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市场观察
“中经开”倒塌的本质:贪婪和自负
http://business.sohu.com/
[ 袁剑 ]
  “中经开终于完了。”

  “中经开终于完了。”一位经历过“327事件”的朋友听到这个消息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说,“‘长舒一口气’是许多老投资者的第一反应。”

  2002年6月7日,一则以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清算组名义发布的公告称,“鉴于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严重违规经营,为维护金融秩序稳定,根据《金融机构撤销条例》和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02年6月7日撤销该公司,收缴其《金融机构法人许可证》和《金融机构营业许可证》,并自公告之日起,停止该公司除证券经纪业务以外的其他一切金融业务活动。”

  人民银行这一纸公告,了结了中经开短暂但却充满神秘色彩的金融生涯。

  中经开,全称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前身为中国农业开发信托投资公司,1992年1月改为现名。中经开成立于1988年4月26日,原隶属于财政部,后由国务院中央金融工委管理,基本核心业务为证券。中经开成立不过十余年,但它在中国股市中的名气可能要远远大于其他老资格的同类公司。个中原因很简单,因为中经开的历史基本上与中国证券市场的另一个侧面的历史纠缠在一起。

  “327”事件的另一主角

  最早知道中经开,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一个当时在某券商做营业部老总的朋友,言谈之中经常提起中经开,并充满敬畏之情。于是,中经开作为绝对主力的形象便在笔者心中牢牢扎下了根。不过我们真正领略中经开的威力,还是后来的“327国债事件”。

  “327国债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但它留下的疑惑却始终没有被人忘记。而这个疑惑并不是大输家万国证券留下的,而恰恰是大赢家中经开留下的。1995年2月,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国债期货交易市场逐渐变得越来越火爆,其中主角就是以万国为首的空头和以中经开为首的多头,加上不断变化阵营的辽国发。这场最能反映当时中国证券市场基本势力对比的经典大战,实际上有三位要角:一方是“国字头”的中经开;一方是代表上海股市传统力量的万国证券,第三方则是代表草根或民间资本的辽国发。这种势力对比,不仅反映了1992年之后中国经济的整体格局,也非常贴切地反映了当时各级机关紧张的博弈关系,而“327”国债品种恰好将这三方势力奇妙地纠结在一起,并以戏剧性的方式呈现了其中的冲突。

  其实,“327”这场惨烈搏杀的结局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但它还是在1995年2月23日达到了最高潮。为了挽回败局,万国证券的总经理管金生,在收盘前的七分钟用700多万口空单炸盘,上海证券交易所只好取消最后七分钟的交易。

  这场战役不仅导致当时证券市场最为风光的万国证券公司的关门,也导致了被称为“证券教父”的管金生的悲剧人生。但当人们被管金生个人的沉浮和“327事件”本身的戏剧性所吸引的时候,一个最应该被长久关注的问题却被有意无意地遗漏了,那就是,作为多方主力的中经开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从当事人的回忆来看,将万国当作这场金融灾难的首恶是非常不公平的。起码,违规开仓的不仅仅是万国,中经开也同样存在类似问题。但这不是问题关键所在。问题的关键是,中经开究竟是凭什么在这场对赌中大获全胜的?其实,这个答案早已明白,中经开靠的是万国想都不敢想的内幕消息。虽然万国肯定知道中经开的背景,但他们还是固执地以为可以凭自己的实力赢过对方的权力。据说,当时万国的操盘手是刚刚从海外归来的金融专业人士,算得上第一批“海归”了。但是直到最后,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因为在他们的专业眼光中,对手显然要比自己疯狂得多,但他们还是错了。这当然不仅仅是这批“海归”的悲哀,也不仅仅是万国的悲哀。不难想象,这种冷酷的逻辑将决定性地改变他们一生的思维方式。

  可以说,中经开开创了中国资本市场上靠“违规看牌”赢钱的先河。不过,这还不是中经开在“327事件”中作出的最恶劣示范。最恶劣的示范在于,中经开在“327事件”中,以最明火执仗的方式开创了中国裙带资本介入证券市场的新通道。

  在“327事件“之前,上海和深圳证券市场虽然已经红红火火,但仍然具有强烈的地方色彩,与成立不久的中国证监会的关系也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或者更准确地说,它是地方权力在90年代初期急速扩张的一个标志性领域。由地方崛起的万国证券在当时全国证券业中的出尽风头,就是这种扩张的生动写照。许多人都记得万国在上海虹桥机场树起的那一块著名的广告:“万国证券,证券王国”。其气势与雄心,让人怦然心动。而国债期货的引入彻底终结了地方性券商的主导地位。

