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小德隆”上演资本大戏 真相还有另一种版本
http://business.sohu.com/
[ 王福生 ]
  一家控股了两家上市公司却始终隐身于投资者视线之外的神秘企业,一场多方受益而又疑窦丛生的关联交易,一系列看似无关实则环环相扣的资本运作……尽管资本的多米诺骨牌至今依然牢牢挺立,但通过记者多日的明查暗访,我们终于还是发现了——一场高明的并购游戏

  2001年5月15日,绵阳绵州酒店。一场“靓女出嫁”的好戏正在上演——

  绵阳市政府与西藏珠峰摩托(相关,行情)车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珠峰)签订协议,同意西藏珠峰以3255.19万元现金收购绵阳丰谷酒业全部国有股710.7万股。为了实现绝对控股,西藏珠峰随后又买下了丰谷酒业的职工股,最终以1.07亿元拥有了丰谷酒业99.2%的股权。

  看上去这是一个令各方面都满意的多赢结局:绵阳市政府实现了国有股减持,保证了每年能够有更多的财政税收;西藏珠峰拥有了一块赢利能力相当强的优良资产,并成功地调整了公司产业结构;丰谷酒业找到了资金实力雄厚的大东家,进一步增强了自己的经济实力。然而,与绵阳市政府签订购买协议仅仅过了4个月,西藏珠峰又风风火火地策划将丰谷酒业以20048.50万元的身价卖给它刚刚控股不久的上市公司——德阳金路集团(相关,行情)。

  西藏珠峰收购丰谷酒业时,丰谷酒业的净资产为8753万元,但4个月后却翻了一倍多。对此,有关人士称是“土地的增值”和增加了“无形资产的评估”,但这显然是一个难以让人信服的解释。后来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双方达成协议,金路集团以丰谷酒业资产评估值的75%即14916.08万元人民币收购其99.2%的股权。通过这一进一出,西藏珠峰在短短4个月内净赚4000多万元。

  金路集团出巨资受让西藏珠峰持有的丰谷酒业股权的消息经披露后,引起了外界的纷纷猜测,某报登文《金路集团跳“酒坑”是祸还是福》进行质疑。为了打消人们的顾虑,金路集团在随后发布的公告中称,西藏珠峰同意豁免公司购买丰谷酒业所欠的2937万元。

  如果说西藏珠峰这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购并游戏只是中国资本市场上见怪不怪的关联交易的话,那么,我们只要将它在2001年3月入主金路集团,5月收购丰谷9月再转手卖给金路集团等事件联系在一起来看,就会发现,其中有一个很大的疑点:

  珠峰摩托2000年12月在上交所上市以来,业绩并不理想,股价一路下滑。珠峰摩托要想保住在股市上的融资资格,必须花大力气改善公司的赢利状况,增强造血功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每年主营业务赢利高达7000万元的丰谷酒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西藏珠峰没有把丰谷酒业交给嗷嗷待哺的珠峰摩托,而是一转手给了刚刚进入西藏珠峰大家庭的金路集团。大东家嫌贫爱富,不愿雪中送炭,只想锦上添花,其用意究竟何在?更令人费解的是,西藏珠峰在金路集团所占股权不过14.64%,而在珠峰摩托却有41.05%。

  再看看得到西藏珠峰宠爱的金路集团。金路集团2001年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9405.39万元,其中丰谷酒业贡献了4000多万元,占金路集团利润总额的47.28%。除此之外,年报披露的其它三项主要财务指标——每股收益,每股净资产,净资产收益率,均比2000年有较大幅度下降。如果没有丰谷酒业的加入,金路集团2001年的年报就不会好看,。

  一切因为丰谷酒业的介入而峰回路转,金路集团以连续三年增长的良好形象出现在投资者的面前,而作为亲生骨肉的珠峰摩托却景况日窘。人们禁不住要问,西藏珠峰究竟要干什么?它的这一决策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还是迫于某种我们不得而知的压力?西藏珠峰背后的神秘力量

