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信息对称与中小企业融资
http://business.sohu.com/
[ 徐滇庆 ] 来源:[ 中评网(独家授权) ]

  摘要:信息不对称使得国有银行不得不要求中小企业融资时提供足够的担保,从而使得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这种看存量,看历史的信贷方法完全不适用于为广大中小企业融资。社区性质的民营银行扎根于基层,能够有效地解决信息对称性问题。他们通过产权清晰化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完全有可能在保证信贷安全的基础上创造高额利润。因此,创建社区性质的民营银行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唯一出路。

  关键词:信息不对称,民营银行,产权清晰,社区信用制度,中小企业融资。

  (一) 为什么中小企业融资难?

  当前,中小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中央在各种文件中也再三要求商业银行加强对中小企业融资的扶持力度。国有商业银行正在为高额存差发愁,他们何尝不愿意增加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可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叫了好多年,大部分中小企业还是借不到银行的钱。

  《经济观察报》上有篇报道说,“巨大的不良贷款风险让各家国有商业银行在发放贷款时如履薄冰。当前,资金安全是银行放贷时考虑的第一要素。所以银行在给中小企业贷款时都把担保贷款作为了主打”。“当前我国对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刚刚开始建立。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担保的机构少,而且担保基金的种类和数量还远不能满足需要,其运作、管理方式也亟待改进与完善。中小企业普遍存在着固定资产少,土地、房屋等抵押物不足,流动资产在生产过程中易发生物质形态变化,无形资产又难以量化等特点。寻找担保方比较困难。同时,中小企业还普遍反映办理抵押手续复杂,成本过高,令中小企业不堪重负”。[1]明知道中小企业缺少担保手段,还偏偏要强调担保贷款,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就象走进了迷宫,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出发点。担保是不是银行发放贷款的必要条件?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空喊口号,再喊十年还是没有用。

  (二) 银行流动性的三个理论

  众所周知,资金只要一出银行的大门就有成为不良贷款的风险。不良贷款将威胁银行的资金流动能力。银行在发放贷款时要求有足够的担保,目的就是防止出现不良贷款。关于商业银行流动能力有三个传统理论:真实票据理论、可转换性理论和预期收入理论。

  真实票据理论由来最久,可以追溯到18世纪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真实票据理论强调贷款必须具有可偿性。也就是说,借款人出售产品的收入要能够偿还所借的贷款。判断借款人是否具有偿还能力,则主要依据对其信贷历史的考察。这一理论看起来很合理,但是却并不完善。真实票据理论没有包括除了现金交易和短期赊欠交易以外的其他金融业务,不能满足现代商品经济中对资金流通性的要求。[2]

  可转换理论的鼻祖是美国经济学家莫尔顿。他在1918年提出为了保持银行的流动性,可以将部分资金转换为可转换的资产。如果借款人还不起现金,则可以拿可转换的资产来抵账。这一理论实际上是强调贷款的担保品。这一理论也不全面。有些借款人具有潜在的偿还能力,但是眼下却没有可供抵押的担保。如果把借款人的偿还能力局限于担保,势必导致资金呆滞。理论研究已经证明,过度强调资产担保必将压缩金融活动的空间,出现投资不足的弊病。 [3]

  在1949年美国经济学家普鲁克诺提出了预期收入理论。他提出发放贷款应当考虑借款人预期收入和现金流量。放贷给具有较好的预期收入的借款人不会影响银行的流动性。预期收入理论并没有否定前两种理论,而是强调要动态地分析借款人的还贷能力。根据预期收入理论,近年来商业银行创造了许多新的放款业务,例如消费者分期付款,房屋抵押贷款,中期商业放款等等。[4]

  前两种理论强调的是借款人的资产存量和信贷历史。后一种理论强调借款人的资金流和发展趋势。这三种理论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能够掌握借款人的真实信息。如果银行没有掌握借款人的真实信息,那么只好要求借款人提供足够的担保。金融理论早已揭示,担保并不是融资的唯一前提,如果能够解决信息对称性问题,那么仍然有可能在没有足够担保的情况下成功地发放信贷。