  就当时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先生的本意看,引入国债期货品种,主要是为了扩大和巩固上海证券市场在全国的地位,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国债——这个无论如何也属于更高层权限范围的品种,不仅将全国性的宏观经济政策带进了证券市场,同时也将更具控制力的势力引入了市场。市场原有的博弈格局陡然发生了变化,天平的倾斜已经在所难免。

  有人估算,在整个“327事件”中,多头的盈利在70亿元左右。作为多头主帅,中经开自然应该赚得盆满钵满。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中经开竟然没有盈利。那么70亿元白花花的银子究竟被谁拿走了呢?答案已不言自明,靠内幕消息在中经开名下开老鼠仓的人拿走了。可以证明中经开的确没有在“327事件”中赢利的一个间接证据是,在“327事件”后不久,中经开公司竟然几次面临支付危机。在挪用客户保证金达6.8亿元的同时,还累积了七十几亿元的债务,公司几乎被掏空而濒临破产。不过,这仅仅只能表明中经开公司没有赢利,而那些与中经开相关的个人的财产增值情况也许正好相反。中经开作为一个特殊公司的功能及性质,在这里变得一目了然。

  “327事件”后有人称,“327”一役,造就了一批亿万富豪。不过,最应该问的是,这一批人究竟是谁?

  兹事体大,“327"事件后,中央组成了以财政部、人民银行、证监会安全部等六大部委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事件进行了调查?阵容不可谓不强大,规格不可谓不高。但正如一些人所预料的那样,管金生以个人十七年牢狱的代价为“327事件”划上了暂时的逗号。之所以说是暂时的,是因为“327事件”在以后还肯定会被人重新提及。

  不管围绕“327事件”还会产生多少争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作为违规的一方,中经开应该也必须受到惩罚。万国的管金生被判,辽国发的高氏兄弟蒸发,不能惟独中经开稳如泰山。而以“327事件”为界,中国证券市场由此折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一种全局性的控制力量开始登堂入室,并逐渐占据主流。

  中国长庄的开山鼻祖

  在过去许多人看来,中经开是不能受到惩罚的,因为它意味着一种超越法规的力量。这等于是在说,只要中经开不自寻死路,它就依然可以为所欲为。果然,中经开在东方电子(相关,行情)的炒作上又上演了它的拿手绝技。

  从炒作上讲,东方电子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典范。这不仅是因为它在4年中累计60倍的惊人涨幅,而且也在于它将科技股高成长性的投资理念,深深地植入了中国证券市场,因为中国证券市场中的许多投资者,大概都是从东方电子开始认识科技股的魅力的。但可惜的是,这只是东方电子这个传奇故事的前半段,后半段则又是一个让所有投资者魂飞魄散、恶梦惊醒的梦魇。

  而导演这个悲喜故事的,又是中经开。

  与“327"国债期货几十天赌输赢的情况不同,在东方电子上,中经开似乎经过了长时间的策划。资料显示,中经开不仅是东方电子1997年上市时的主承销商和上市推荐人,而且是东方电子在二级市场上长期的重仓持有者。用庄家一词恐不为过。人们通常将德隆系的几家股票作为长庄的代表,但从时间上推算,中经开介入东方电子的时间应该更早。而其操作时间之长,股价翻番幅度之大,决不逊于德隆系股票。如此看来,中国长庄的开山鼻祖应该是中经开。其实,中经开应该早就在四川长虹(相关,行情)上有过类似长庄的努力,只是由于各种原因而未能成功,但这种抱负却在东方电子上得到了近乎“完美”的实现。

  不过,这一次上阵的中经开已经武装了更新式的武器:基金。在东方电子长期的令人惊叹的涨升中,基金景宏(相关,行情)和基金景福(相关,行情)都扮演了重要角色。从公开资料能够看出,到2000年末,基金景宏持股达到10,669,512股,占总股本的1.16%;基金景福持有2,737,848股东方电子。而到2001年6月30日,这两家基金仍然分别为东方电子的第七和第十大股东。而中经开正是这两家基金管理人大成基金管理公司的发起人。虽然这两只基金在规定时间披露的持股量,对于当时流通盘已经相当庞大的东方电子来说,只具有某种象征性。这两家基金首次出现在东方电子的股东名册上的时间是2000年中报,这个时候已经是东方电子的最高价位区域,傻瓜都看得出,这两家基金所为何来。鉴于当时基金在投资者心目中理财专家的高尚而又专业的形象,这两家基金实际上还起到了迷惑投资者并吸引跟风盘的作用。这大概用不着有更多的怀疑。虽然基金的高位接货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中经开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将一个为投资者理财的工具,变成了为庄家服务的私器,还是让人不得不感慨于中经开的敏捷与无所顾忌。