  2000年,绵阳足球队经过多年的拼杀,终于晋身甲B,但此时赞助商丰谷酒业已无力继续支撑球队运营所需的庞大经费。为球队解决资金问题,绵阳市政府专门组织了一个班子与长虹集团、绵阳华润等企业接触协商,但最后都无疾而终。后来当地一家民营企业挺身而出,愿意接手球队。该企业提出的投资计划是:在整体兼并丰谷酒业的前提下介入足球俱乐部的运作,然后投入1个亿的资金对酒厂进行技术改造和扩建工作,由该项目产生的效益来弥补在投资方面的亏空。谈判进行得十分顺利,当地媒体对此纷纷进行了报道,但到了签约的时候,出面的却是西藏珠峰。

  奇怪的是,丰谷酒业加盟西藏珠峰以后,新上任的董事长却不是西藏珠峰派来的人,而是之前与政府谈判的这家民营企业。而丰谷酒业原董事长李基金退下来以后也“莫名其妙”地成了这家企业绵阳分公司的董事长。记者在绵阳还看到,原来的丰谷酒业大厦已经换上了这家企业的名字,但入口处墙上指示方向的“丰谷酒业”几个大字仍清楚可见。为一探究竟,记者拨通了一直称病没有上班的丰谷酒业原董事长李基金的电话,但他以“不好说,说得不好,既得罪了公,又得罪了婆”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随后又到位于同一栋楼的该公司欲进行采访,却被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礼貌地告之,这里是分公司,总部在成都,主要领导现在都在那里办公。而在此之前,记者曾与该公司成都总部联系,投资部一位姓郑的小姐接了记者的电话,记者刚说明意图,电话突然断了,再打,要么是忙音,要么没人接听。打到总台去问,接线小姐说郑小姐和领导都到北京出差去了,什么时候回来,谁也说不清楚。

  看来,这家企业在有意无意地回避些什么。我们能够想到的理由是,出于某种考虑,它们目前还不愿意走到前台。但人过留痕,雁过留声,尽管这家企业刻意回避和西藏珠峰的关系,但记者还是从中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2001年4月3日,在成都锦江宾馆,阿坝州政府和这家民营企业举行了共同投资开发四姑娘山框架协议的签字仪式。根据协议,四姑娘山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双方共同成立四姑娘山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全权负责四姑娘山的整体开发。这家企业承诺将在5年内投资20亿元人民币,并在一年内先期投入2亿元人民币建设景区的基础设施。代表企业签字的是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陆涣文。

  无独有偶,在2001年5月15日西藏珠峰与绵阳市政府签定国有股转让协议的仪式上,我们又发现了陆涣文的影子。只不过,这一次他的身份是西藏珠峰副董事长。

  在信息公开化程度远不及发达国家的中国,一家企业刻意回避与媒体发生接触,只能有两种解释:要么不愿树大招风,要么就是不愿让大众看到自己“阳光下的影子”。

  事实上,在绵阳,这是一家家喻户晓的企业,在某种程度上讲,它的知名度甚至盖过了著名企业长虹。它就是拥有数十亿资产却始终不为外界熟知的民营企业——四川汉龙集团。汉龙现身

  从公司名称上判断,汉龙集团应该在成都注册,但记者到成都查询的结果是当地无此企业。后来记者辗转赶到绵阳,终于找到它的注册资料。从绵阳市工商局提供的资料显示,汉龙集团成立于1997年3月,注册资本9998万元,法定代表人蒲万昌。有意思的是,在“行业名称”这一栏,注明是“五金、交电、化工批发业”,但它的经营范围却包括了化工产品、医疗器械、电子产品、卫生洁具、文化办公用品、农副产品、餐饮娱乐、运输服务,等等,几乎涵盖了所有的贸易门类。

  在一份汉龙集团自己的宣传资料上,写明董事长却是刘汉。记者通过调查得知,刘汉才是汉龙集团真正的掌舵人,但不知什么原因,目前他只愿意做一个运筹帷幄的幕后高手,而不想当一名显山露水的前台英雄。西南证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刘汉靠1000元起家,通过炒绿豆等期货赚了钱,后来进军股市,盘子做得很大,厦新电子(相关,行情)、四川双马(相关,行情)、特精股份(相关,行情)都曾经是他的庄。四川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宏达股份(相关,行情),刘汉也通过自己控股的广汉平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拥有16.1%的股份,从而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刘沧龙、刘海龙兄弟是刘汉的堂兄弟,刘氏家族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被业内人士称为“四川小德隆”。

