可以更好地提供Angel Plus的这种服务,这种环境打造不是一般基金这样做的。[详细]

说创投环境过热,有些哗众取宠

国内是不是创投环境过热了,我觉得这个观点是为了哗众取宠。因为是不是过热了,我认为该数据说话。现在整个美国天使投资人35万人,我们才多少人呢?我们加起来撑死了一万人。从金额来讲,去年美国整个天使投资者资金额是288亿美金,我们是5.28亿美金,这个数据是九牛一毛的。人员数量是35万人和1万人。还有一个是案例,去年美国投资案例我记得是7.6万宗,我们现在有统计的说机构天使七八百单,因为很多个人天使统计不起来,不是七八百单乘以10又怎么样,一万单又怎么样?所以差别非常非常远,所以你说是不是过热?我认为胡说八道,根本跟热没关系的。[详细]

3月开始,创投氛围变得更谨慎了

去年下半年到今年3月份比较热,3月份以来确实大家更加谨慎了,有点偏冷。市场规律在起作用,每一个投资人都不傻,创业者都不傻,价格高还是低都是相对的。但确实这个氛围会使得很多创业者头脑发热,就是为了创业而创业的人确实有。我在硅谷跟很多投资人交流,他们的现象跟中国是一样的,硅谷有个说法是我先拿钱过来先试试再说,不行再干别的嘛,或者实在没事干了就去创业吧。所以这个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这种氛围我认为需要引导它去到更加合理的轨道。[详细]

精彩语录

“我离开之后也是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参与了PE的工作,但是没有任何激情,非常慵懒,状态不能燃烧自己,这种感觉很痛苦,找不着北。”

“做天使投资的话我觉得这个事太伟大了,真的是从零到一,跟你自己生的孩子似的,永远打上你的痕迹,这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

“国内是不是创投环境过热了,这个观点我认为是为了哗众取宠。因为是不是过热了,我认为该数据说话。”

“你跟90后打交道,跟创业者打交道你如果太高大上是不可以的,我说叫泰哥的感觉一定好过叫盛总的感觉。”

直击现场

精彩回顾更多

栏目介绍

《首席对话》为搜狐财经品牌高端访谈节目,节目邀请国内知名企业家作为采访对象,聚焦商业热点事件,关注企业家成长经历,分享经营管理智慧。

团队介绍

主持人

魏喆

陈洋

统筹
魏喆
策划
陈洋
监制
魏喆
编辑
陈洋
关注首席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