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搜狐财经 > 产经新闻-搜狐财经 > 2003中国企业领袖年会 > 现场报道
振兴东北 政府如何做着手信誉改善的工作
BUSINESS.SOHU.COM 2003年12月7日13:47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20年的商业实践,催生新一代企业领袖。-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具有什么样的领导力?他们将塑造什么样的未来?

  2003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是由《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的一次企业界盛会,主题是“新领袖-决定未来的商业力量”。搜狐网财经频道将全程报道。

  艾丰:有一个问题,很多企业在东北都有酒后失身、后悔不及的实例,总体来讲,有人讲千万不要跟东北做生意,政府怎样做着手信誉改善方面的工作。

  鲁昕:我回答段总提出的东北执行力的问题和东北政府执行效力的问题。这个问题,就像刚才艾会长讲的,中国的难点到底是什么?最本质还是体制条件所决定的政府的行政效力和软环境是大家最关系的,关于解决这个问题,我首先跟大家介绍几个信息,第一,这个问题在辽宁省的上层已经深刻认识到,现在东北的发展,尤其辽宁的发展,资本市场是巨大的,怎样把资本的力量充分调动起来,关键取决于行政水平、行政质量和行政效率,这件事04年,省委省政府做了重要的治理项目,要坚决治理。我给大家介绍两个信息。第一个信息是段总率领12位企业家到辽宁,我们做了接见,头天晚上跟12位企业家讲,你们有什么问题明天就提,结果这些企业家提了二个问题,就是酒后失身类似于这些问题,递了两个条子,一个是东方集团(相关,行情)的老总刘永邢,东北的政府力量强、企业力量比较弱,对民营企业不了解,我做财政厅的事情,大家比较理解。有四件事情,涉及三个事四个法人,当然包括政府法人。四个法人,东方集团债务不到1100万的资金关系问题,那么大的集团,几百亿资产占了0.1亿,刘总非常不好意思提这事,我到东北,段总不来,拿0.1亿,跟书记提这个意见不好意思,把条子递上来了,说这个事一定要处理,这么一点钱,他说不对,这表明政府的行政效率到底能不能提高,我财政做财政厅长,一般以亿为单位,0.1亿我不怎么在乎,刘总对0.1亿也不在乎,首先0.04亿是什么数,为什么在意呢?下决心要组织环境,这是第一个。第二,搞现代物流的张文东递了一个条子,是债权债务0.07亿,对我来讲看待这个更小了。这二件事情交给我了。中午吃饭,他给我打了电话,说交给你的事情要做好,对环境改造做了一个标志,昨天上午又给给我打了电话,我说书记你放心,这件事一回去找这些法人一个一个研究。这是我讲的第一个信息,现在省委书记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第二,昨天晚上的信息。我向薄省长汇报了段总一行提了几个问题,一是国民资本要实行待遇,第二行政效率是他们关心的。对于管理问题,国企一定要抓,首先抓培训,我说省长,培训很重要,最重要是淘汰机制,省长说一定要做。大家对东北的行政环境,由环境所决定的行政效率、行政质量,现在省委省政府主要两个领导对此不仅仅是决心的问题,而且04年要做整治。

  我介绍一个事,最近在辽宁省开了一个世界银行研讨会,在会上大家介绍了怎样评价一个政府的投资环境,世界银行做了一个案例,其中有辽宁省二个市,评价等级有6个等级,辽宁省有两个城市列入了二省评价体系之类,大连市在A-。当时薄省长邀请世界银行用他们的评价体系在辽宁省对14个市、40个县行政区做系统的评价,用这套评价体系来制约和管理行政环境,这套评价体系将作为用干部的重要的依据。如果谁评在C级或者B-级,给你半年的整改机会,如果不行就年检。由此可以看到,辽宁省政府对自己认识的深刻性以及采取的强制措施。刚才有的同志讲,辽宁省有一个特点,东北人,政府的力量强、企业的力量弱,在整治行政环境上要用强力上推进行政整治,采用符合温家宝总理提出的四个新,从而走出自己的新路子。

  艾丰:首创是怎样看待东北的机会,有无购买东北国有资产的打算,要投资东北的话,最担心的是什么?

