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会·第03期
-搜狐财经思想库出品-

李炜光:财税与权利品读《大家的财税学》、《权力的边界》

编者注:

  李克强总理在2016两会上提出:适度扩大财政赤字,主要用于减税降费,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税收再次成为热点话题!我国在税收问题上有什么明显的欠缺?纳税人应当拥有哪些基本权利?国家应该怎样征税,税收怎样影响中国人的生活?为什么减税应当成为国策? 【我有话说……

李炜光:中国的财政学存在先天缺陷

  本来财政学者认为支出责任跟事权是一回事,同一个事物怎么互相适应?这就曝露出来我们现在的财政学的理论存在着缺陷。在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上存在着很大问题,要注意这些讨论。(读书会实录)(李炜光演讲实录)(张曙光演讲实录

精彩内容:卢锋、吴庆共议宏观调控

话题一:以税收调节经济必须受法律限制

  李炜光:政府用税收去调节经济这件事,政府还是应该有这样的一个空间来用税收作为手段对经济做一些调节,这个应该也是合理的。但是首先它是一种法律行为,也就是说人民代表大会给政府多大的权力,在权力的范围之内去调节经济的运行。但是这种授权应该是比较具体的,甚至比较细小的具体的事,调节完了之后这个权力的归属还是人民代表大会,它应该可以收回来。

  张曙光:税收的调节作用还是存在的,因为它实际上是在价格上加了一部分,它的增和减,价格就会变化,自然市场有涨落,这个恐怕是因为财政或者税收本身带有的一种功能在里面。怎么去调节,政策手段怎么去选择,这个是有讲究的。现在刺激经济有两种办法,一种办法是增加财政赤字,另外一个减税,让企业活力增强,投资意愿增强,也可以刺激经济。你选哪个?咱们现在选增加赤字。先不说它刺激效应,政府把钱拿过来花了是最没效率的,大量事实证明了这个问题。减税是空的。说要减,怎么减?减多少?这次赤字扩大了多少,赤字增加那么多,减税减多少,有规模吗?没有。从哪儿减?没有。所以仍然是空的。怎么选择?选择怎么落实?税收隐含了这个功能,政府可用,但是问题是怎么用,还是值得讲究的。[更多精彩实录]

话题二:财政赤字和减税相矛盾

  李炜光:财政赤字这个东西,在今年的时候,我感觉在政策上有一点矛盾,一方面宣称要减税,另外一方面加大财政赤字,这两者的关系我还没有想清楚。减税应该说是一个收缩型的政策,给企业扩大投资,给居民家庭扩大消费空间,把利润和收益都留给民间,民间的投资和消费机会就大了、多了。在经济衰退来的时候,国外,包括我们国家台湾和香港,都是在这轮经济危机做了减税,甚至税是直接退给居民家庭。我们现在的政策一方面要减税而且要全面减税,另外一方面要提高赤字,具体是怎么回事还要弄清楚,政策有矛盾的地方。[更多精彩实录]

话题三:社保是税要减负

  李炜光:本质上应该是一种税,表面上好像是交费,大部分是为自己交,但是实际上企业负担的那一部分就构成企业的一种税收负担。如果企业家这么强烈的呼吁,变成税费负担,很沉重的一块,甚至都有可能企业因此放弃不干了,那它就是一个大问题。我特别想听听张老师的看法。

    张曙光:我觉得可以说是一种税。既然社保作为政府收入,税是它最正当的来源,交的各种杂税应该是提供服务的一种东西,都构成政府的收入。应该说现在的社保也成为企业一个很大的负担,个人8%,企业20%。在这部分里面现在要不要进行改革,想办法减少这方面的东西?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现在社保的问题,如果说进入老龄社会,会成为很大的问题。[更多精彩实录]

话题四:减税有压力没动力

  李炜光:大家一有事情就骂地方官员、地方政府,可是实际上这两天我刚刚给深圳连着讲过两次课,地方都是财政部门和税务部门,他们跟我抱怨,说几次政策一调整都是地方吃亏,税种、税源都收归中央,地方留一个大窟窿,地方自己想办法创收,土地财政又不规范,最后算老帐的话,经常拿地方政府地方官员来问罪,大家当官当的很辛苦。这里面看出我们体制的不规范,也就是说没有一个规矩。所以地方政府出现了普遍的懒政或者怠政问题,你不拿枪顶着我我不干,这样造成效率低下。

  张曙光:减税的动力?找不到政府减税的动力,但是为什么减税成了两会当中的核心议题?表面上看是一个共识,没有人反对减税,但是仍然不能说明政府有减税的这种动力。如果有的话,它可能有压力,来自于企业的压力,眼睁睁看着效益不行。一系列的数据可以说明企业税负过重,税收增速也在往下降,绝对额现在还在往上升,但是实际相对数已经往下降了。税源的维护是很成问题的。从社会的压力来说,要减税,否则这个游戏玩不下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更多精彩实录]

