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工商 - 房地产 - 娱乐 - 音乐 - IT - 游戏 - 求知 - 求职 - 时尚女人 - 购物 - 免费邮件 - BBS
请输入股票代码
代码对照 实时行情 软件下载 外汇牌价
搜狐财经
- 实时行情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证券市场
- 环球市场
- 经济观察
- 产业动态
 
合作伙伴
- 道琼斯
- 上海证券报
- 中国经济时报
- 世华金融家
- 国研网
- 中国经营报
- 投资导报
- 股市动态分析
- 华夏证券研究
- 君安证券研究
- 申银万国研究
- 建国投资
- 华鼎财经
 
搜狐分类
- 资本经营
- 证券公司
- 上市公司
- 银行业
- 工业经济
 
股市论坛

中国风险投资乘势而起

人类经历了千年的农业经济和百年的工业经济之后,正在进入以高新技术为核心的知识经济时代。不管人们是否欢迎、是否喜欢、有无思想准备,它都会成为本世纪全球主导经济形态,这是趋势。尤其是中国加入WTO以后,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如何挑战发达国家已领先一步的科技。

风险投资日见升温

对中国的创业者来说,尤其是拿着能造福人类的高科技成果而没钱转化的创业者来说,九八年以前,他们煎熬在梦想与失望的交替之中。自八五年《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出台以后,同年九月中国成立了首家专营高新技术风险投资的金融公司——中国新技术创业投资公司,后来一些省份也相继成立了同类公司。但是,由於投资主体和风险主体都是国家,以及其他经济环境不配套,使风险投资事业无法发展,中国的科技发展被经费所限。九九年中国实行的科教兴国战略为发展知识为主体的经济作了重要准备。随着微软、雅虎、英特尔、网景……等等世界巨富成功之谜被破译,人们清楚地看到,由於风险投资的介入,带来了美国信产业今天的辉煌。科学成果转化为商品的周期已由原来的二十年缩至十年以下。与工业经济时代的石油、钢铁大亨们通过一生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才完成巨额财富的积累过程相比,早已不能同日而语了。正是这些,又燃起了中国创业者们的希望与企盼。尤其是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先生提交了题为《关於借鉴外国经验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被列为全国政协九八年「一号提案」之后,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去年的「高交会」使高新技术项目和风险资本终於坐在了同一辆车里对话。近日又传佳音,中华网在美国上市给公司业务带来数倍增长,这种高市值除了给公司带来了钱还有先进的管理,同时给中国的风险投资树立了信心。

风险投资的现状

所谓风险投资是指「由职业金融家投入到新兴的、迅速发展的、有巨大竞争力的企业中的一种权益资本」。或者说,「凡是以高科技与知识为基础,生产与经营技术密集的创新产品或服务的投资」。后者比前者定义更为宽泛,而且突出了创新。所以,风险投资所指的风险不是一般的风险(risk),而是冒险创新之间(venture)。从另一方面看,同是融资行为,与银行贷款相比,风险投资家投资的是未来,试图驾驭风险,即不是单纯给钱,还有创新的战略制订,技术评估,市场分析,风险及收益回收和评估,以及培养先进的管理人才等。银行贷款考虑的则是一般的回避风险以及财产抵押的现在行为。当然,趋之若鹜的真心动机,还是风险投资的高额回报。

前面提到,自八五年中国有了风险投资以来,诸多因素制约其发展,也没有现在这种知识经济和科教兴国的氛围。有资料表明,中国知识形产业仅占全国产业的百分之三十二,而美国是百分之七十以上,中国从事科研的人员名列世界第四,但在专利等科技创新能力方面却在三十几位;科研成果的推广率一直在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二十五之间徘徊,科学技术在经济增长中的贡献率一直在百分之三十至百分之三十五之间维持。发达国家均在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八十之间,差距不言而喻,这种差距表现出的是实实在在的经济竞争能力低下,这已不仅仅是市场份额的问题,它还关系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世界经济与国家分工中的地位与角色。