  (三) 银行贷款的信息不对称

  在银行和借款人之间永远存在着信息不对称问题。在一般情况下,借款人知道自己是否具有还贷的能力。但是,在向银行申请贷款的时候,借款人必然会更多地提供对自己有利的信息,而尽量少提,或者干脆不提那些不利信息或者不确定因素。银行面对着千家万户,不可能搞清楚每个客户的情况,弄得不好就上了借款人的当。这就是在借款人和银行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为了保证贷款的安全性,银行必须尽力了解客户的情况。可是,信息有成本的,要取得真实信息,其成本也许更高。为了降低信息成本,银行可以给自己常来常往的客户确定授信额度,也可以请专门的信用评级公司来给企业评级。通常,具有较高信用评级的企业比较容易从银行得到信贷。如果银行不能降低信息不对称程度,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要求客户提供担保抵押。一般情况下银行必然倾向于向那些能够提供足够抵押担保,或者具有较高信用评级的企业发放信贷。这样的客户是银行非常欢迎的优质客户。目前,国内的那些优秀企业都是各家银行追逐放贷的对象。银行历来“嫌贫爱富”,许多明星企业不缺钱,更不存在借贷难的问题。

  这种看存量、看历史的做法并不适用于中国广大的中小企业和农民。中小企业和乡镇企业基本上没有什么可抵押的东西。他们的厂房可能是租来的,没有作担保抵押的资格。他们视同宝贝的几台机器,到了银行眼睛里无异于一堆废铁。许多中小企业从来没有贷过款,他们的信贷历史一片空白。如果要看存量,看历史,他们根本没有通过银行融资的资格。国有商业银行都是大银行,他们“摆起八仙桌,招待十六方”,哪里有工夫去了解中小企业的经营细节?由于信息不对称,国有商业银行必然会觉得给中小企业贷款的风险极大。可是,对于许多小企业来说,当他们急于融资的时候,很可能“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他们也许就差那么一点材料钱,只要材料买回来,一开工,就活了。可是,由于他们借贷无门,白白丧失了许多良好的商机。在许多情况下,他们走投无路,被迫向地下非法钱庄融资,承受高利贷的盘剥。这种“信息不对称”造成了一方面中小企业嗷嗷待哺,另一方面银行里面“钱满为患”的怪现象。

  (四) 社区信用制度是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途径

  许多优秀的基层金融机构已经用他们的实践为我们提供了解决“信息不对称”的办法。

  浙江台州市路桥区除了四大商业银行和交通银行之外,还有9家信用社。其中,泰隆和银座两家民营信用社占有当地存款总额55%,如果不算建设银行、交通银行等定点的存款项目,两家民营信用社的存款总额超过了80%。为什么国有商业银行和那些具有政府背景的信用社就比不过这两家民营的信用社?因为这两家信用社从一开始就瞄准了自己的空间:为中小企业服务。只要是对中小企业有利,大银行不做的业务,他们都做。一般说来,中小企业每笔贷款的额度都不大,泰隆信用社发放的信贷中50万元以下的占85%。1993年平均贷款额为4万元,1994年为6万元,1999年为16万元,2000年为18万元。有些小额贷款,几万元,甚至几千元,当天就能审贷、发放。

  国有银行不愿意给中小企业贷款的原因之一是没钱可赚。国有商业银行机构庞大,冗员甚多,本身运行成本就高,再加上审贷程序复杂,使得他们几乎没有办法来经办小额贷款。一办就亏。对于国有商业银行来说,无论贷款额大小,其运作成本基本相同。举例来说,国有商业银行贷出一笔1亿元一年期的贷款,利息收入600万左右。而贷出一笔10万元的贷款,利息收入只有6000元。这点利息收入还不足以支付银行运作成本,难怪国有商业银行总把眼睛盯在那些大客户身上。

  给中小企业发放贷款就一定会亏损吗?泰隆信用社从1993年成立时100万元注册资本开始,发展到今天已经超过了5000万。资产总额20亿元。每年保持20~40%的增长速度。近三年实现利税4000万元。经过严格的审计,既没有违章违法行为,也没有逃税漏税,更没有黑社会背景。参观访问者看着泰隆信用社用自己的积累盖的20多层大楼,无不感慨万分。那些在国有商业银行手里必亏无疑的业务到了民营金融机构手里居然会产生如此高的利润。

  给中小企业贷款,难道就不怕不良贷款吗?

  事实证明,国有银行担心给中小企业贷款的不良贷款风险很高,可是,这些顾虑在民营金融机构面前全都烟消云散了。泰隆信用社以中小企业融资为己任,他们的不良贷款率只有2.33%。类似泰隆信用社这样优秀的基层金融机构还有不少。例如,浙江台州的银座,义乌的信用联社,江苏靖江的长江信用社等等。这些优秀的金融基层机构在发放信贷的过程中,也要求抵押,也要看贷款人的信用历史,但是,他们绝不局限于抵押和查信贷历史,他们更看重资金的流量,看重中小企业的发展前景,因此,他们能够非常灵活、有效地为当地的中小企业服务。

  之所以这些金融机构能够成功地为中小企业服务,要害问题就在于两点:第一,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第二,通过产权清晰化,解决了现代企业制度和信贷责任问题。