话题五:贷利息抵个税是刺激买房

  李炜光:这个问题我没研究过,也没太关注这方面的情况,无法回答。这个应该是在经济下行时鼓励大家买房,房地产市场仍然是我们的经济支撑力量,现在哪怕是天津,只有市内六区的房价在缓慢上涨,但是出了这六区,实际房价降幅很快,二三线城市房价都支撑不住,政府可能想利用这样一个手段鼓励大家买房。再加上营改增5月1号一定要到位,那里面涉及到第二产业的建筑业还有第三产业的房地产中介业,这个也带有一定的鼓励房地产市场的意思,是一种刺激政策的表现。

  张曙光:桥归桥,路归路,贷款的利息归贷款的利息,房产税归房产税,两回事,怎么能把它扯到一起?有很多这样的问题。还有一个,城市政府以纳税的多少作为市民的资格,也是荒唐的。[更多精彩实录]

话题六:分税制要分清央地权力界线

  李炜光:我刚才讲的很清楚,责任是最重要的,责任是第一性的。各级政府和政府的官员们他们承担的公共责任必须要说清楚,现在是法律上的语焉不详。

  张曙光: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1994年的分税制实质是要增加中央的收入,而不是要真正解决分税制。要解决分税制先得分权力分责任,1994年的东西根本没有这些问题,就是解决这些税收我拿多少你拿多少的问题,而过去是中央少了,现在中央想多拿,就这样的结果。实际上增加中央的财力。[更多精彩实录]

话题七:中国离遗产税还远

  李炜光:遗产税一直在讨论,首先它是在房地产税之后的事情,现在离我们还有点远,所以在六个税种的立法和修法当中,没有遗产税。遗产税需不需要?涉及到财富的存量税制结构上偏弱,没有任何调节,现在有房地产税,但这些税收不是对税收的存量进行调节。[更多精彩实录]

话题八:人大代表没有能力审预算

  李炜光:大部分人大代表们不是太懂,因为预算这个东西比较专业。财政问题复杂就在这儿,不像你审议别的议案或者提案,这个东西是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西方的议会议员在选举的时候,要考虑你有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你没有的话不要进去,这个属于相应的精英促成的,而且是专职化的。如果议员专业知识不够,可以聘请专业人员帮助,一个议员有秘书班子,天天审议预算。我们就是十几天开会,代表们又是业余的,我们是非常业余的人民代表大会,审议一个专业非常精良的政府,肯定在这方面会显得专业知识不足。即使差了几万亿,还是有心人在那儿算出来的,一般代表也看不出来。[更多精彩实录]

话题九:关于税理 西方也误入歧途

  李炜光:西方也进入了某种误区。我们刚才说的,税收要有产权的设定,在产权之后我再来考虑征税的问题,这个逻辑他们早就建立起来了,所以税收和财政问题在西方国家一直不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西方的学者在学术探讨上也很少讨论财政税收问题。而且很多像预算基本是政治问题,是代议制解决问题,所以财政问题不是很重要。[更多精彩实录]

话题十:政府到底该做些什么

  张曙光:从财政问题上来看,恐怕中国现在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我们的政府到底该做些什么,该干什么事。这个问题不清楚,可能政府不光不会缩小,而会更加膨胀,管的事不会减少,反而可能越来越多,确实把老百姓很多自由空间都压缩了。

  李炜光:再来一轮高增长,还是这样,很麻烦。究竟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政府,需要它做什么,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布坎南说税收是广义政治宪章的一部分,它是政治问题,这个核心问题没解决,就会面临现在的很多困难。[更多精彩实录]

精彩语录

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但是我们国家多年以来竟然没有一部法律来调节和规范这种关系,没有!然后就是预算法。预算法的修改进行了十年,终于把它确定下来了,但是以后如何落实又变成一个很大的问题。——李炜光

跟国家征税最接近的一种行为是什么行为?比如我们刚才说国家是社会最大的一个暴力集团,说明这个国家可能有其它的暴力集团,但是国家是最大的一个集团。第二都不行,第二也必须变成最大,你才能获得征税权,否则的话你就是黑社会。那么偏偏这个黑社会它跟国家的组织结构是最接近的,它最像,暴力、提供保护费,黑社会也是这样。——李炜光

从古到今,所有规则以外仍然有一套潜规则。——张曙光

税收对经济的调节应该是很谨慎的。——李炜光

我们现在的政策一方面要减税而且要全面减税,另外一方面要提高赤字,具体是怎么回事还要弄清楚,政策有矛盾的地方。——李炜光

减税的动力?找不到政府减税的动力,但是为什么减税成了两会当中的核心议题?表面上看是一个共识,没有人反对减税,但是仍然不能说明政府有减税的这种动力。——张曙光

城市政府以纳税的多少作为市民的资格,也是荒唐的。——张曙光

从财政问题上来看,恐怕中国现在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我们的政府到底该做些什么,该干什么事。——张曙光

版权信息

搜狐财经出品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直击现场

搜狐财经思想库

让思维有乐趣,让思想有力量!汇集顶尖财经智慧,分享深刻透彻的调查研究,旨在普及常识,为网友提供思想洞见和专业分析。

联系方式

Tel:86-10-56603404 E-mail: xinhuadeng@sohu-inc.com
Tel:86-10-62726122 E-mail: xiuqiaoshan@sohu-inc.com

关注思想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