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重划中国市场版图 要求唐骏坚忍第一
http://business.sohu.com/
来源:[ 京华时报 ]

  如果说史蒂夫·鲍尔默25日来华与一年半以前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比上一次瘦了40多斤,这是他出任微软CEO后的最大成果。他此次来华带来了62亿元人民币的投入,但并没有让人觉得心安理得。他的一举一动都流露出无比的优越感和横扫一切的霸气。史蒂夫·鲍尔默把中国看做未来全球两大市场之一,如果过去人们可以通过做微软不做的事情来获利的话,那么现在鲍尔默说:“没有什么我们不打算做的。”

  1.最霸道的CEO

  在大庭广众之下回答记者提问,得意地对着麦克风吹一声响亮的口哨,也许只有微软的史蒂夫·鲍尔默才做得出来。曾经与比尔·盖茨在高层会议上比嗓门的史蒂夫·鲍尔默以他无与伦比的音高向中国记者证明了谁是软件世界的主宰。不仅仅在软博会上,即使在有诸多温文尔雅的学者和教育家出席的“长城计划”签字仪式及新闻发布会上,他也摆出了睥睨一切的架式,他回答问题的声音不用麦克都可令你的耳膜发颤。他虽然表情丰富,惟一缺乏的却是亲切感,因此他光亮的脑门多少有些令人生畏。

  从70年代中期开始,鲍尔默和盖茨就是好朋友,那时他们都是哈佛的数学天才。盖茨中途辍学后,鲍尔默继续念完了学位。两年后,鲍尔默去斯坦福读了MBA。1980年,新生的微软遇到了问题,盖茨说服好友退学来帮忙,并让鲍尔默担任过微软的各种管理职位。

  美国《商业周刊》曾载文称:对于竞争对手来说,让微软更友好、更善良就像让老虎吃素一样难,这一点在鲍尔默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尽管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临时解决方案,鲍尔默并不希望给微软戴上更多镣铐。微软将继续开展新业务。

  2.从局外人到局内人

  6月25日到京访问的微软CEO鲍尔默可谓行色急切、步履匆匆。在两天的时间里,鲍尔默马不停蹄,与政府高层沟通,与国内的合作伙伴会面。但他访问中国的目的却是专程与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签署涉资62亿元人民币的一项合作谅解备忘录。6月27日,在鲍尔默与中国教委签订“长城计划”的时候,被前来采访的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高人一头、宽人一膀的微软巨汉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强硬地拒绝采访,而是和记者们友好地交谈起来。

  史蒂夫·鲍尔默有着浓浓的中国情结,在过去10年中他来华访问已经有15次,而对中国的了解使得他把微软从中国软件业的局外人重新定位到了局内人的位置上。“微软对我们所看到的在中国发生的事情有很高的热情。中国的发展、中国的改革速度是非常令人吃惊的。这次来访,应该这样来描述,我们已经完全进入了微软在中国发展的第三个阶段。可以说,这个阶段微软是一个完整的、具有价值的参加中国软件行业的参与者。”

  鲍尔默上任以后,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说要在25年内重塑微软。“对于这样的市场,中国必须成为计划的一个重点。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微软公司在这里进行研发和开发的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中国。”

  3.要求唐骏坚忍第一

  6月27日,现任微软中国总裁唐骏也许度过了一个颇不平常的生日。一大早,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就与他进行了一次长谈。在史蒂夫·鲍尔默的眼里,中国的重要性并不体现在市场份额上,而是市场潜力上。相对于微软全球数百亿美元的产值,微软中国那一点并不算什么。但是,他认为,20年后,中国将成为微软最重要的海外市场,这个市场将会超过日本,甚至会超过美国本土。

  史蒂夫·鲍尔默与唐骏共事多年,相互了解,当谈到对一直致力于中国政府公关的唐骏时,鲍尔默用了一个词是“兴奋”。“他的工作非常出色,我和唐先生曾经合作过5年,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非常好的,在微软的工作干得很漂亮。”史蒂夫·鲍尔默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评价他的老同事所在的微软中国:这也许就像WINDOWS系统推出一样,需要一个过程。1983年,我们就推出WINDOWS系统,失败了。1987年,我们又推出了这一系统,还是失败。1990年,又推出这个系统,结果成功了。中国看来也需要这样,一次不行,再来一次。

  史蒂夫·鲍尔默说:“我们的目标是培育中国的软件业。我们现在是一手抓着现在——日本市场,一手抓着将来——中国市场。”而对于印度市场,他认为,那要落后中国30年。这也就不难理解微软为何这么看重中国市场了,他认为要成为伟大的软件公司,必须占领中国市场,而他在这个市场中却牢牢抓住了软件产业四大必备因素:人才、技术、市场需求和资金。

