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财经 > 非典VS禽流感:谁更可怕? > 非典VS禽流感:谁更可怕?
严防SARS北京见闻
2004年2月4日14:31   [ 刘腾 ] 来源:[ 财经时报 ]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寂静的小汤山医院

  本报记者 刘腾

  去年四五月间的SARS距今已过去了半年多,北京昌平区的小汤山SARS医院也随着疫情的消逝而淡出了人们的话题。《财经时报》记者春节期间再次走访了这家名声赫赫的临时医院。

  记者在门口逗留了20多分钟,没有发现一个人进出医院,过路人也只有一两位,都是匆匆而过,只有哨兵在默默地站岗。

  记者从与小汤山医院门口的哨兵聊天了解到,从去年6月20日最后一名SARS患者康复离开医院,这里就再也没有进过病人。小汤山镇上如果有发热病人,都是去镇上的医院或市里的医院就医。

  记者环绕这块占地不大、四周用铁丝网和高墙相隔的建筑物外院走了一圈,发现在围墙的外面大约三四米处,又用白色的铁栅栏围了一圈,在铁栅栏的每个角落都有卫兵把守着岗亭。虽然现在已经根本没有疫情,但其戒备程度仍不逊于当时。

  除了仍留下的“注意消毒”的铁牌外,几乎看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因为小汤山医院的病房都是平房,被那层2米多高的围墙围了个严严实实。只在院子后门的一角,可以看到几排病房,上面标着“××病区”,让人回味起半年多前这里紧绷的气氛。

  去年初夏,曾有传言说这座耗资2亿元人民币、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修建起来的世界最大传染病院将被拆除。当时一位防治SARS联合工作小组的专家向记者证实,小汤山医院肯定要拆掉:“这家医院属于临时修建起来的,许多地方用的都是简易材料,下雨天这样的简易平房都会漏雨,怎么可能长久保留呢?”

  但时隔半年多,小汤山医院依然静静地留在那里。“我们从未得到医院要被拆的命令。”小汤山医院门口的哨兵答道。

  也是去年年中,中国疾病控制中心主任李立明曾表示,“目前小汤山医院不会拆”,保留时间“可能一年,也可能半年,如果SARS没有复发,小汤山医院肯定会拆掉”。

  也许,今年北京没有SARS病例的圆满结果,就会为小汤山医院的存留给出最后的答案。

  记者观察到,尽管小汤山医院在春节期间显得分外冷清,但与其相隔不远的多处小汤山温泉娱乐场所却颇为热闹。在龙脉温泉,记者看到大堂内有不少趁着春节来玩的游人,纷纷登记酒店的房间。在酒店外的停车场上,各式各样的轿车也排得满满的。

  虽然在当地建立了这样一家传染病医院,对以旅游业为支柱的小汤山镇造成了许多负面影响,但小汤山镇的环境却因此得到了很大改善。据悉,北京昌平区委、区政府从区财政拨专款300多万元,为小汤山医院和周边地区建设了绿化隔离带,整治环境,并彻底清扫卫生。而整洁的环境,也成了春节前后小汤山镇吸引游客的一个原因。

  地坛医院时刻待命

  本报记者 陈红

  1月22日大年初一早9点,被装扮得喜气洋洋的北京地坛公园,迎来了金猴年第一批赶庙会的游客,通往公园的整条路上车水马龙。与此仅一片树林之隔的北京地坛医院里,也有一些人在忙碌着,不为自己过年,而是为了让别人过个好年。

  “节日期间我们处于高度警戒状态。”《财经时报》记者在地坛医院见到ICU(重症)病房主任郭利民,他正带领8名医护人员在SARS病房值班。郭主任说,作为季节性爆发的传染病,春节期间正是防控SARS的关键时期,尤其是广东已出现了新发病例,在此阶段更要高度警戒。“美国把紧急状态分为绿、黄、橙、红4个等级,我认为我们现在就处于橙色警戒状态——属高度警戒。”

  在去年9月12日启动的北京防治SARS应急预案中,确定地坛医院、佑安医院、胸科医院、小汤山医院为集中收治SARS患者的定点医院,其中地坛医院被确定为三级应急响应医院,就是说,只要北京出现一例SARS,地坛医院就会第一个被启用。