  这些金融机构扎根于基层,将经营地区划为若干社区。他们的信贷员都是来自于社区的有一定社会经验,对本社区情况了如指掌的人。比如,他们请些老大嫂、老大妈当信贷员。她们好像居委会主任一样,对社区的情况非常熟悉,对每个人都知根知底。谁家有钱、谁家没钱,谁家生产什么?前景如何?等等都一清二楚。这些的信贷员的作用就是为银行提供信息,然后将这些信息整理归类,输入计算机,建立社区金融档案。对于上门来申请贷款的客户,银行很快就能知道其经营、财务情况。由于这些信贷员的报酬和业绩挂钩,因此,他们走街串巷,了解社区内的生产情况,主动上门为中小企业提供信贷。由于他们很好地解决了“信息不对称”问题,从而有效地避免了不良贷款的出现。

  由于产权和经营体制的限制,国有银行在给中小企业放贷的问题上处于两难境地。如果鼓励国有商业银行放贷给中小企业,许多不符合贷款条件的中小企业会通过行贿来买通银行工作人员,骗取贷款。也许在短期内贷款额迅速上升,最后留下来一大堆坏帐。如果强调贷款的安全性,要求信贷人员对贷款终身负责,那么,他们就会把大门一关,没有担保抵押一律不贷。“一放就乱,一抓就死”。国有银行和中小企业的关系总也理不顺。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成了困扰金融系统的老大难问题。

  面对同样的金融环境,民营银行所处的态势和国有银行截然不同。由于资产来源于民营企业和自然人,民营金融机构产权明晰,比较容易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民间有个说法,国有银行的钱,还了白还,赖银行的账还理直气壮。可是,赖私人的债务是不光彩的。在这种背景下,这些基层金融机构很好地设计了审贷、放贷的机制。例如,信贷员可以拿自己的住房作担保,签个协议,在担保额以下的贷款基本上可以自己决定,超过担保的信贷则由银行的专门小组审定。由于信贷员的收入与贷款和回款情况挂钩,如果要不回来贷款,信贷员是要负责的。他们必然会非常努力地了解社区内企业的状况,保证每笔贷款的安全。有的时候,信贷员估计某笔贷款可能会有麻烦,他们在到期前几天就登门拜访。他们理直气壮地追索到期贷款。大家都是街坊邻里,不好赖帐不还,总不能让信贷员连住房也搭进去吧?看起来,这种运行制度非常简单,责任却是一清二楚。一笔贷款,成功或不成功,最后都会体现到信贷员的收入上,因此,坏帐极少。许多国有银行的工作人员说,如果不是国家的钱,不存在着批条子等情况,凭我们多年的业务经验,并不难判断借款人有没有还贷的能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也可以保证没有坏帐。可见,之所以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高,并不是国有银行的工作人员水平差,而是来自于制度上的缺陷。产权是否清晰决定了银行内部的治理机构和融资的效率。

  “社区信用制度”拿社区作细胞,把根扎在基层里。“社区性质的民营银行”并不一定办在乡村或小城镇,而是强调它的触角必须深入到社区。社区银行取得信息的途径完全不同于大银行,它适用于以社区为单位的基层。社区银行的服务对象必然是那些中小企业。

  由于这种机制的特点是以社区为基础,离开了特定的社区,信贷员的本领就要打折扣了。好在中国城乡存在着大量剩余劳动力,人力成本相当低。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找到许多40岁上下的下岗职工。稍加训练,就可以担负起搜集金融信息的职责。所支付的劳动力成本非常低。随着基层金融机构的成长,这些信贷员业务情况日渐熟悉,很快就形成了本地的金融信息网。为了保持信息的全面性、严肃性和连续性,这些基层金融机构建立了计算机信息库。正是这些信息使得民营银行能够迅速地对借款人作出反映,无论贷款额大小,都能够从容应付,在避免不良贷款的同时创造了非常可观的利润。例如,泰隆城市信用社员工总数300人,信贷员有120人。他们不仅调查客户的经营状况,还要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客户的家庭结构、人品、社会信誉、不良嗜好等。将贷款质量与信贷员的效益工资、贷款管理工资、奖金、风险责任金直接挂钩。他们要求每一个信贷员对自己经手的每一笔贷款的每一个环节负责。在绝大多数信贷员手上都没有发生过不良贷款。

  这种机制很复杂吗?为什么国有商业银行就做不到?首先,这一经验是建立在社区的基础上,只有为中小企业服务的中小银行才能扎根于基层。国有商业银行是全国性的大银行,他们的经营目标和业务机制不适合于社区化运行。第二,国有银行很难建立清晰的产权结构。许多国有商业银行的经理们是把他的位置当作官来做。他们不是在经营,不是在追求利润,而是在讲究稳妥。平安无事,保住乌纱。这就是产权不清晰,造成体制的不完善。