  刘氏家族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但汉龙集团给绵阳留下的却是踏踏实实做实业的形象。它曾经是绵阳小岛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主人,投资1.28亿元取得了绵阳小岛1700亩土地的综合开发权;它手下的绵阳益多园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是绵阳市最有名的房地产公司之一;它垫资9000万元修建了位于绵广(绵阳到广元)高速公路入口处的迎宾大道,出资4000万元修建了连接科学城与市区的公益性大桥——汉龙大桥;出资修建了绵阳市体育馆和市区内多座人行天桥……

  不仅如此,汉龙集团还全资兼并了具有30多年历史的九寨沟天然药业集团,一举挺进制药行业。联系到前面提到的入主丰谷酒业,组建四姑娘山旅游开发公司,不难看出,汉龙正在一步步完成自己的战略布局,在它未来的发展版图中,对实业的投资已经成为它的中心议题。

  问题在于,汉龙一方面紧锣密鼓地跑马圈地、大举进军实业,另一方面却不动声色地调兵遣将,通过控股西藏珠峰入主金路集团,并“锦上添花”地为金路注入优良资产,让其在投资者面前保持连续三年快速增长的良好形象。其意图究竟何在?联系到刘氏家族在资本市场的不俗表现和金路集团在2001年股市一片大跌中逆风而起的背景,这让记者不得不把目光投向这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牛股——金路集团。聚焦“川股第一股”

  金路集团(原名川金路A)是德阳的一家化工企业,上市之初已经拥有9家全资子公司和2家参股企业,后来又逐步兼并了德阳市精细化工厂等数家国有企业,市场走势极为不俗,一度成为投资者追捧的宠儿。到了1998年,金路出现了巨额亏损。2001年3月13日,金路发布公告,称原第一大股东三通公司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转让给西藏珠峰。

  从近两年的二级市场来看,金路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它从2000年初的5元多一路攀升到2001年5月的23.29元,股价涨了近5倍。2001年中国股市受监管层措施的连续出台、国有股减持的启动与暂停等因素的影响,大盘出现了较大幅的震荡,但金路集团似乎丝毫不受其影响,仍然保持了强劲的涨势。从公开的信息来看,2001年中国股市共有530只股票(包括基金)涨跌停板,但全年涨幅居深市第7位的金路集团却一次也没有上榜,总有一种力量让它在涨跌幅7%的界限以下“安全”地运行。

  从金路集团公布的股东人数上也透露出庄家活动的痕迹:1999年底,共有股东数100552人,到2000年底,股东人数锐减到12510人,比上一年减少了90%。到了2001年中期,股东人数又增加到24024人。股东人数的变化和金路集团股价的走势惊人地吻合,这是否意味着庄家在完成了这只牛股的制造程序后已经在悄悄地出货?

  成都证券投资研究中心总经理助理肖腾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不好评价金路集团背后的问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作为一只流通盘只有3个亿、流通市值却高达50亿元的股票,其下跌将是必然的。因此,对我们的客户,我们的建议是,投资这只股票,一定要慎重。”

  金路集团的股价在高位运行,庄家要想顺利出货,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金路集团业绩上升,呈现给投资者一个强势增长的良好形象,再加上一个颇有前景的重组题材,庄家的顺利出仓才有可能实现。而西藏珠峰将丰谷酒业注入金路集团,在客观上正中了庄家的下怀……

  在金路集团发布的公告中,信心百倍地为投资者描绘了一个充满利润前景的未来。但是,据公司内部人士透露,一直宣称走“多元化”之路的金路集团,除了树脂公司外,其它企业都没有创造过利润。如今金路集团又大张旗鼓地再提多元化,是真有决心大干一场,还是仅仅图一个吸引投资者眼球的热闹?