  “广东最近出现的SARS是一个警钟,现在我们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保证随时可以接收SARS病人。”地坛医院医务部主任陈一凡说。据介绍,如果现在接到收治病人的命令,医护人员可以在两小时内全部到位投入救治。为了应对冬春季节SARS反弹,地坛医院先后进行了8次演习,检验人员到位、物品到位情况。

  郭主任说:“如果SARS再来一次,我们可以有条不紊地实施救治,一定能比上次做得更好。”

  北京站实测体温

  本报记者 陈红

  广东再次出现的SARS没能阻止人们春节回家的脚步,1月19日一早,《财经时报》记者来到北京火车站候车大厅,正准备登车回安徽老家过年的孙小姐告诉记者,自己是在一天前才知道广东又出现了SARS,但并没感觉害怕,更没因此不敢回家。“就是去年4月SARS闹得最凶的时候,我也照样上街。”孙小姐说,她的态度是不必过分紧张,只要自己注意就行。

  在北京站停留的两个小时里,记者只看到了3个戴口罩的人。其中一位戴口罩的小姐告诉记者,她戴口罩并不为防SARS,而是因为自己有鼻炎。她几天前刚从广东回北京,“那边没人戴口罩”。记者问她会不会因为SARS推迟出行计划,她干脆地回答:“三年没回家了,就算发生什么,回家的打算也不会变。”

  张子艳是北京火车站一楼大厅进站口甲班的值班员,她的职责是坐在一台热成像测温仪前,双眼紧盯屏幕,寻找从她面前经过的任何一个体温超标的旅客。一个班12个小时,每隔半小时,张师傅和别人换一次班,但只要坐在屏幕前就会“不错眼珠”地看。

  实际上,设在进站口的门式测温仪已经在时刻不停地测试着每一个过往旅客的体温,进入大厅后,旅客们还要路经张师傅值守的热成像测温仪,测温仪会自动搜索出其可视范围内体温最高的那个人,屏幕显示出的这个人身上打上“×”,并标明他的体温,如果体温超过37.5度,测温仪就会发出“嘟嘟”的警报声。

  据张师傅介绍,去年SARS期间这台机器可立了大功,曾经查出过体温超标的旅客。SARS后,这台测温仪一直没有撤,铁路部门每天24小时派人职守,筛查发热病人。“如果现在查出有发热病人,我们会把他带到设在北京站的发热门诊,如果检查有问题,大夫会叫来救护车把病人直接送往医院。”记者看到,发热门诊位于不远处大厅另一侧的出站口旁边。

  交大嘉园:因SARS改变许多

  本报记者 陈红

  一场SARS使北方交通大学的知名度空前提高,也使得交大嘉园成为备受境内外媒体及社会关注的焦点。因为去年SARS期间校内出现了14个确诊SARS病例且多数集中在交大嘉园学生公寓,使北方交大成为SARS发病人数最集中的高校之一。去年4月27日,政府依法对交大嘉园3号院学生公寓实施了封闭,300多名学生被隔离14天进行医学观察,直到5月8日解除隔离。

  1月19日,《财经时报》记者来到交大嘉园,还未进入公寓,就感受到一些“特殊”之处,被拦在了公寓传达室门外。贴在墙上的一则落款为“交大嘉园管理处”的通告说,只有学生的家长、亲属在押下证件后方可进入公寓,记者注意到,这则通告的发布时间是去年8月31日。

  土建学院土木工程系大三学生李勇(化名)告诉记者,SARS的确给交大嘉园的管理带来了许多变化。交大嘉园的大门原本开在公寓西侧,进出宿舍不必经过校门,即便外人出入也很随便。而因为SARS的影响,原来的大门被封,在校园内新开了一道小门通向公寓,出入要先经过学校大门,再经过公寓大门,对外来人员的盘查也加强了。在今年1月广东重现SARS后,学校再次加强了对学生的管理,入校要出示学生证。

  此外,SARS之前,交大嘉园学生公寓交由一家物业公司管理,SARS过后,学校的后勤部门重新收回了管理权。李勇的同班同学陆明远(化名)说,学校管理给学生们感觉最大的变化就是“楼道比以前干净了”,“暖气也热了”。