  这几年,基金的职业操守及专业形象广受非议,但中经开的严重违规却为我们揭示了这个问题的另外一面:大股东对基金公司的控制。有像中经开这样的庄家股东,基金公司的胳膊又怎能拧过大股东的大腿?在这个意义上,广大的基金从业人员的确相当无辜,他们正在为大股东的不法行为背黑锅。这一次,与中经开撤消公告同时发布的还有中经开退出大成基金的公告,但愿这能够成为中国基金业重新起步的契机。

  在中经开对东方电子的炒做中,大家还可以发现庄家赚钱的另外一个秘密手段,那就是利用内部职工股。中国早期的股份制公司大多发行有大量的价格低廉的内部职工股,这些内部职工股一旦上市,获利将相当丰厚。不过,一般的情况往往是,等到股票上市时,由于上市信息的极度不对称,所谓的内部职工股早已经易手。基本上已经掌握在那些对上市信息非常清楚的内部人手上。而许多公司,根本就没有真正发行内部职工股,而是将内部职工股直接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东方电子在1996年12月12日的《招股说明书》:“截止1996年6月30日,本公司共有职工855人。”“公司前次定向募集的内部职工股,据国家有关规定已由山东证券登记有限责任公司托管,全部登记造册。”而在其1997年的年报中又披露:“截止1997年12月31日,本公司股东总数为21084户,其中内部职工股股东5444户。”一下子比应该有的最多人数多出4408人。仅此一点,我们就可以判断,东方电子的内部职工股存在严重的问题。要么在上市前有过大规模的换手,要么存在超范围发行的问题。最极端的推测是,东方电子在1994年通过定向募集方式设立东方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一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这虽然只是推测,但它符合我们的经验。这种经验在东方锅炉(相关,行情)、大庆联谊(相关,行情)等一系列事件中一次次被证实。这本是一件非常容易查清楚的事情,但在我们过去的市场上,却变成了一桩似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中经开今次被关闭正在使这个“不可能的任务”逐渐变得可能。东方电子董事兼董事会秘书高峰被刑事拘留,就是彻底揭开东方电子之谜的第一个明确迹象。对此,我们充满期待。

  东方电子在内部职工股上的猫腻,可能正是中经开与东方电子长期“战略合作”的原因——一个美妙的蜜月就此开始。换句话说,没有大量和廉价的内部职工股的集中(更确切地说,是向少数知情人手上的集中),也就没有人有动力去创造东方电子这个“造富神话”。这个推理应该可以列为常识。东方电子内部职工股创造富翁的能力的确惊人。经过长期的送股,在东方电子职工股上市时,其成本已经降低到每股0.20元,最高增值幅度可以达到200倍。这样的财富奇迹,的确让普通人躁动不已,不过他们也仅仅只有躁动的份。

  有趣的是,一家IT业的报纸竟然将东方电子的内部职工股模式形容成尊重知识的典范,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一夜之间批量打造了一批百万富翁不假,但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所谓“知识英雄”,而是躲在幕后的“权力贵族”。

  以内部职工股的黑箱作为源头,到二级市场上股票价格的延续多年的高成长,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中经开在东方电子上的这个“宏大策划”。这当然是一个杰作,但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自从“327事件”以后,很多人就将中经开称为中国证券市场上的“恶少”,这一是形容其树大根深,背景不凡,另一方面则是形容其手法凶悍,行事肆意。不过,“恶少”这一标签对中经开仍有不够确切之处,中经开恶是恶矣,但却早已不“少”。十多年了,中经开早就应该成熟起来了,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中经开尚未成熟,便已经死去。惟愿,这仅仅是中经开的个体命运。

  在东方电子的炒做中,我们看到了中经开对高科技概念的超强悟性,以及对基金的某种独创性运用。

  中经开这种“悟性与独创”的特征在银广夏(相关,行情)的故事中也同样显露出来。

  被自己的贪婪和自负击倒

  银广夏的故事大家都已经非常清楚了。但绝非偶然的是,在银广夏的操纵案中,我们又一次看到了中经开的影子。

  在银广夏崩溃前的股东名单中,中经开的关联公司及关联基金都置身其中。其中中经开物业持有银广夏近1000万股;景宏、景福两基金持有1100多万股。不用说,这几家与中经开密不可分的关联股东又是在银广夏股票价格大幅拉高之后介入的。其用意与手法可谓如出一辙。