  刘晓光:第一,对东北我们很有信息,我到过吉林,到过辽宁,都去过,始终转不进去,我们第一瞄准的是辽宁的水厂、污水厂。有一个问题,我们去,有没有投资模型?我带的是成本去的,赚不到钱我绝对不去。第二个问题,段总讲得非常对,有一个担心,政府太强有力,提高政府的执行力是矛盾的。我们需要一个亲商亲景的环境,所以有喜有忧,一方面更加强大了,另一方面对企业不好。

  第二,我赞成要造就平台。东三省,尤其辽宁省如何启动,一个平台启动有各种各样的系统。第二,尤其辽宁这样省的,做一个贡献,应该给一些特殊的政策,不给也有问题。我看了你的政策,是解决历史存在包袱的政策。这个文件我看了看,当时没有给长三角、珠三角的政策,我赞成东北,因为东北做的贡献很大。对于东北,讲了半天都是讲民营企业,也不要忘了辽宁的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怎么办?要给新机制、新的东西、新的概念。比如更大的自主权,给它亲商亲景的环境,给一个动力机制,给投资权,这是很重要的。作为首创这块,我们希望进入东北,进入辽宁,在大连、沈阳我都转过,现在第一步要投的是水厂、污水厂等,其他产业我们还不敢介入。

  鲁昕:我们首创集团刘总想进入辽宁的基础设施,说11号文件没有爆发力量,其实11号文件有解读的力量。辽宁人肯定关系这个文件,这个文件进行了系统的解读,拿解读的文件,我分管财政,首先到财政提出了31个问题,其中就有你关心的,回过头来讲,11号文件讲得很清楚,要把基础设施领域,这不是非准入领域,我也赞成这个观点,国有企业发挥了重大作用,辽宁的国企实践能力很强。首先你怎么介入?刚才段总讲了,民营企业进入辽宁,省委书记做项目负责人和项目详导,看看辽宁领导的素质有多么高。有些人讲项目不是特别多,我们的书记省长是经济内行。刚才张总说了五个项目,一个是本钢,本钢要给好的机制,本钢用辽宁自己的话来讲,同样干钢铁企业,有金矿本。第二讲抚顺铝厂。第三讲铁路建设,也可以建铁路。你关心水厂,辽宁的污水处理非常有市场,毕竟是以工业为基础的,城市化排在第二,城市化跟广东省的分子不一样,我们分子的人比较穷,广州分子的人比较富。另外,我们还有独立的44个行政县,每个县也是很大的镇,每个县和每个镇,污水处理厂,应该说,辽宁省的潜力非常大。我们也非常希望把这些城市的基础设施,尤其是能够给我们各位提供公共产品、经常性收入的基础设施推向市场。我想坐在这里谈不行,应该在辽宁实际考察当中,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

  刘晓光:第一,观念要改变,第二拿出最好的效果,第三给我投资循环的系统。第四要保护我的利益。

  鲁昕:我想辽宁省政府应该会做到的。你说的循环系统就是公共价值,不能随便管。刚才给了一个平台,我相信,但不能承诺。我相信,希望刘总不能用2000年的眼光和2000年的事实来看待2003年辽宁的环境,国内的环境、体制的环境、人们求发的环境。辽宁人深深感受到,我们发展不起来,怎么不如浙江、温州呢。那是以前了,现在发展已经进步了,我不知道刘总哪年去的。我希望这些话咱们各位新闻媒体不要上去,全国人在进步,整个民族在进步,你刚才说的背景,代表不了辽宁的整体环境。

  马云:我看了鲁省长的激情和着急,我觉得这不是招商会,我年纪不轻,可能讲话没头没尾的。有一个问题跟大家探讨一下,我同意刘总讲的观念的问题,刚才刘总讲的省长应该做什么?这不是辽宁省拉的人,不是辽宁省的投资对象。我以前去过饭店吃饭,发现一个总经理站在门口,这个客人挺好坐这,所有服务人站在旁边看,你怎么坐这,坐那去。总经理不是管客户,而是管理好团队,让团队服务,现在发现省长特着急。我这次没有机会到沈阳,但我一定过几天去东三省看一下。政府给了不一定是机会,政府应该创造机会。如果政府给大企业机会的话,越会造成更多不平衡和不公平的现象。现在要关注中小型企业成长,如何让他们诞生出来。我们在座的可能企业规模都很大,但是去东北,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如果东北观念不发展,东北发展自己,不是我们自己,是外地人去的,我们外地人带去的是思想。这个问题我想大家探讨一下,政府不应该给机会,政府应该是创造机会,创造商业就业的机会。