  广东再次出现SARS的消息,并没有引起留校过年学生们的过分关注。“心理上比上次有准备,所以这次大家对SARS已没什么感觉了。”李勇说。

  倒是学校很重视这件事,发通知要学生们在期末考试期间注意身体,有感冒发烧的要到校医室检查,确认没问题才能回宿舍。寒假期间所有回广东或路过广东的学生都要在校登记备案。

  一位SARS患者的“猴年心愿”

  本报记者 陈红

  徐建平(化名)是北京一家知名的三级甲等医院的急诊科大夫,去年4月底在抢救病人的过程中不幸感染SARS,经过北京地坛医院的救治康复,重返工作岗位。但去年8月底,核磁检查发现他又患上股骨头坏死,此后一直在家休养。

  1月17日,北京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财经时报》记者在徐建平家中与他会面。当天,广东的两例疑似SARS被同时宣布为确诊病例。

  徐建平告诉记者,他现在很少关注SARS的报道,并不是自己刻意回避,而是因为得过一次,感觉它和普通疾病没什么两样。因此,对于广东再次出现SARS,徐春平相信“这次的影响连上次的百分之一都到不了”,而且“现在政府做得不错,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减少人为干扰,一切法律化、制度化”。

  徐建平用“几起几落”四个字形容自己过去一年间的生活经历。在SARS病情最危重时,他的心跳从120下骤降到60来下,以前学医时常提到的“濒死感”这次被自己亲身体验到了。

  告别地坛医院时,从隔离区进到半隔离区,最后走到大街上,徐春平说当时的感觉就像从地狱里一节一节往上升,“心情特别复杂”。由于出院后还要观察些日子,他就住到了母亲家,一个人独自睡在楼上的一间屋里,白天也不出门,吃饭都是由家人送上楼。

  去年8月初,身体已经完全恢复的徐建平,再次回到医院急诊科上班,本以为生活自此重新开始,但半个月后,他开始感觉两侧胯骨和两条腿无缘无故地疼,核磁共振检查确诊为右侧股骨头50%坏死。

  “这个打击比得SARS还要大。”徐建平说。去年10月,本来好动的徐建平开始架起了双拐。“现在的生活基本上靠人伺候,连家务都做不了。不仅不能帮家里,还要家里人帮我”。

  他架起双拐来到电脑前,给记者打开他32岁生日那天写的一篇日记,“看了它你就了解我现在的生活了。”他说。

  他在日记里记述了这一天的经历,也将是他未来重复过下去的每一天的经历:早晨起床,在床边洗漱完毕,吃过早饭;拄着尚未使用熟练的双拐下楼;坐在由家人推着的旧轮椅车上赶往医院,去做8点半开始的高压氧治疗;闷在只能容纳三人的高压氧仓内约两个小时;尔后回家躺在床上,进行一小时的局部红外线烘烤;下午在床上重复简单枯燥的下肢运动40分钟,然后踏上床边的健身自行车锻炼半小时,虽然脚不停地骑,但眼前的风景只有对面一成不变的楼房……徐建平告诉记者,读了这段日记,他的许多同事都哭了。

  生活在一瞬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徐建平说他现在已经看开了。“就当自己提前退休,32岁提前享受60岁的生活。”在家养病的他,目前每天坚持读书、学英语,还想把SARS期间的经历、感悟都写下来。虽然股骨头坏死的影响可能将延续他的一生,但他坚定地告诉记者:“我必须得生活下去,而且还得更好地生活下去。”

  春节出游波澜不惊

  本报记者 鲍迪克

  随着广州三例新出现SARS被确诊,这把在羊年中让中国旅游业遭受巨创的利剑再次应声而落。首当其冲的是入境游,但据《财经时报》了解,不同客源国所受影响有明显差异。

  1月17日,记者电话采访北京几大国际旅行社,了解到各旅行社均已出现“退团”现象,但大多是日本团。据中青旅(国内日本团最大的接待社)日本部一位负责人介绍,日本方面对SARS极为敏感,去年12月底广州发现第一例SARS疑似时,便有不少团宣布推迟来华行程,疑似确诊后,更纷纷宣布退团。

  接受记者采访的沪浙粤等地各国际旅行社也出现了日本团宣布取消的现象,至于退团的比例,几家旅行社日本部的负责人都表示,目前是旅游淡季,一共也没几个团,基本都取消了。据了解,目前日本是中国旅游业最大的海外客源国。