  4.此次访华不为公关

  在鲍尔默的脚步抵达京城的那一刻起,业界纷纷认定鲍尔默是来褒奖唐骏政府公关战绩,并与市政府修好,准备为今年的政府采购做足文章。

  对于唐骏正在进行的本地化和政府公关的工作,鲍尔默表示十分支持。“微软在中国的成功,在其他市场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本地产业的发展。我们搞这个62亿的协议就是从国家计委得到一个意向,告诉我们在什么地方投资能够最好地帮助中国的产业发展,促进IT产业的发展、促进PC的发展、促进PC的使用,我想这对产业都是有积极意义的,对微软也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对于去年北京市政府采购微软失利这件事情,鲍尔默表示并不在意,也坚决否认此次访华是为了政府采购在进行公关。“我们都知道,在任何市场中,我们有时候会取得成功,有时候会失败,有的时候客户会做出选择,有的时候客户会选择别人嘛。我们并不是总能获得胜利,并不是总能拿到采购的中标。我们要着眼于长远,以积极的态度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我这次访华和这个事情没有具体的联系,和采购的事情没有关系。这两天的日程很满,非常激动、非常有意思,和采购具体的问题没有一点关系。”鲍尔默非常自信地说。

  5.事实并非如此

  虽然鲍尔默予以否认,“我这次来和采购具体的问题没有一点关系。”而唐骏在3个月内所做的成绩却重重地体现在和政府的密切合作上。据悉,最近的一段期间,微软中国公司频频获得与包括北京市政府在内的中国政府的合作以及许多中标订单。在北京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的电子政务试点工程中,微软的Windows 2000 Advance Server和SQL Server 2000相继中标。在“中央粮库计算机网络系统”工程的改建和国务院信息系统项目中,微软也获得了超级大单。

  然而,微软骤然增大在中国的投资力度却始于今年年初。1月17日,微软在京宣布与中关村科技、四通合资成立中关村软件公司,微软拥有这家大型软件公司19%的股份,是微软在中国内地的第一个合资项目。随之4月11日,上海联和投资公司和微软宣布成立合资企业上海微创软件有限公司。6月12日,微软与国家商用密码科研、生产及销售定点单位济南得安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及山东大学在北京宣布联合成立了实验室,他们选择目前决策层最为看好的加密产品进入安全领域,并且要借国家密码办公室的力量进入中国的电子政务、商务领域,可谓用心良苦。

  更有甚者,日思夜想融入中国软件产业的微软能否顺利加入中国软件协会,成为WTO后获得中国软件行业协会会员资格的第一家外资公司,此事被唐骏称之为微软在中国发展史的重要里程碑。

  然而,鲍尔默否认此行与政府采购有关,并且大度地认为“客户会选择我们,有时候会选择别人,我们(微软)并不总能获得胜利,并不总能拿到采购的中标”。但是唐骏上任时却有言在先:“政府是微软在任何一个市场的重要客户,我们会从价格、服务、培训和技术支持等方面给予政府切实的支持。”

  在上月举行的科博会“中国软件产业发展高层论坛”上,相关负责人透露,未来两年内,政府采购软件在同等性价比条件下,优先购买国内产品,而今年政府行业的软件采购额将比去年的40亿元增长一倍。国内企业并不一定是“土生土长”的本国企业。政府鼓励跨国IT企业在北京设立软件研发机构和合资、独资公司,建立独立的产品开发生产基地,这样也被视为国内企业,成为政府采购中的优先采购对象。据悉,去年政府行业的软件采购额为40亿元,占软件总体市场的14.1%。

  链接:鲍尔默与盖茨的关系

  鲍尔默在美国底特律长大成人,他在哈佛就读时,与盖茨相邻而居,并由此结下不解之缘。4年前盖茨举行婚礼时,就是由鲍尔默出任的男傧相,两人的关系可见一斑。可商海无情,盖茨雇用鲍尔默之后,他们的友谊也经历了严峻的考验和磨合。鲍尔默能有今天的地位和成就,主要是因他在微软帝国扩展的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据说,1985年春,微软没能在最后期限前研制出视窗软件时,盖茨曾扬言,如果视窗软件不能在当年底前上柜台销售,他就要鲍尔默走人。尽管大家普遍认为盖茨只是一时气话,并不是真的要解雇鲍尔默。结果鲍尔默也不负盖茨所望,当年11月,视窗软件在千呼万唤之后终于登台亮相。
2002年6月30日17:06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史蒂夫-鲍尔默 “划分”微软时代
  • 国家计委与微软合作涉及金额超62亿
  • 承诺3年向中国教育投资两亿 微软推出长城计划(06/28 07:21)
  • 筑金山“长城” 求伯君扛着WPS杀向微软
  • 2999亿美元超越GE 微软市值全球第一
  • 微软:法院还没放过你
  • 唐骏:他能否修理中国微软?
  • 巴尔默的微软
  • 微软垄断案起新波澜 反托拉斯诉讼被拒绝
  • 埃里森炮轰盖茨 击败微软是人生目标
  • 作者相关文章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