  还有一个我们,我们证实这个问题,东三省,谁知道有好处。就像这次非典,我们要证实这一点,把数据报出来。我们政府解决了好多工作,比如下岗补贴的问题,自己吃哑巴亏,老百姓不知道。政府应该告诉老百姓这是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如果自己不明白的话,二十年子孙还要下岗,必须今天面对这些问题,引起这一代人高度重视,将来一样,会用更多中小型企业的发展,发展民营企业,振兴东北,我觉得要靠国企东北大型企业,靠大企振兴东北比较难。

  王明夫:刚才段总讲的观点很值得我们深考,还是体制改革的问题。我想补充国内和国外的两种经济学家的观点,美国去年还是前年有一个著名人讲了中国五年即将崩溃,这成了主流观点了。后来很快,流行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又反过来了,逆转了,中国不能那样。典型的观点就是一个著名经济学家曾经是美国白宫的经济顾问,他用了三个指标倒退中国经济增长率有多快,他用哪三个指标呢?一是指财政收入,第二是货币投放量,第三是社会零售销售总额的增长率。用这三个指标倒退97年到2001年四年中国经济增长率是年均GDP34.2%,中国经济根本不是8%的概念,中国GDP根本不会在中国五年即将崩溃,所以这是目前西方经济学界的一个主流观点,其实中国经济是隐瞒增长的,不是8%的概念。我比较佩服这两个经济学家,一般经济学家是没有水平的。两位经济学家认为,只要中国把改革产权做到位,释放出来的生产力足以保证中国GDP维持15年年增数20%。我印象当中,刘总也同意这样的观点。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讲,十六届三中全会是非常英明的,主论调,障碍生产力发展的,最重要还是体制发展的问题。刚才段总谈的话题非常好,可以往这方面讨论一下。振兴东北,影响怎样在体制深化上、体制改革上,政府扮演一些角色,能够释放出经济学家讲的维持15年年增数20%。

  我觉得这是体制问题。凡是外国可以进入的,民营企业也可以进入,我听着觉得别扭。现在更多地表现出高流量的企业,都可以进入。当产业开放民营资本家进入,这个东西投资50亿,经济配套不可能。我主要的服务,民营的企业家感觉到,要10个亿民营资本要洗多少桑拿,不是民营企业的,20个亿就可以解决了。我觉得像中国的金融体制,无论是直接融资体系还是间接融资体系,没有跟进产业政策的开放,这也就是我们产业政策的问题。

  段永基:比如金融资源,银行的存款是老百姓的,老百姓有权选择管理人的,为什么只许国有银行作为管理人?发国债,是老百姓钱。

  张启:我是中国发展研究院院长,今天在这研究和讨论相当重大的问题。就是东北振兴难点是什么?台上几位嘉宾和鲁省长发表了很好的意见,我深有感受。我对东北是非常有感情的,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东北生活和工作过多年,最早在黑龙江就生活工作了十多年,2000年的时候,我还到沈阳生活了一段时间。帮沈阳大学筹备国际商学院,对沈阳非常有感情,今天我非常高兴地看到辽宁省委、省政府对振兴东北确实是非常地重视,省长、副省长带队来到这里,政府官员来到现场,从他们的内心来说,我非常同意,也是相当的着急。东北振兴确实缺什么、靠什么,这是相当重大的问题,也是原则的问题,也是振兴东北有望的大问题。东北振兴,我在96年的时候,是中央广播电台的特派,我到温州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调研,我跟温州市的市长有一个对话,我问他,你们温州是靠什么力量发展民营经济的?民营经济是能够崛起的。温州市市长告诉我们,我们不管,不管就是无为而治。经过十多年来看,我们看待温州现在已经发展到什么样?温州的经济、问题的人民都是相当的富裕,他们没有下岗的问题,他们没有下岗的焦虑,政府因此也非常的坦诚,政府可以做很多事情,大的项目,由民营企业来投资。我们来看看浙江,浙江也是这样,浙江这几年民营经济得到了多么大的发展。浙江的发展究竟靠什么?我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我认为浙江主要是政府官员转变的观念,这是关键。政府在市场经济里面什么都管,如果我们的经济振兴,我们的政府官员,我们的政府是强政府还是弱企业,刚才已经点到了,是很重要的问题。在2000年的时候,我给薄省长提过这个问题,希望辽宁省组织干部到浙江去学习,并且让浙江的干部到辽宁来做报告,我也高兴地看到薄省长是这样做了。我个人认为,在振兴东北的伟大振兴中,我觉得我们需要,段总也提到了,我们需要浙江人的精神、浙江人的观念,而且我们也应该用浙江、温州的观念进入东北民营企业,和东北民营企业共同联手振兴东北。我说的中心一点,就是观念更新,相当重要。观念更新解决了,后面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我在这里还要问一个问题,辽宁省在今后辽宁省的民营企业里面,在迎接东北振兴方面做了哪些准备?这是我想了解的。

