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崔健,为中国摇滚减负
http://business.sohu.com/
[ 覃里雯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

  西方摇滚乐是拔地而起,中国摇滚乐是拔泥而起……我原来不为自己的工作做解释,原来是从一开始,后来是从零开始,最近才发现我是从负数开始。在从负到零的过程中,什么你都要做。

  刘欢的说法也许并不公正,但是符合部分事实:“我觉得中国的摇滚人伟大又可怜……”

  崔健的语速很快,依然容易激动。他被迫忍受日复一日的误解和攻击,这使他对毫无恶意的问题也做出抗拒的反应。谈论摇滚乐必须先谈论社会问题,他比大多数人看得早,也看得清晰,但是这让他非常愤怒。“为什么由我们这些所谓创作活跃思想简单的人去谈论这些社会问题?那些研究社会的人上哪儿去了?他们本身就是一些白吃饭的人。”

  2002年里崔健的东西公司做了两件大事:雪山音乐节和反假唱运动。这两件事都招来了横飞的唾沫和最恶意的揣测。崔健让人钦佩地保持了自己对外界反应的敏感,他做出的回应迅速而有力。虽然他完全可以把这些东西拒之门外,让自己少受一些折磨。他以忍耐的态度教导记者:“谈论艺人是肤浅的问题,更根本的问题是社会问题。……艺术家什么也没有做错,要关心他们,最好从硬件着手。”

  在可以谈论的范围内,我们应当看到,中国摇滚无从谈起。中国摇滚乐并不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经常接触到的是纸媒体上文字化的中国摇滚乐,而不是音乐本身。摇滚乐变成一种抽象的符号,被以各种方式运用,但是无论符号运用者还是接受者对它的实体都没有足够的体验。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地体会过,每天打开电视和收音机就听到摇滚乐是什么感觉。这并不仅仅是摇滚乐的问题。

  摇滚乐无法通过大众媒体成为大众生活的一部分,而在目前的商业运作情况下,它即使不迅速枯死,也会长期半死不活。在两年前的一次北大讲座上,刘欢提到了唱片业的一些数字:“中国最大的唱片公司——中国唱片总公司1996年的总发行收入为2亿,1999年下降到1.6亿,1999年则刚超过1亿,据调查,中国目前市场上盗版和正版的发行量的比例是96∶3,另外1%是一些非卖品、试销品。”这其中包括摇滚乐唱片,其占总体唱片发行量比例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现场演出是最后一条途径,但是刚刚松缓的演出市场又受到假唱泛滥的威胁,认真创作和演出的艺人无法像投机取巧的同行一样节约成本,结果生存越发艰难。

  没有健康、公平的商业环境是不可能奢谈摇滚的进化问题的。但是由谁来推进摇滚的生存环境?崔健所能找到的人就是自己,还有一些和他一样并不拥有话语权的乐手。“我想了很久,这么做其实最省事,根本不用组织,不用开会、不用找音乐协会、不用找司法部门……观众支持是最直接的。我可以不断地演出,同时一起做这个活动。”他们能够施加的影响只局限于那些关注这个问题的听众。反假唱运动在网上获得的支持率是60%以上,反对率20%,其余持中间立场。但是参加投票的人数并不可观。“对这次运动的影响我们也有心理准备,但是总的来说我觉得是成功的。”

  摇滚乐手是否自己也造成了某些不利因素?从1986年的《一无所有》开始,人们就摇滚究竟是什么开展过各种各样的争论,但是“摇滚神话”一直居于主导地位,即将摇滚精神理解为反叛精神。这种僵化的定义既影响了许多摇滚乐手的创作,也妨碍了大众对摇滚的接受。刘欢的说法也许并不公正,但是符合部分事实:“我觉得中国的摇滚人伟大又可怜。说其伟大,是因为其这么多年以来不图名,不图利,无任何支持而支撑着自己喜欢的事业;说其可怜,是因为中国的摇滚乐前四五年由于走入某种歧途,既失去了原来的老听众又失去了应该去培养的听众。摇滚音乐,是‘城市人的普遍音乐’,是一种大众低层的音乐,不应该被制作成高不可攀的东西。把通俗的东西弄得太神圣则失去了很多听众。”

  “有些人把流行音乐当成茶余饭后的消遣,因此不关心假唱,这种清高的态度是对流行音乐的不尊重。”崔健说,“可以限制克隆人,为什么不限制克隆音乐?这也是人类野蛮的新的表现形式。”作为一个极为勤奋的乐手,他无法接受人们对流行音乐的漫不经心,他也许可以拒绝谈论这种轻慢,但它确实令他不快。像一个真正严厉的父亲一样,他试图将敬业的观念灌输到摇滚乐行业中,而且他用同样的严格要求听众:“无知、麻木、傻帽、同流合污。不反对假唱的人都可能在这四种态度中对号入座。”这种向一切战斗的态度同样会引起对他的抗拒。

  16年来,崔健的经历使他对自己的环境不断发生认识上的变化。“西方摇滚乐是拔地而起,中国摇滚乐是拔泥而起……我原来不为自己的工作做解释,原来是从一开始,后来是从零开始,最近才发现我是从负数开始。在从负到零的过程中,什么你都要做。中国整个环境没有一点是为摇滚设计的。”而对大多数人而言,他们也许还没有意识到,在中国社会文化走向多元化的进程中,崔健是不可缺少的。

  崔健注定成为中国摇滚乐的铺路石,他应当得到最高致意,不仅因为他是最硬的一块石头,而且因为他保持了一贯的开放精神。他的一位荷兰朋友对此印象深刻:“其他中国摇滚乐手也有很多经常出国演出,但是只有崔健的问题最多,从音乐到鞋子……他对不了解的东西非常好奇,不会像别人一样躲在自己的熟人圈子里抽烟。”我们或许在摇滚乐是否决定文明的前途上会与崔健产生岐见,但是在一个人对待自己职业的态度上,我们完全一致。

2002年12月30日15:22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