近日,笔者在福建省有关部门调查,发现由於以上两种旧体制仍并存於企业和科教部门,严重制约了企业,科教、金融、信息等方面的发展。

企业方面:起点低,劳动密集型多,投资传统产业多,未来产业少,使掌握民间资本、能成为风险投资主体的企业群体缺乏政府的战略性有效引导,使其与知识经济发展要求形成异化。

科教方面:一是产学研经费应付不了僧多粥少的局面,搞平衡,撒胡椒面的现象严重;二是科研经费分权下拨,缺乏效益观念,没有使用追踪,使极少的经费化整为零了;三是对已开发成功的成果,缺少孵化机构介入促成,使高新成果与企业、资金说不上话,让极其可为的成果胎死腹中;四是大学相关课程设置过於传统。

金融方面:因为风险投资是高层次的洋为中用,急缺有综合策划水平和实际操作能力的金融工程师,闽省几家屈指可数的专业投资谘询机构和券商的业务,都偏重於证券投资的一、二级市场及承销配股等方面,整体上缺乏金融创新能力和风险资本介入高科技的资本运营能力。

信息方面:由於缺乏高效的专业信息和网络交流,使产、学、研、企、风险资本、人才无法了解、共享相关动态,造成高新技术与风险资本联姻无信息基础。

此外,近有一些共性的问题:如工商、税务、法律等方面的支持相对弱化,风险投资获利了结的资本出口还有待畅通等。

政府角色转换

从美国风险投资的发展轨迹到投资者对纳斯达克(NASDAQ)市场的热情,中国股民对高科技板块的追捧,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发展高科技风险投资事业大有可为,产业结构调整正逢其时。

美国经济在九十年代保持高增长速度得益於八十年代的产业结构调整,得益於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科技产业的崛起和风险投资的介入,得益於政府的角色对位。结合中国国情,政府的角色应作如下三个方面的转换:

第一,风险主体的转换。据统计,目前中国现有的几十家风险投资机构中,很大一部分还是政府出资作为风险投资主体,陷入在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怪圈中,无法发挥超脱於风险及市场又指导市场的政府威力。为了理顺关系,应尽快实现政府出资不控股,以民间资本取代政府风险主体的位置对换,在这个过程中,政府通过补贴、税收优惠等方式介入,体现政府的产业政策意图。

第二,优化环境、营造氛围。国家科技部副部长邓楠最近指出:当前,中国风险投资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但就各级政府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拿出多少钱来组建风险投资机构,不是急於抓项目,跑资金,而是集中精力创造一个适合风险资本立足和机构生长的好环境,建立本地吸引风险资本的优势。比如澳门回归后,福建对台优势更为突出,侨资、民资、厦大等学园均具风险投资优势,政府如何完善基本构架,孵化引导,从而确定政府在风险投资体系中的角色与作用。

第三,观念革命不负角色重任。在改变传统经济运行模式和旧体制方面要创新,首要是表现在观念上的革命。制订相关规划既要标新立异,又要切实可行,思路要超常规,脚步要抛弃追随式,实现跨越式。

起步提速与生存发展

中国IT业的先驱们曾诉说其最大的困扰是资金不足,如果有了钱,企业就可以专心考虑发展而不是生存了。日前在广州的科技交流会上,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博士带着环保、新材料、电子等本世纪最具产业发展前景的项目,吸引了世界十多家风险投资家介入,一百万美元的居多。正如搜弧的张朝阳所说,过去是「已是悬崖百丈冰」现在是「待到山花烂漫时」。

放眼世界,美国是风险投资的先驱,欧洲力挽狂澜紧随其后,日本及东南亚是后起之秀,我们拥有最大市场的中国是现在开始,尽管从生存到发展有个过程,但可喜的是她已经乘势而起并且提速前进。可以相信,用不了多久,中国也会产生高科技风险投资的「巨无霸」。

(作者欧阳东 民建福建省委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Copyright (C) 1998-1999 Internet Technologies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