  时间上推算,东方电子与银广夏的炒做在时间上有交叉。也就是说,中经开几乎在同一时间出击两家(也许是数家)大牛股,其路子之野,气魄之大,让人望尘莫及。业内谓中经开凶悍,看来绝非戏言。

  由于银广夏事出突然,还有许多老鼠仓未及出逃。于是坊间传说:中经开全力游说高层,希望0557无限期停牌,并最终采取琼民源方式重组,这一方案后来由于有人坚决反对而未果。这虽然是一个不太可信的传说,却显示了人们很容易对中经开这类机构所产生的某种联想。但不管这种传说是真是假,有一点是清楚的:中经开的所谓背景仍然是它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尚方宝剑。可悲的是,总有人相信他们能够在这种背景的庇护下分得一杯羹,从而主动的投靠与跟随。很不幸,这可能只是那些被权力崇拜麻痹了的人们的一厢情愿。于是我们发现,在银广夏的牺牲品中,又增添了一批新的刀下之鬼。

  这个很不完全的名单是这样写着的:上海金陵(相关,行情)因投资银广夏损失1亿元。轻纺城(相关,行情)因投资银广夏损失7500万元。银鸽投资(相关,行情)因委托理财投资银广夏1.2亿元,损失约1亿元。

  不管这些牺牲品是主动献身还是真的受骗。但从这些受害者是清一色的上市公司来看,我们发现,裙带资本想要骗取的目标,已经不单单是中小投资者了。他们的能力与胃口要求他们去掠夺更大的目标。所以,诸如放开三类企业入市的市场化举措不过是拧开了社会资源进入证券市场的阀门,将中国资本市场变成他们更大的钱袋,放任中经开之流对全社会财富的吞噬。人们普遍认为,银广夏所引发的震撼是央行最终决定关闭中经开的关键因素。将一个地地道道的骗子,化装成一个无可挑剔的蓝筹股,中经开把自己的想象力和“背景”都用过了头。所谓盛极而衰,银广夏遂成中经开在中国证券市场的最后冲刺式的一搏。在这几年信托业争先恐后的倒闭比赛中,中经开尚能逢凶化吉,成为少数幸运儿(2000年6月,中经开成为极少数确定保留的中央级信托投资公司),但最终却没能逃脱自设的“银广夏陷阱”,中经开是被自己的贪婪与自负击倒的。

  在中经开的网页上,有这么一段话:“公司(中经开)宗旨是根据国家有关方针政策及法律法规,以支持政府鼓励的开发性,示范性、关键性生产经营项目为重点。”对比中经开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的种种“开发性、示范性、关键性”的行为,这段话不仅是绝妙的讽刺,也透露了中经开能够为所欲为的天机。权力权力,多少罪恶假汝而行!

  对于中国证券市场而言,中经开的消亡,可能昭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这个时代由无限遐想开场,却以凄惶迷茫告终。其中风云诡谲,又岂一个乱字了得。英雄总被雨打风吹去。幕,开启又合上,我们却始终不得门而入。不过,所有辉煌过后的遗迹,都毕竟为我们树起了警醒的界碑。这可能是中经开带给我们的唯一正面意义,虽然代价不凡。

  很多年了,我们终于可以向中经开说再见了。这一天跚跚来迟,但它还是来了。别了,中经开!


来源:[科学与财富]
2002年7月2日11:57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中经开所属14家证券营业部今起移交银河
  • 《财经》杂志:中经开之死
  • 警钟为谁而鸣?
  • 谁创造奇迹? 谁毁灭奇迹? 中经开猝死内幕
  • 中经开:一个机构的死亡历程
  • 中经开有哪些重仓股?会不会长期沉淀﹖
  • 银河为中经开埋单 中经开重仓股将长期沉淀?
  • (独家)中经开享受“安乐死”
  • 中经开之殇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市场观察
    市场直击
    搜狐热门股
    ·西山煤电:基金重仓股
    ·东方钽业:资源垄断
    ·歌华有线:有线网络翘楚
    ·爱建股份金融信托领头羊
    机构看盘
    ·十大券商看市场
    ·补仓力量逐渐加强
    ·低价股革命,谁来接枪?
    ·六大权威展望节后市场:调整已基本到位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