  到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西藏珠峰不把丰谷酒业注入珠峰摩托而转向金路集团了:一来西藏珠峰在珠峰摩托中占有41.05%的股权,如果将丰谷酒业以高价转给珠峰摩托,转来转去都是自己的钱,西藏珠峰从中得不到什么好处;二来珠峰摩托业绩和股市的表现都欠佳,即使注入了一笔优良资产,短期内也不会有大的起色。转给金路集团就不一样了,不但可以赚上不小的一笔,又能够塑造一个良好的上市公司形象,可谓一举两得。关于真相的一种版本

  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成熟为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设置了太多的障碍和陷阱,换句话说,那些掌握了大量信息和资本的金融大鳄,完全可以通过一系列的运作掌控股市,从中获取暴利。有的分析者甚至尖锐地指出,在中国,没有资本运作高手,只有勾兑高手,只要你勾兑好了银行和相关部门,股票市场随你玩。

  西藏珠峰2001年3月入主金路集团,5月收购丰谷酒业,9月将丰谷转给金路并从中获利1900万元,10月用持有的金路集团法人股向银行贷款5000万元,随后又推动金路集团积极进行多元化布局,整个过程环环相扣,每一个步骤都拿捏得不差分毫。如果不是精于资本运作的高手参与,是不可能做到这样几近完美的。而记者调查到的种种迹象也表明,一向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的汉龙集团与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丰谷酒业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

  “之前和绵阳市政府谈判的一直是汉龙集团,到了签约的时候为什么却成了西藏珠峰?”

  “它们是一家人,汉龙集团是西藏珠峰的大股东。”

  “丰谷酒业被兼并后,西藏珠峰有没有派人过来管理?”

  “主要是汉龙的人,现在的董事长孙万章和总经理王旭都是汉龙集团派过来的。”

  “丰谷原来的董事长李基金退了没有?”

  “到绵阳汉龙(分公司)当董事长去了。”

  “汉龙与你们的合作情况怎样?”

  “还可以。员工的收入增加了,对地方的税收也上去了,应该算是双赢吧。”

  至于丰谷酒业和汉龙集团的关系,绵阳更是人人皆知,记者在乘车的过程中问了3位出租车司机,无一例外都说是汉龙收购了丰谷酒业。一位当地媒体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汉龙集团是丰谷酒业的大股东,并曾就此接受过他们的采访。

  既然汉龙收购丰谷酒业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而它们的合作也相当不错,汉龙为何自己对此却讳莫如深?在中国,一家企业同时控股两家甚至更多上市公司的现象并不少见,汉龙完全没有必要羞羞答答地刻意加以隐藏。

  记者发现,汉龙通过西藏珠峰进行的一系列资本运作,最后的着力点还是在金路集团上。联系到金路集团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不难发现,这只股票的庄家正希望它用良好的业绩和具有辉煌前景的重组题材吸引投资者,而恰在此时,金路的“终极”大股东汉龙集团通过西藏珠峰为之送去了优良资产丰谷酒业,并随之进行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多元化”布局。这种惊人的一致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仅仅为一种巧合?

  汉龙集团作为一家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已经投资做了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有了一个较高的起点和还算不错的产业构架。如果它的掌舵人能够一以贯之地做下去,用自己在资本市场的优势为企业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撑,而没有坠入“圈钱”游戏的老套,它应该可以有一个相当光明的前途。

  现在的问题是:当光明与阴谋穿上同一件外衣,谁能说清楚汉龙集团的一系列举动到底是一次成功的“资本阻击战”,还是一个“经典”的“圈钱陷阱”?


来源:[《商界》]
2002年7月19日15:16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资本老手玩产业?德隆6000万想玩越野车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市场直击
    搜狐热门股
    ·中技贸易:强势确立
    ·新太科技:题材丰富
    ·神马实业:短线黑马
    ·鲁润股份:魅力独具
    机构看盘
    ·国泰君安 国信证券
    ·联合证券 华夏证券
    ·南方证券 申银万国
    ·银河证券 大鹏证券
    ·国通证券 湘财证券
    ·江南证券 兴业证券
    ·中信证券 广发证券
    ·闽发证券 海通证券
    ·天同证券 青海证券
    论坛精品
    ·纸飞机:潜流涌动 中国证券市场将迎来“新重组”时代
    ·千秋家园:中小投资者不要过于沉迷于技术分析
    ·纸飞机:出货的烦恼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