  刘晓光:我建议要走珠三角、长三角的创新路子。

  香港卫视凤凰周刊:我记得薄省长说过一一句话,一个很好的企业在破破烂烂的城市里面搞招商引资会抬不起头,我想问一下辽宁省这三年建设的资金已经提升城市形象,我想投入城市中间大概有多少?变相转入外来投资里面了吗?东北振兴工业基地的时候,沈阳为什么提出盖东北第一栋高楼,盖高楼和经济发展有什么作用呢?第一期项目资金,大连拿了大头,最需要的资金沈阳拿了小头,这是什么问题呢?

  第二个大问题,大家都提到城市政府这块,政府有强烈使命感,这是最糟糕的。刚才你说过振兴东北不辜负党中央的希望,这是辽宁省经济发展的需要吗?振兴东北,先振兴东北人,其中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东北人惰性这块,你也提到勤奋,勤奋是靠企业家洗脑,还是靠政府强势推动呢?

  于书今:由于时间的关系,像这样的问题会后再进行回答。

  中国市场协会信用工作委员会:归纳起来,就是东北信誉的问题,国家对信用体系建设,作为政府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十六届三中全会也提出了以产业为基础,以法律为保障,信用,我个人的意见,我觉得东北的领导应该把东北的信用作为最重要的,归纳为一个问题,就是我怕打、我怕骗等等一系列问题都是信用的问题,东北在经济建设当中成为信用体系的制高点,这样的话,所有的问题都不成问题了。

  刘积仁:刚才大家说对东北人的不信任,东北人的形象,我内心受了很大的打击。我觉得事实上,全世界好人和坏人都是生活在一起,我们过去,大家知道,我们今天说温州好,过去温州做过假的东西大家也知道,过去说广东好,广东过去也有好的金融的各个方面的问题。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我们看到美国,我们崇拜美国的CEO,美国CEO做假帐也做得很多,我觉得客观看待自己和客观看待别人都是很重要。世界上是由不同类型的人混在一起,不是说东北人全勤劳、全懒,有一句流行的话叫“东北人是活雷锋”。我今天想说的东西,实际上东北在整个发展的过程中所遇到的许许多多的问题,跟我们国家的传统的机制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如果不客观地从历史上看待这样一个过程,我们就会对现实有很大的不满。当然,不满的时候,我们就会失去机会。实际上整个国际社会,我在国外有几个月,我问外国人,为什么今天在这里投资?整个国际社会对中国二十多年前就是不信任,所以中国在二十年的改革开放,我们政府诚实人很自豪。他们认为中国改革开放,做出最大贡献的就是中国农民。20年间,我们有1.9亿农民从农村都向了城市,每个月拿300块钱、500块钱、800块钱,中国的制造看成了一个基地,这些劳动是通过一点一滴的劳动,辛辛苦苦的劳动,我们现在的GDP有一半是外国的资本造成的,这些资本是靠国外的品牌,靠国外的劳动,而这些是通过牺牲他们的劳动,通过他们的勤劳、低收入,为在国际经济大浪潮中找准了位置。在这个方面,如果我们看待整体的中国的发展历史的话,一个地区都在不同的阶段,在不同的阶段表现了不同的方式,东北确确实实有一些问题,可能其他地区解决的问题,东北刚刚来解决,这是中国的现实。看到中国改革开放20的发展,中国现在制造的东西,我刚从美国回来,买回来的东西都是中国制造的,比中国卖得便宜。二十年前,我们中国有信誉吗?中国人被人看成是红色的、危险的,那时候跟北朝鲜的形象差不了多少。今天看北朝鲜,实际上外国人看我们就是那样。今天的变化,变化认为是危险的、没有机会的机遇,成为全世界投资的热点,最获得机会的就是在当时冒险的人。我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东北今天,大家认为不的稳定、不安全,对大家是机会,绝对是个机会。东软是从东北起来的,没有人认为东北可以搞软件,我们从几千块钱做起,到现在几亿的资产,我们每天工作十一二小时,我们市场在东北小一点,在全国各地。我们一直在东北这个地方,在沈阳省有一千五六百个工程人员,五千八百人当中三千多人以东北为基地,非常的勤劳,而且做了很多大家看不到的东西。比如像现在出口欧洲的DVD,是东芝的产品,是东软做的,数字电视机是东软做的,包括现在很多数码电视机,一千多人,跟国际的大环境在里面做。我想用这样一个事情来说,用东软的故事来说,机会,我跟大家面临一个问题,天气冷呀,老停电,觉得一个做电脑的要停电了,我觉得中国最卖好的产品是UPS,没有人到我们这来投资。但是走过来获得了机会,今天变成了我们重要的一个基地。我想利用最后的机会,给发展的不同的阶段的时候,我们客观地看待中国的发展历史,看待中国区域发展历史,这个时候,还是回到这个主题,我们知道要解决什么问题,东北人也知道面对的是什么问题,东北人不同的人也面对不同的问题,实际上全世界都一样。