  对于日本市场的“过敏”反应,接受采访的旅行界人士的解释几乎完全相同而简单——日本人最怕死。国旅总社日本部一位外联人员举例说,当年美国“9·11”事件其实和日本的关系最不“搭界”,但此事发生后却是日本团下降得最厉害,而且恢复的时间最慢(据了解,直到去年SARS爆发前夕,日本来华旅游的人数仍未完全恢复到“9·11”之前;去年SARS疫情结束后,各客源国中,也以日本市场恢复最为缓慢)。除了“贪生怕死”的民族心理因素外,也由于在去年日本本土是东亚各国惟一未受SARS袭击的国家,因此,SARS在这个未曾经受“考验”的民族心中,显然更具有不可测的恐惧性。

  1月下旬,《财经时报》记者在上海、浙江一带采访,发现泰国入境游市场是另一个重灾区(冬季泰国团主要在中国南方旅游)。上海国旅、浙江中旅、浙江海外等泰国团的主要接待社的有关人士坦言,原定于一二月份来华的泰国团几乎都取消了,与日本市场的惨状别无二致。

  但与日本市场此前的缓慢恢复不同,泰国却是去年SARS后恢复最快的客源国。自去年第四季度,泰国已成为华东一些国际旅行社最大的入境游客源国。因此,如果疫情和泰国团锐减的情况得到持续,影响将是全局性的。

  出乎记者意外的是,欧美市场对中国SARS再现没有明显反应,接受采访的各地旅行社(包括广东)的欧美团虽然也出现了个别退团和人数减少的现象,但基本都在正常范围内,几乎看不出与SARS复发的必然关系。

  北京国旅欧洲部一位姓张的经理,在出发前往法国参加北京旅游局组织的巴黎“北京文化周”之前接受《财经时报》采访时表示,出现一两例SARS也未必是坏事,因为这样反而有利于消除旅游者一直持有的各种猜测和疑虑,毕竟悬在头上的比已经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更恐惧。

  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除日本和泰国团外,其他主要入境游客源国,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受到明显影响,不过,由于国外组团社一般都是提前半年左右进行线路促销,旅游者则是一般提前2到3个月准备和登记行程,因此,这次SARS重现对于中国入境游的真正影响,将在数月后显现。

  另据记者观察,与国内居民关系更密切的国内游,受到此次SARS重现的影响相对较小,但各地旅游者对此的反应也各有差异。

  广州发现SARS病例后,记者从北京各大旅行社的国内游部门了解到,大部分游客对此反应比较平静,未出现整团取消现象,只有个别游客向旅行社提出退团要求。但同期上海的一些国内旅行社,则出现了广东线路一定数量的退团现象。

  据专家分析,作为旅游目的地,广东本地的旅游资源有限,因此旅行社不作广东线,不会对国人的旅游消费偏好产生多大影响,而且国内其他地方的旅游资源完全能够提供消费替代,因此,即便继续出现个别SARS病例,只要仍限于广东境内,国内游都不会受到太大冲击。

  相对于国内游,出境游市场更是波澜不惊。到春节前发稿时为止,记者没有听到任何一家出境游旅行社出现因惧怕SARS而临时退团的现象,包括从广东中转的港澳游。

  这就是一位曾经的SARS患者在猴年将至时的心愿。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该作者文章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新闻搜索
关键字: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2726113或62726112
Copyright©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短信内容:
手 机
自写包月5分钱/条 更多>>
搜狐天气为你抢先报! 魔力占卜姻缘一线牵!
金币不是赚的是抢的! 爱情玄机任由你游戏!
猪八戒这样泡到紫霞! 帅哥一定要看的宝典!
你受哪颗星星的庇护? 萨达姆最新关押照片!
精彩彩信
[和弦]两极 一分钟追悔
Forever Love
[音效]天下无贼主题曲
GoodFeel铃声
[原唱歌曲] 夏日恰恰恰
桃花流水 一直很安静
[热门排行] 要爽由自己
向左走向右走 飘移
精彩短信
[和弦]快乐崇拜 江南
[音效]情人 猪(搞笑版)



搜狐商城
vip9.5折免运费
暑期特惠总动员
爱车清洁用品大检阅
小家电低价促销
哈利波特现货发售
玉兰油超低惊爆价