  (五) 创建社区银行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唯一出路

  金融属于服务业。银行是金融服务业的一个组成部分。服务业必须根据服务对象进行仔细分工。就象饭店一样,既需要举办国宴的大酒店,又要有大小不同的餐馆,甚至大排档、路边摊。既要有中餐还要有西餐。在中餐中还要分川菜、粤菜、淮扬菜等等。顾客有什么爱好,就提供什么特色的饭菜。同样,银行应当适应国民经济,而不是让国民经济来适应银行。现代经济的一个特征就是各个部门高度分工合作。在西方,既有富可敌国的跨国企业,也有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既有类似花旗银行、汇丰银行这样庞然大物,也有为社区服务的中小银行。在美国的社区银行多达9000家。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其平均盈利水平一点不比大银行逊色。根据中国的发展程度,必须建立各种类型的中小银行,尽快疏通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

  当然,大银行也可以为小客户服务,小银行也可以为大客户服务。只要有利润,能够干什么就干什么。肯本就不存在什么“大对大,小对小,公对公,私对私”这样简单的市场划分。但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必然使得在大多数情况下,大银行为大企业服务,小银行为中小企业服务。这并不是政府定下的规矩,而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迄今为止,中国经济改革只有20年的历史,国民经济的结构仍然具有比较明显的劳动力密集型特征。中小企业占企业总数的98%以上,今后随着市场竞争和产业结构升级,自然会出现企业兼并、组合。大企业的数字会逐渐增加。但是,在最近一、二十年内,中小企业必然是中国的产业主力军。为中小企业服务的中小银行有着广阔的用武之地。民营银行很容易适应环境。广大的农村和中小城市是他们生长的优质土壤。在一个国有商业银行和外资银行都缺乏竞争力的空间里,民营银行根本无惧WTO以后外资银行的挑战,会很快地发展起来。

  20年前,谁能预言民营企业能占中国GDP的65.1%?谁能预见在广东、江苏、浙江会出现规模如此庞大的民营企业?历史已经证明,只要符合市场规律,内部机制好,弱小也会变得强大。只要民营银行的机制设计正确,就一定会拥有强大的生命力。

  20年以后,甚至不用20年,中国十大银行里面起码有5家是民营银行。

  参考文献

  Mishkin, Frederic S., "The Economics of Money, Banking and Financial Markets", Fifth edition, Addison Wesley, 1998.

  Thomas Humphrey, "The Real Bills Doctrine", Money, Banking and Inflation,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Limited, 1993.

  Mankiw, Gregory, "Monetary Policy",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4.

  徐滇庆, “金融改革,路在何方,民营银行200问”,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

  徐滇庆,于宗先,“泡沫经济与金融危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

  Asymmetry of Information and Financing 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s

  Abstract

  Asymmetry of information forces the state owned banks ask the small and medium-sized enterprises (SMEs) to provide credit guarantees for their loans. It creates big troubles in loaning for SMEs for long period of time. The method is not suitable for financing the SMEs if emphasizing on their capital stock and credit historical record. Private banks roots on communities, and could receive near-perfect information on their customers. Because the property right of the private banks is clear, it is possible for them to have modern enterprises governance. The private banks could have high profit rate meanwhile guarantee the security of their loans. Therefore, creating the private banks is the only way out to financing the SMEs in China.

  Key Words: Asymmetry of information, Private bank, Property right, Community Credit System, Financing 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s.

  [1] 参见《经济观察报》“工行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2002年7月29日。

  [2] 参见David, Laidler, "Adam Smith as a Monetary Economist." Canad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14, No.2, May 1981.

  [3] 参见Milton Friedman, and Anna Schwartz, "A Monetary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1867-1960. Princeton, New Jerse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63.

  [4] 参见Thomas Humphrey, "The Real Bills Doctrine", Money, Banking and Inflation,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Limited, 1993.

2002年11月20日10:35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享有真正的国际惯例
  • 股市也该取消“最低消费”
  • QFII概念有望脱颖而出
  • 低价实施MBO应亮红灯
  • 中国民营经济新的历史使命
  • 大幅降息,美联储在玩危险游戏?
  • 中日会打“钢铁大战”吗?
  • 中国长期债市考虑引入外资 (11/13/02)
  • 今年利用外资将创历史新记录 (11/05/02)
  • 作者相关文章
  • 9·11与美国经济兴衰



  •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经济学人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