  我相信在这样的发展机构里面,我们更多地看到商机的时候,会把过去认为不好的东西、有问题的东西,大家都不敢了,当时我们也是因为,大家不敢做我们做了,然后我们有机会。大家说东北人,更多说是山东人,东北人80%是从山东来,现在我们看到山东的海尔都不错,山东人干得不错,其实东北人和山东人是一个系统。

  于书今:谢谢刘积仁先生的精彩发言。今天的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作为主持人我最后说一句,第一句话想说的,我代表今天在座的劳动人民感谢我们今天到场来宾、全国各地的来宾。今天大家对辽宁的开发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和批评性的、关心爱护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对我们很忠诚。我相信辽宁人会按照大家提出的希望创造一个新的面貌、新的理念。今天这个会的主题是“第四极”东北开发的新力量,中央把东北作为增长的“第四极”,这个极增长的极在哪里?我个人认为在辽宁。东北增长极的主题开发力量是谁?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是民营经济的极,是民营经济和发展的期望,这是我们今天研讨会大家取得共识的一点。对此,我们深信不疑。我们相信,东北开发、辽宁的振兴,在东北的努力和关心东北的民营企业的帮助下,一定会取得预想的成果,这是我要说的一句话。

  最后,有一个会须,我跟大家说一下,原定计划,今天薄省长在晚宴上开一个民营企业的招待会,他跟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要感谢民营企业。另外,由于时间的关系,在晚上的企业高峰论坛不能到场,这个会议取消了。但他说希望在今天晚宴的时候,不吃饭,也要和大家共同见面,探讨辽宁最新问题,希望大家务必参加。

  艾丰:今天论坛开得非常好,非常的开放。省长和专家都开得比较开放。我领会鲁省长讲的一个主题,不知道对不对。希望大家不要用2000年、2001年对东北和对辽宁的印象,而应该是2003年,甚至2004年、2008年的印象,信息时报。信息时报常有,但不会损失信息时报的到来。给大家一个总的概念就是这样的。

  最后我说一个观点,大家反对强政府,希望有一个弱政府。我想这个概念可能不太准,我想希望有一个开明的政府,好政府,因为东北这个事情国有企业很多,完全像浙江其他那样的地方撒手不管,就没有人管,国有企业谁管?在转变期间,历史的转折还需要政府做很多事情,由于特定的经济背景、体制经济,这个方面要加以理解。但是政府应该更快转变,做一个开明的政府。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两个,第一企业做战略也是一样,选择做对的事情,而不是把事情做对。哪些事情是该做的,哪些是不该做的。首先是把事情选对,第二就是把事情做对。

  今天上午的论坛到此结束。(声明:本文是搜狐财经独家专稿,如须转载,请与我们联系,发邮件至 e-finance@sohu-inc.com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链接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新闻搜索
关键字: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2726113或62726112
Copyright©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短信内容:
手 机
自写包月5分钱/条 更多>>
搜狐天气为你抢先报! 魔力占卜姻缘一线牵!
金币不是赚的是抢的! 爱情玄机任由你游戏!
猪八戒这样泡到紫霞! 帅哥一定要看的宝典!
你受哪颗星星的庇护? 萨达姆最新关押照片!
精彩彩信
[和弦]两极 一分钟追悔
Forever Love
[音效]天下无贼主题曲
GoodFeel铃声
[原唱歌曲] 夏日恰恰恰
桃花流水 一直很安静
[热门排行] 要爽由自己
向左走向右走 飘移
精彩短信
[和弦]快乐崇拜 江南
[音效]情人 猪(搞笑版)



搜狐商城
vip9.5折免运费
暑期特惠总动员
爱车清洁用品大检阅
小家电低价促销
哈利波特现货发售
玉兰油超低惊爆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